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奸臣

第127页

    为什么是奸臣 作者:夜紫雨
    第127页
    可是刘氏也坐不住了,再坐下去她一口血就要喷出来了,眼泪都流下来指着白百年破口大骂道:你这坏心肝的竟然来坏我家姑娘名节,我今天挠死你。她平时温婉,可是别人要害她女人怎么能不急?
    一个好好的姑娘家被人当众这样说了,别说小白不能要她就是以后想嫁别人都难了。如果有些急性的只怕早就羞恼过度撞墙死了,还好她闺女才好尚对这些不是很清楚。
    不过这账还是要算的,她真的站起来要冲上去挠。
    刘婶,请坐下。白熙秋一喝刘氏立刻就清醒了,在黑着脸的小白面前还真没有几人能造次的。
    一边牛开世也气得直咬牙,道:你这老东西,怎么不提提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六七岁大的娃娃在河里摸鱼这种事哪个村儿没有,当时里面的女娃娃可不止我们家妹妹一个,你们白家要都负责了?刚一急差点忘记了,他们家自从有了牛涵月这姑娘后虽然傻可都喜欢得不得了,出去的时候牛开世总是跟着的。
    就有那么一次她脱了外衣非要进水里摸鱼,当时白百年的孙子也在,在之后就没发生了。这时候突然间想起来,不由得知道这白家就不想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些年在背地里使坏不不够,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候讲这些。
    虽说他与小白算不得什么朋友,可是眼下也知道对于一个大官儿来讲娶一个名声有疑的女子只怕会被人耻笑的,这次如果因为他们的关系妹妹受了委屈,那自己一定会平了白家报这么多年的仇。
    可是白熙秋听到六岁之说脸色由黑转白,道:原来如此。他冷笑,道:事情可如牛大哥所讲?我只问是与不是?
    那白百年说的还真就是那事儿,被小白这一逼视他竟无法说谎,道:是,但是我家孙子愿意负责。
    来人,将他们这些恶意中伤本官未婚妻的人拉下去送进大狱。另外想将那对本官未婚妻有窥视之心的男子重打五十大板,若他还执意要负责,那便再打五十。奸臣的行为就是,官大一级也压死人,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而白熙秋更会做人的对一边的温来凤道:对不起,因本官的原因让你受委屈了。
    怎么就成了他的原因,不过温来凤还是点了点头笑纳了,看着白家被拉下去的人心情极好。
    牛大与刘氏也算是安了心,看小白对自己的女儿确实珍惜,果然应了那句傻人有傻福。
    这白家被叉出去后那牛大的娘带着一家子也上门儿了,这次小白倒没赶他们走,毕竟是未过门媳妇的娘家人。
    通过了白家的事儿也算是将牛大一家介绍出去了,镇上的人也都知道这家人是借着女儿平步青云了。至少牛涵月大家想的都是傻人有傻福,这才刚见好就得了金龟婿。
    再说这牛老太的眼睛都快笑没了,回去后走路就差点没横着了。见了人就讲自己的孙女婿有多俊多仁义,还送了她一百两银子做见面礼。又讲以后可能要搬去京里享福了,见着邻居都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气得人家在背地里讲这老太太不的道,之前还要将那傻姑娘嫁给个傻子,如果不是她人也不能被逼走,现在倒好了,四处显摆自己的相爷孙女婿,完全不想自己对孙女做了什么过份的事。
    这些事情温来凤都不知道的,白熙秋席后也没让刘氏他们走,只言说他们走了这女儿住在这里就名不正言不顺,并也说以后这宅子就归了牛大他们,以后当是牛涵月的娘家。
    牛大他们自然推辞,可是白熙秋向来不容许别人忤逆他的,于是这事儿就订下来了。
    可这边刚安排好那边下人就讲牛老太提着大包小包上门了,这刘氏就气得脸色发青,她哼了一声没言语。
    牛大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娘也没出声,倒是牛开世冷冷道:她又来做什么,给妹妹配了一个傻子一个白家还不算,还想惹更多事才安心?
    牛大冷喝道:开世,别乱说。
    第84章
    第八十四章、婚期
    白熙秋对后宅的事情不愿多管,就看温来凤如何做。温来凤见他不出声只好自己开口道:人就放进来吧,看她是想怎么样。然后看了一眼刘氏道:娘,爹,我还记得奶奶怎么追打我的情形呢!九岁时头上受伤的疤仍在,十二岁时炭烧的伤也没有退。孝是天经地义的,但是给她些银钱就好了,这里是我们孝敬你们二老的,不是给她准备的。牛涵月虽是个傻的但也记打,所以这些记忆一直没有从脑中赶离。
    白熙秋听到她的诉说终于皱了下眉头,本不想管,可是没想到那个牛老太竟然对她这般。
    于是在看向牛大时眼神就变得不同:大叔
    牛大叹了口气道:我明白。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女儿在母亲那里受了不少委屈。以现在小白的对女儿这样珍视眼中只怕容不得这粒沙子。
    总之牛老太是不能在这里住下了,不过接待她的即不是温来凤也不是小白只有牛大一人。
    牛大知道娘这些年也太过份了,但想着她是自己的娘亲所以就一直忍让着。可是当他看到娘大包小包的提着自己的东西并对他讲要过来住的时候心里产生一丝绝望感,以前她住在镇上非常的瞧不起他与刘氏,甚至有时候对刘氏不是打就是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