艳锦

第217页

    艳锦 作者:久岚
    第217页
    这倒不至于,不过你是我妻子,不会请你去宫里的。裴连瑛语气中有隐隐的得意。
    他到底还是庇护了她一些的,青枝没扫他的兴:往后还请相公多护着。
    看她这么乖,裴连瑛差点没忍住在路上亲她。
    那雀金线我打算用来给自家人织锦缎,长辈们我都问过,你想要什么纹样?
    听说她要给自己织锦,裴连瑛十分欣喜:论纹样,你比我了解,你挑。
    一品当朝,好不好?
    太了解他了,他自然是想当上一品官的,不过裴连瑛道:你知我知就行。
    青枝噗嗤一声:好吧,那就四合如意。
    嗯,你喜欢就好。
    二人说说笑笑回去。
    因之前姜怡请过她们,李韭儿打算礼尚往来,请许夫人跟姜怡来家中做客。
    专门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她派人去送帖子。
    青枝也没去娘家。
    正好阿怡要的锦缎我跟姑姑织好了,她看见了一定喜欢。
    说起锦缎,李韭儿问她徒弟的事儿:听说你两个大徒弟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是,采石跟姚珍很勤奋,而且也聪明,已经学到了七八分功夫,我看再过一年,他们就能追上我。
    那太好了,你以后不用那么忙,可以多陪陪我们。裴老太太道。
    三人正说着,去许家送帖子的小厮回了,把许夫人的话告诉丫环。
    丫环道:许夫人说很抱歉,不能同少夫人来做客许少夫人有喜了,得在家歇着,许夫人要照顾她。
    这么快有喜了?裴老太太吃惊道:才嫁过去四个月吧。边说边看了青枝一眼。
    她的孙儿媳嫁入裴家都一年多了。
    李韭儿怕青枝不快,急忙岔开话:既如此,只能等以后再请。青枝,你不用留在这里,不是要给我们织雀金线的锦缎吗,快去吧。
    知道婆母是为了她着想,怕祖母问东问西,青枝站起告辞。
    看着她离开,裴老太太眉心紧锁:怎么回事,照理说,青枝的身子比阿怡好,不应该啊。是不是该请大夫看看?我不是怪青枝,万一有什么不对,也可以早些治嘛。
    两年都不到,再等等。李韭儿不想给儿媳压力。
    裴老太太叹口气:也罢,总是你做主的,我确实不该多话,还不知连瑛的想法呢。她摇着头出去。
    原本青枝并不觉得孩子是多重要的事,等有了自然就有了,可经过今日,突然也有点在意。
    她不着急,长辈们肯定着急。
    裴老太太那一眼,着实让她觉得抱歉。
    只是,抱歉归抱歉,她也不知该怎么做。
    送子观音也拜了,裴连瑛也挺加紧的,还能如何呢?这事只能听天由命吧?
    她没跟裴连瑛提起。
    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日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她七年没怀上孩子,裴老太太极其生气,让裴连瑛休了她另娶他人。
    裴连瑛不肯,死活不愿,为此裴老太太拿着拐杖打他。
    打得他一脸血。
    一身血。
    就跟被杀手打伤那日一样,他被打得晕死过去。
    青枝啊的一声惊醒了。
    睁开眼,只见些许月光照在蚊帐上。
    做噩梦了?裴连瑛从身后抱住她。
    梦到你被打了。她靠在他怀里,可惨了。
    裴连瑛:
    听着不是很舒服,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人打?他有这么好欺负吗?但好在她是担心他才吓醒的,他亲亲她的发顶: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怕。
    梦当然不是真的,她也不怕。
    只是
    青枝道:如果哪日我们必须和离的话,你还是听从长辈吧,别让他们为难。
    怎么突然又提和离了?裴连瑛不由动怒:什么叫必须和离?有哪件事是要让一对夫妻必须和离的?
    可多呢,我只是劝你一句而已。青枝躺下来,太早,继续睡吧。
    点了火还想让他睡?裴连瑛翻身压下: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他眸色暗沉,呼吸都急促了,像被刺中伤口的兽一般,青枝吓一跳,他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她轻声道:若是没有孩子,可不得和离。
    没孩子也没必要和离。
    那我就是要和离呢?
    你大可以试试,你退亲都退不成,和离就能成了?裴连瑛微微挪开些,单手撑在她腰侧,莫非祖母今儿又跟你唠叨了?还是父亲他
    不是,我就是突然想到而已。
    不许想这些。他皱眉,将她拉到怀里,只过了一年多,怕什么若是祖母唠叨,就说我身子有恙。
    青枝:
    感动吗?
    青枝眨眨眼:不感动,说不定你真的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