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锦

第1页

    艳锦 作者:久岚
    第1页
    《艳锦》作者: 久岚【完结】
    文案:
    青枝幼时是颜控,喜欢住在隔壁的少年裴连瑛,因此父亲替她定了娃娃亲。
    她后来发现,这少年的规矩忒多,这不行那不好的,便隐隐有些后悔。再后来,裴连瑛竟然高中状元,做了官,成了天子跟前的大红人。
    在前往京城的马车上,青枝心想,要是他的臭毛病一点没改,哪怕是这样的身份了,她也不嫁。
    不过京城繁华,她去了就不走了,她要挣很多很多的金银,让陈家的锦缎名扬天下!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枝,裴连瑛 ┃ 配角:陈念,林云壑,苏起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女主她一心搞事业。
    立意:自强自立,挣钱最香。
    第1章
    春水般无尘,明媚。
    裴家的香车到来时,均州的春也一并苏醒了。
    一夜间,院中开满花,芬芳扑鼻。
    左邻右舍纷纷恭贺,说是天意,她注定去京城当官夫人,享尽富贵,母亲为此春风得意,四处泼洒喜钱。
    爆竹声响彻云霄。
    这样的风光,可青枝偏偏笑不出来。
    若时间能回到九年前,她一定不会跟裴连瑛定亲。
    可惜啊。
    她自出生就认识了裴连瑛,毗邻而居,又为他容貌倾倒,父亲视她为掌上明珠,为她百般考虑,定了娃娃亲。
    定亲后,裴连瑛因年长她六岁,教她识文断字,学规矩。她从来不是一个规矩的人,相比起裴连瑛的端雅稳重,好学不倦,她上树下河,生龙活虎。要静下心学,何等困难?可看着裴连瑛的脸,她能乖巧如兔,连诗词都肯念。
    自此树不爬了,河不下了,沉溺在未婚夫动人的笑容里,如同傀儡。
    这样,一直学了两三年,她心智渐长,慢慢察觉了裴连瑛的意图。
    同为均州人士,土生土长,一个是织匠之女,一个是穷书生之子,她没有奢求,裴连瑛却有青云之志,无论对前途,还是对未来的妻子,都有某种憧憬。
    可惜裴家欠陈家人情,依从父母之命,他早早定了亲,只能在她身上下功夫。教她笑不露齿,教她举止文雅。
    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处处管束。
    只是等她醒悟后,裴连瑛却已经去了京城。
    一经会试,金榜题名,被天子点为状元。
    喜报遥遥从京城传来,当时父亲已经逝世,母亲喜极而泣,亲朋好友谁不羡慕?唯独她想,京城可是个闺秀窝啊,到处都是才女,裴连瑛要高兴坏了吧?
    她猜测他会退亲。
    裴家确实也没个动静了,只有裴连瑛的母亲李韭儿写信来,说裴连瑛刚入馆阁,编书繁忙,丈夫要在京城开拓生意,让她们再等一等。
    看笑话的人从来不少,很快谣言四起,说裴家悔婚,说他们陈家已经不如裴家,京城权贵云集,裴家与哪家结亲都比跟陈家结亲强。
    可母亲并不信,催着她做嫁衣。
    梁国的习俗,嫁衣要姑娘自小准备。
    青枝的父亲,姑姑都是织锦高手,她耳濡目染,后来又得姑姑指点,女红可称精妙,做件嫁衣不在话下。
    她没有拒绝母亲。
    这桩婚事若不成,她可以另择他人嘛,嫁衣不会浪费。
    谁想做完嫁衣后裴连瑛竟升官了,谣言越传越盛,甚至有人称,裴家已经与哪家名门世家结亲。
    母亲老神在在,没有一丝动摇。
    裴连瑛的信来得很及时,给母亲撑了面子,也让谣言消去,就是信的内容一次比一次寡淡,写了跟没写一样。
    她开始更努力地跟姑姑学织锦。
    去年,裴连瑛再次升官,年年轻轻当上了四品左少卿。她的未来婆母写信来,字里行间掩不住的欢喜,说已经在京城给她们购置宅院,说会尽快接她们过去,两家一起商量成亲事宜。
    真叫人匪夷所思。
    青枝到此真的弄不明白了,难道是她想得太多?难道裴连瑛对这桩婚事很满意?她忽然开始怀疑之前的判断。
    直到再一次收到他的来信。
    裴连瑛才华横溢,拆信前她已经揣测了一阵,她现在已经长大,他若真满意,那这次的信或许会跟之前不同。然而信里什么都没有,别说传达情谊了,思念的字眼也无,只讲明年二月接他们一家去京城。
    若非写了她名字,她都要觉得这封信是写给母亲的,正看反看,都看不出一点特别。
    信后来被她撕了扔在灶洞里,母亲问起时她说不小心遗失。只是没想到,二月裴家真的派了马车来。
    青枝微微拧起眉,透过窗,看着马车缓缓离开她住了十七年的家。
    院中开满花的老桃树,越来越远。
    曾经许多个夏天,她会爬到树上,将熟透的香桃扔给隔壁的裴连瑛她总会忍不住把好吃的扔给他。
    那时候,他的笑极其的灿烂。
    灿烂到她误解了很多意思。
    周茹见女儿心事重重,心下奇怪:你怎么了?这等大好日子,为何苦着个脸?
    实在是从无说起,青枝敷衍道:有些舍不得均州。
    哎呀,均州有什么好的?穷乡僻壤,哪里比得过京城呀?京城那是天子脚下,听说到处都是高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