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锦

第213页

    艳锦 作者:久岚
    第213页
    书上说不能。
    他眸色带了几分坏,青枝严重怀疑这书不是什么好书,不过每回都是他出力,她可是好心提醒,省得他去不了衙门。她闭上眼睛:不管,反正我要睡了。
    他轻笑一声,抚着她的发顶:嗯,你睡吧。
    如果她真的能睡着的话。
    窗外一片静谧,月光柔柔地洒在青石砖上。
    屋内烛火燃到接近子夜才熄。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9-04 18:10:15~2022-09-05 10:55: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tx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6章
    那我也是。
    青枝睡到日上三竿, 一睁开眼,裴连瑛早已经走了。
    幸好客人要的锦缎都基本织好,眼下最紧要的就是林老夫人要献给建国寺的十方佛锦缎。
    那雀金线太过贵重, 她跟姑姑每日至多只织一两寸, 如履薄冰。不过等织好,她们的织艺也会更上一层楼。
    想到裴连瑛从天子那里得到的雀金线,青枝颇为憧憬, 拿来织什么好呢?都用在一幅锦缎上太奢华了, 每幅都用一些,添加光彩,给两家人都织一幅最好。
    她打定了主意。
    上午来不及去娘家,青枝梳洗后给裴老太太, 李韭儿请安。
    裴老太太道:你是该多睡睡, 总是织锦怎么受得了?午饭就在这儿吃,等会下午跟我们一起过去。
    你们也要去?我娘派人来请了?
    是啊, 阿茹请了苏老夫人,加上我们两个正好一起打叶子牌。
    醉翁之意不在酒, 母亲哪里是为打叶子牌,只要跟未来亲家多亲近吧?在母亲心里, 姑姑是嫁定苏起了,想着办法催促呢。
    不过青枝没告诉裴老太太跟李韭儿,一旦她们知道一定会加入母亲, 长辈们的想法多数都是如出一辙。
    希望她以后生下孩子,不会如此!
    对了, 祖母跟母亲喜欢什么纹样的锦缎?等我得空了, 我想用雀金线织锦, 给你们做新衣。
    裴老太太大喜:是吗?那可漂亮了, 不过她犹豫道,你还是织了自己穿吧,连瑛是为了你才向天子讨要的。
    我一个人绝不会穿的,我是想好了,我们两家人每人都做一件。
    李韭儿笑着点点头:母亲,青枝这般孝心您就别阻拦了。我先说,我喜欢缠枝牡丹纹样,希望我们家富贵万代那。
    那裴老太太也不客气了:我要芝草延年纹样的,我就想活长久一些,能看到重孙,重孙女儿。
    祖母这暗示意味够浓的,青枝脸颊微微一红:好,我记下来了,等父亲回来再问一问父亲。
    等三人吃完午饭,便去陈家。
    青枝发现阿黄不在院子里,问翠儿:你早上可看见它?以前她去娘家,阿黄都要跟去的,是不是以为她今儿不去,阿黄就没守着了?
    早上是在的,但这两日一到天黑它就出去,不知去哪儿呢。
    萍儿家里养过狗,说道:奴婢觉得它是想要找媳妇了。
    翠儿:
    阿黄已经一岁多了,找媳妇儿也是常理,青枝一笑,万物有灵嘛,阿黄也会寂寞的,只要阿黄每日回家就行。
    因长辈同行,青枝这次没骑阿毛,跟着裴老太太,李韭儿坐马车。
    苏老夫人已经在陈家,等她们一到,周茹便招呼亲家坐下,四个人开始玩叶子牌,说起来,周茹的叶子牌还是李韭儿教得,要说精通还差得远,喜欢也谈不上,她玩叶子牌就是为了小姑子。
    小姑子跟苏老夫人见多了,生出感情,那离成亲就不远了。
    而苏老夫人也是一样的目的,跟周茹一拍即合,三天两头的聚会。
    苏起有些看不过眼,可他一张口,苏老夫人就说她从来没打搅过陈念,只是跟周茹契合罢了。
    为了姐姐,他曾对母亲说过许多重话,母亲到现在才醒悟,以她的年纪也是承受许多,如今难得和好,他心底是珍惜的。
    何况母亲确实没对陈念做什么,只是采用迂回的法子。
    苏起只能去跟陈念道歉。
    等我搬去别处,母亲跟蕊儿也会跟着搬走,你放心,至多再打搅几日。他也打算用迂回的法子阻拦母亲。
    陈念一怔:你要搬走?
    手里的瓷壶微微倾斜,有几滴水落下来,湿润了粉色的月季花瓣。
    是。他当然不舍得,可不管是母亲还是周茹,都给陈念太大的压力了。
    看出他是替她着想,陈念道:你不用搬。
    冬日的夕阳下,她脸颊有种别样的清透白润,苏起心头微微一荡,难道陈念也不舍得他?可他不敢问。
    陈念像是一抹雪似的,太接近就会融化。
    他深吸口气:不搬恐怕不好,你不怕陈太太
    你说嫂嫂吗?陈念忽然一笑,你别以为我不会跟嫂嫂斗气,为了青枝,我都跟她闹过几回了。
    苏起惊讶:是吗?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