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奸臣

第130页

    为什么是奸臣 作者:夜紫雨
    第130页
    哦?那到时恩师一定要大驾光临才是。这么多年白熙秋并不恨他,不过是觉得两个人已经没办法继续做为师徒交流下去了。
    那个时代不存在官员大操大办婚礼会被上司处罚的事情,所以白熙秋尽量将婚事大办,什么好用什么,什么费钱用什么。
    虽说皇上那边觉得他娶一个村姑实在是太不配了,但是白熙秋讲婚事是死去的长辈安排好的他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天下都知道白熙秋只有一位尊敬的长辈,那就是他的母亲,以贤母为名的温氏。
    即使是那位母亲订下来的谁也不能反对,为了讨好白熙秋皇上可以说是用尽了办法,而温氏就是其中最容易打动他心的一点。所以,京城有家贤母庙,里面供奉的就是温来凤。
    白熙秋成亲之前皇上还组织了所有的臣子去上了香,由此这贤母庙就出了名,自此以后香火什么的就没断过。
    相爷大人为了自己的婚礼可以说是费尽了脑筋,尤其是洞房他其实还让人铺了许多的玫瑰花瓣,因为温来凤以前讲过让他多送喜欢的女孩花,最好在床上也铺上漂亮的花瓣。
    一直到洞房前一路都铺着一丈宽的红毯,因为这个时候迷信新娘子脚沾地不好。
    另外怕温来凤折腾过来会饿,房间里除了摆些水果还摆了些点心与小巧的水饺,这些都是他吩咐的,不过要当天才能准备。
    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坐在洞房的床上感受了一下,觉得还不错,够软够舒服。希望涵月喜欢这张床,再等两天,他们就可以在这里休息了,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是幸福,幸福的连觉也睡不好了。
    温来凤此时也睡不好,她真的是被折腾的。好不容易上了花轿可还要走个两天才能到京城,这轿子上的日子可是非常难熬的。
    还好白熙秋已经将她们休息的地方准备好了,她只需要住进去就可以。可惜婚前恐惧症这种东西是真正存在的,所以她几乎睡不好。
    第二天下午才能到达京城,到时候还要在准备好的绎站住一夜后才成亲。
    这日子还挺难熬的,她紧张的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天也亮了。坐在轿子上她觉的头有点疼,脖子有点疼,连腰都有点痛。
    这日子,没法过了。
    好容易挨到成亲当日,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熬到头儿了,只希望早早结束然后就可以躺在床上安稳的睡上一觉了。
    其实拜堂这种事还挺简单的,从下轿到拜完天地送入洞房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接下来就是长座了,她要盖着盖头等小白回来,这段时间可不短啊!
    据说这还是有说头儿的,可以称之为磨一磨新娘的戾气,免得她反天。
    一边的丫头早被相爷吩咐过了,偷偷给温来凤递过一盘小饺子,然后道:相爷吩咐这是你爱吃的东西,如果饿了可以多吃点。
    小白,你真是太伟大了。温来凤感吧一声就伸手去拿,可是丫头连忙又递上筷子。
    温来凤整整吃了一盘子喝了两杯水才算是饱了,人一饱就有点犯困,所以她坐在那里依着床几乎睡着了,或者说已经睡着了。
    但是正睡得香呢被一阵脚步声给吵醒,有人推了她一下道:夫人快醒醒,相爷过来了。
    温来凤连忙坐直,然后偷偷伸手擦了下流出的口水。
    不一会儿有喜娘高声唱着喜歌儿,接着小白就拿着秤杆走到了温来凤身边。久经战场的他如今的手都有些颤抖,喜娘道:新郎秤挑红盖头,事事称心如意。
    白熙秋觉得他现在已经称心如意了,轻轻的将温来凤头上的盖头挑开,一颗心便似开了花一样灿烂。
    牛涵月这个小身子随了她的娘亲刘氏,天生带了风流骨,看起来楚楚可怜又有些过于纤细,看起来有种易碎的美感。
    今天喜庆的她却有一种意外的妩媚,白熙秋看得心中一颤。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坐着与她坐在一起。
    喜娘上来系了他们的红色腰带,然后就是喝交杯酒了。
    一杯酒下肚两人的脸都有些红,温来凤不胜酒力,而白熙秋是因为激动。
    等事情做完,一众人都退了出去。
    这里没有闹洞房的习俗,所以人散去就有丫头忙着给相爷与夫人卸去妆容。等头上的金冠与身上的喜服脱下后温来凤才松了口气,道:差点被压死了。
    丫头笑道:夫人,今儿大喜的日子请不要讲这些晦气的话。
    知道了,去准备热水吧!洗一洗会让自己好受一些吧,这全身都疼得快不是自己的了。
    白熙秋脱去了外衣坐在旁边笑着看她的新娘,她看起来好象很累的样子。既然她急就由着她先去洗,自己也不着急。
    洗漱间很快就准备好了热水,温来凤由丫头们伺候着进去洗了。这个时候天地很冷,就算烧了地龙洗过澡站起来仍然觉得冷,她有点哆嗦的披了件衣服就向房间里跑,然后嗖一声冲上了床。
    还好头发没有洗,不然一定郁闷了。
    白熙秋拿着被子将她盖好,道:我马上回来。他真的是马上回来,只是粗略的搓洗了一下就回来了。
    一回来见床上的花瓣什么的都被扫到了地下,而温来凤正披着被子指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