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1V1,H)

Chapter22回家 Уцsんцωц.ωǒяκ

    不朽(1v1,h) 作者:今晚
    chapter22回家 yцsんцwц.work
    警察局的大门是开着的。
    门口的树长了绿叶,许早坐在周邈的副驾驶,缩成一团望着天空,里面吵闹不止,许早只能看到难得穿着白色衣服,沾了污渍的周邈。
    他气定神闲,“这事儿你们现在想要私了,也不行了,我来了就不可能私了。”
    估计警察局的人都头痛了,许早扯出一个微笑。
    大半夜真麻烦。
    陆胭父母自然是认识周邈的,“周少爷,她是你谁啊?伤了我们两家的和气就不好了。”
    周邈摸了摸口袋估计想要抽一根烟。
    他站着警察局里,高出陆胭父母不少,手中的打火机是一次性的,不像是他平时用的,最终那支烟都没有点燃。
    “笔录已经做完了,我带许早去做个检查,至于伤成什么样子了,结果出来再说。律师什么的你们也请好了,我说的说完了,你们也回去洗洗睡吧。”
    周邈淡定从容。ъしxs2.com(blxs2.com)
    也对,他一直都是如此,活得不想一个二十岁的少年。
    陆胭父母带着人着急要走,周邈拦住,挑眉,“叔叔阿姨可以走,陆胭得留下对吧。”
    周邈将手机递给警察,“这是一个路过的姐姐拍到的,还有这个行车记录仪,您看一下,这是故意伤人了吧。”
    警察赶紧打开看了看,别说这视频拍得真好,都是陆胭打人的片段。
    陆胭咬牙切齿地看着周邈,骂了一声,“周邈你有病。”
    周邈嗤笑,冷漠,疏离,不屑,“我他妈对你很仁慈了,先关你几天。”
    脏话出口成章。
    陆胭也不示弱,“许早就是等着这一天你来帮她呢,你这个傻逼自己跳进去。”
    “老子他妈乐意,倒是你先吃几天水煮包菜吧。”
    警察都不好拦着,赶紧做了处理,将陆胭拘留十五天。
    事情结束后,周邈和陆胭的父母同时出了警察局。
    周邈终于将烟点燃,吸了一口,“叔叔阿姨,赶紧请律师,一条人命,可是不好解决。”
    陆胭父母震惊地看着周邈,“你什么意思?”
    烟草的火光忽明忽暗,周邈啧了一声,“我一直觉得纸是包不住火的。”
    车里的许早蜷缩着身子,整个人靠着被椅,严丝合缝,好像难以呼吸,她看着周邈走近她,弯腰还带着笑意问她,“疼吗?”
    白短袖上是油污,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周邈,周邈他很爱干净,他的衣服一天一换,他从来不会这么邋遢。
    心好像忽然被揪住了,疼得难以呼吸,疼得无以复加。
    许早盯着他的双眼,有些无助,良久,她问:“周邈,你是不是喜欢我?”声音沙哑,仿佛好久没有说过话了。
    周邈揉了揉她的头发,“许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什么呢?
    许早想。
    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要告诉。
    周邈开着车,将许早送在医院,让大夫看看她的脸,检查一下身体的其他部位。
    他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强忍着消毒水的味道,靠着墙眯着眼休息。
    眼看着半年的时间了,今年开学时他申请了休学,一直在临洲,一直在许早身边。
    只有今天,他出来迟了,没有见到许早。
    等他到rose的时候,许早已经离开了,他迎头撞见苏西,以及拦住她的谈闻。
    苏西向他求助,他才知道事情的经过,等他再去的时候,许早已经不在桥洞下了。
    他能想到的只有警察局。
    果不其然,许早一个人坐在那里。
    孤独,无助。
    他看到了她挨打的过程,看到她不还手,看到了她镇定自若,都在谈闻的行车记录仪里。
    “周邈。”
    许早叫他,脸上裹了纱布,滑稽得很。
    她伸出手,等着周邈牵手。
    周邈握住她,出了医院。
    回到周邈家里的时候,许早肚子饿得咕咕叫,周邈给她煮了一碗面条。
    许早边吃边问:“周邈,你最近学习很忙吗?”
