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锦

第212页

    艳锦 作者:久岚
    第212页
    天越来越冷了,但青枝为了对付赵廷俊,还是会抽时间见各个织娘。
    得到的线索也越来越多。
    这日,她从外面匆匆而归,刚进大门就被裴连瑛给拽住。
    你去何处了?他问。
    去其他织娘家里。青枝感觉他眼神有点奇怪,你难道一直在等我?
    他衣襟上有微微的湿气,不知是不是霜。
    不是一向都是姑姑去的吗?他反问。
    青枝抿住了唇。
    看到她这幅模样,裴连瑛突然就忍不住了。
    不是他想怀疑,实在是青枝有点过分,他今日去接她又没接到,岳母说她回裴家了,然而她也不在。
    跟上次一样。
    他眼神似刀刃般锐利: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拉住她的手,你别告诉我,你真的只是去教那些织娘!如果是,她没必要遮遮掩掩。
    可能是在外面等久了,他的手掌跟冰雪一样的冷,冻得她一个哆嗦,她忽然心虚:我其实是在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他冷笑:瞒着还有故意不故意?她找什么借口?
    我们进去说好吗?她撒娇,这儿风大,吹来吹去的好冷!
    现在你又怕冷了?他不想让她糊弄过去,不然以后有事还要瞒着他,裴连瑛不放手,就在这儿说!
    说了他铁定生气。
    虽然青枝知道他不会怎么样,可今儿他在外面等她那么久,恐怕不是才知道此事。
    想起上回他突然的沉默,问她,如果他生气,她会不会改。可能那时他就怀疑了,青枝决定动用上次裴连瑛欠她的事情: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吧?对吧?受伤那会儿的,你可记得?她配合他骗过长辈们,让他顺利去大理寺的事情。
    嗯?他扬眉,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在查赵廷俊
    没有动静,她偷看了裴连瑛一眼,发现他的嘴唇都要抿成一条线了,可见他是在忍着脾气。好一会,他道:我不是让你别管吗?我都说了我会处理,他现在的境况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只要再等一等,等找到
    可我不想看到他还在当官,他这样的人早就不该当官了,但我也不想麻烦你,我就自己查。青枝有她的理由。
    你现在还在说麻烦我?裴连瑛甩开她的手,怒声道,我说过多少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同我商量,不管我说过什么,即便是我不愿意的事,我也希望你先问我一声!可你呢,从始至终,永远都
    没说完,青枝掩住了他的唇。
    她知道的。
    她知道他的心。
    只是,她只是更喜欢靠自己。
    四目相对,他眸色渐渐变得柔和,有些无奈,他轻叹口气,呼吸碰触到她掌心。
    热热的。
    他不是生气,他是被伤了心。
    她从来都不依靠他,不信他,他生出了很重的挫败感。
    透过他的眸色,能看出他的心情,他没有遮掩。青枝缓缓放下手,从袖中抽出一本册子:这是我查到的东西,你看看有没有用,如果有用,你帮我对付赵廷俊吧。
    他微怔。
    她改变主意了?
    是,我要你帮我。其实我自己也查得很累,我以后会改的,倘若是我吃力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帮我。她以前总想着不去依靠他,可他们是夫妻,哪里能分得那么清楚。
    她不想他伤心。
    裴连瑛笑了,将她拥入怀中: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也不是事事要帮你的,我只是想你信我。
    我怎么会不信你,我还不是怕你太累才自己去查。她小声嘟囔。
    他心头一暖:好好好,你是体贴我,我错怪你了走,我看看你找到了什么。
    其实在赵廷俊失势后,想要落井下石的官员不少。一来出一口常年屈居于赵廷俊之下的浊气,二来也是顺应天子心意,奈何苦无证据,不能如愿。
    但没想到青枝竟凭织娘们掌握了关键的线索,裴连瑛就着油灯将她的小册子看完后,说道:赵廷俊烧毁的信里有个柳字,这字不是什么趣园姑娘的姓,可能是一个石匠的姓你看这里,你自己写得,有织娘看到石匠在赵家门口闹事,被赵府护卫赶走。
    这两件事她真没联系起来,青枝看着裴连瑛:你能确定?
    当然不能,还得去查一查。只是一种直觉。
    你有空查吗?你还得忙大理寺的事。
    最近没什么大案,我可以利用休沐,再说,你以为我做事都是单打独斗?他将青枝抱在腿上,点一点她鼻尖,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既然交给他就要信任他,青枝凑上去亲亲他的唇:多谢相公了。
    声音娇娇的,叫他的心一酥:说起来,时辰也很晚了。
    一听就知道他什么意思。
    最近他为了让她怀上孩子十分努力,每夜耕耘不止,青枝把脑袋靠在他胸口:你就不带停歇一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