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乐高小兔

第76页

    成为乐高小兔 作者:卡比丘
    第76页
    二期、三期沿湖,都仍是荒地,张警官和同事向三期谢珉提过的澡堂方向走去,汪凯安忽而开始找借口,竭力阻拦他们靠近那一小片建在湖边的作业现场。
    怕引起汪凯安的怀疑和反扑,张警官没有强行靠近,正打算回局里和领导报告,经过一片简易工棚假意搜寻谢珉的手表时,忽然听见有东西被踢倒的大动静。
    传出声音的小屋门上了铁锁,张警官想起谢珉所说的保姆失踪一事,顿起怀疑,看向汪凯安,汪凯安脸色稍有变化,解释是工人和老婆在里面,可能动静太大了。
    张警官和同事对视一眼,还没说话,里头竟传出了嘶哑的呼救声。
    他感到事态紧急,立刻亮明了身份,命令汪凯安把门打开,不料汪凯安后退一步,让身后一直跟着的两名工人围住了他们。
    张警官给支援队发送了紧急消息,与两名工人打斗起来,发觉两人出拳的路数很有章法,身份必然没有那么简单。幸好这次他和同事这次都配了枪,坚持不到二十分钟,支援便赶来,将汪凯安和工人制服了。
    上锁的小铁棚里关着的果然是谢珉的保姆吴慧,而三期工程建在湖边的作业点,竟是通往湖底中心、近日新闻热议地神秘墓葬的开采地点。
    汪凯安被张警官的同事带回局里,做了简易的审讯。
    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称是在工程刚开始时,他的工人游野泳,在湖里捡到了一件文物的碎片。
    汪凯安本身背景便不算很干净,看见碎片邪心顿起,找做了文物走私的朋友,将碎片拿去做了鉴定,而后偷偷找人来探测,发现湖底有个东汉时期的小型墓葬。
    正在犹豫如何处理时,恰巧谢珉出了车祸,在医院昏迷,项目的进度缺人关注,且汪凯安发现工程的财务伪造合同挪用公款,顿时觉得天时地利人和,便对财务的行为视而不见,任由其拖慢工程进度,同时在湖边假搭了一个小澡堂,开了一条通往湖底的墓道。
    不久后,他的表弟、谢珉的助理谈思辰常来工地转悠,发现了汪凯安的秘密。
    汪凯安又极尽威逼利诱之能事,以谈思辰的职业前途、家里老人受不起刺激为由,说服他瞒了下来。
    谢珉醒来,谈思辰发现他对工程极为关注。汪凯安担心事发,急寻文物走私贩子商量,走私贩子差手下改了身份,充当送货员,换掉谢珉的病号餐,打算让谢珉回医院再住几天,给汪凯安留出把财务推出去当替死鬼的时间。
    没想到的是,送餐员竟在谢珉家遗漏了重要的身份信息,汪凯安逼谈思辰去拿,谈思辰刚进,就被吴慧发现了。
    吴慧悄悄拍下了照片,离开了谢珉的房子,把照片发给谈思辰,要挟他给钱。谈思辰打了几次钱,存款耗尽,只好来找了汪凯安,汪凯安怒上心头,找人把吴慧抓了起来。
    原本因走私的物品被查封,墓穴里的文物也盗得七七七八八,他们比今晚便想将墓道销毁,毁灭证据,没想到中午刚过,张警官出现了。
    谢珉听完张警官说的故事全程,张目结舌之际,电视台的采访车到了。让谢珉十分眼熟的黄金时段节目的女记者跳下车,直冲到张警官面前,摄像师和摄影师也举着镜头走过来,谢珉来不及有动作,他们便已拍起了照片和摄像。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女记者面朝镜头微笑,“我们已经到达了墓葬盗采现场,现在是节目直播,这位是第一位发现违法分子的张警官。”
    谢珉看张警官不知所措地站在女记者面前,刚忍不住想笑,便见张警官突然转向自己,突兀地开始介绍:“这位是万庄地产的谢总,他给警方提供了第一手线索,对案子破获起到很大帮助。采访他吧。”
    镜头立刻转向了谢珉,谢珉眼睁睁看着差点也进入镜头的隋仰后退了一步,站到摄影师后面,露出逃过一劫的表情笑他。
    困扰了谢珉一个多月的疑案有惊无险地破解了,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他和父亲不断的争吵,父亲对他的辞职怒不可遏,让律师设下重重阻碍。
    谢珉心情都不怎么样,隋仰比先前更多地抽空陪他,几乎周周都要往返四次。
    有时谢珉觉得隋仰好像想要把以前没有在一起的时间补上,谢珉到家时,总是收到隋仰买给他的有贵重也有奇怪的礼物。从艺术摆件送到高中校服,隋仰让人在冰箱里摆满汽水和谢珉喜欢吃的东西。
    说起来奇怪,在没有隋仰在生活中时,谢珉已经并不认为自己过得有多么空虚。
    他非常努力地上学和工作,从早到晚做永无止境的工程和企划,工作之余有自己不算很大的朋友圈,可以说每时每刻都有事情需要完成,回家不是接着加班就是睡觉。
    隋仰住到一起,谢珉才陡然发觉,原来在家里也可以有事情做。他和隋仰靠在沙发上斗嘴或者亲吻,说无聊的话,就好像是其实没有分过手,在一起一直从高中生活到了现在一样。
    错过的十年不再让他时常感到遗憾。
    六月的晚上,谢珉忙得晕头转向,回到家十点钟,隋仰说自己找人包下夜晚闭园的野生动物园,要带谢珉去夜游。
    谢珉其实很累,在去的路上睡了二十分钟。
    动物园里的气味并不是很好闻,由于是春夏季节,白天时草地和树木都被太阳暴晒过,草木和动物味混在一起,又让谢珉觉得人生突然脱离繁忙,变得真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