    “挺忙的。”周邈看着她吃。
    “今天是周叁,你怎么从临川回来了?”许早喝了一口汤。
    周邈从善如流说着:“明天我爸过生日,叫我回来。”
    吃完饭后,许早想去洗个澡。
    但是她胳膊太疼了,没有办法自己动手,她叫周邈。
    “周邈,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浴缸里,周邈坐在许早的后面帮她擦背,前面,身子,身上的淤青有不少,许早转过身,试探性亲住周邈的嘴唇。
    “别闹!”
    许早揽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她将周邈的衣服脱掉,手伸向他的下体,那里早就硬得不行,许早看着周邈,“你不想要我吗?”
    “你还要上课。”
    周邈拿开她的手。
    许早欺身而上,坐在他的硬物上,想要汲取更多温暖,一下又一下,周邈捏着她的屁股,吻得汹涌。
    小小的浴缸里,是激情,墙壁的水蒸气一滴滴滑落。
    许早挺着身子,眼神迷离,“操我,用力!”
    “啊,啊,啊,好爽,想要更多。”
    巨物随着水流进入小穴里,好久不做爱的穴里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许早疼也忍着,她抱着周邈的脖子,索取他身上的温度。
    许早被操得说不动话,她被操出泪来,周邈抱着她出了浴室。
    等人睡着后,周邈才松开握住他的许早。
    客厅里周邈找了一根烟。
    电话响个不停,陈久小声道:“快回来,老子他妈一会儿暴露了。”
    “马上。”
    许早醒来的时候,周邈已经不见了,她在床上缓了一会儿才起身,她打了一个电话和老师请了个假。
    随后又在手机上买了一张去临江的票。
    坐汽车的话大概是叁个小时左右。
    临江大学的门口刷身份证就可以进去,许早问了一路,大概知道了九号宿舍楼在哪里。
    她本身就耀眼,出来的男生都会看到她。
    许早一个接着一个问:“同学你认识周邈吗?”
    “不认识。”
    “同学你认识周邈吗?”
    “认识啊,谁不知道周邈啊,不过我们不熟,那你可以帮我找一下认识他的人吗?”
    “不好意思,我要上课。”
    一直到晚上,许早都没有问到和周邈熟悉的人。
    倒是过来不少搭讪的,许早一一拒绝。
    她一天没有吃饭,坐在楼下的椅子上歇了一会儿,小腿身体都疼得挠心挠肺。
    男生宿舍楼里,几个男生议论,“楼下那个女的在找周邈啊,我倒是想帮她,可是咱们和周邈也不熟啊。”
    “谁找周邈?”程嘉阳拦住正在议论的人。
    “楼下那个美女。”
    程嘉阳顺着视线看下去,靠!他跑回去看了看周邈桌子上的照片,没错,是她。
    他赶紧下楼,走到许早面前,“你找周邈?”
    许早抬起头,“你认识他?”
    “嗯。”
    但是程嘉阳有点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分手了,毕竟周邈很久没有来学校了,按道理说女朋友应该知道啊,难不成被甩了,追到这里来了?
    他犹豫的眼神都被许早看在眼里。
    “我只想问问你,他多久没有来学校了?”
    完蛋了,程嘉阳心想,真分手了。
    “去年十二月初的时候。”死就死吧,好歹他们之间爱过,周邈应该不会怪他的。
    许早得到了心里的答案,“谢谢你了。”
    她站起来的时候差点儿摔倒,程嘉阳扶住了她,“那个什么,周邈他其实挺喜欢你的,他桌子上都是你的照片,可能你们之间有点儿误会,我和你说之前他的手上带着你的橡皮筋。”
    “嗯。谢谢你。”
    临江大学的校园很大,许早走出去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回去的班车没有了,她只好住了宾馆。
    一晚上她都在想,去年十二月周邈怎么了?
    想着想着她竟然睡着了。
    她于周邈真是什么都不知道,而周邈什么都知道。
    许早第二天坐了最早的班车去了学校。
    周时越看着她疲惫的样子以为她被鬼吸了精气,又看到她脸上的伤,关切道:“你昨天掉下水道里了吗?”
    “没有。”
    “那你干嘛了?”
    “没什么。”
    窗外是教学主楼,大屏幕上写着,距离高考还有七天。
    时间是永无止境的长河带着满怀期待。
    --
    chapter22回家 yцsんцwц.wo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