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第135页

    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作者:半个钟
    第135页
    夏之旬来到他身边,陪他走完了一条萧瑟的路,走着走着,他发现路边已经繁花盛开。
    记者会结束,通稿几乎瞬间就被发出来了。
    kt上上下下所有人都震惊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全市八卦者的好奇心也都被非常有内容的报道满足。
    思想开放的人跳出来为夏之旬这种坦诚的精神点赞,有些人还摸到了他那个经年已久都没打开过的微博,在下面评论说祝福他和裴声好好在一起。
    负面新闻瞬间就变成了正面的,关于裴声的那些谣言也被解释清楚,w大的学生再也无法质疑裴声。
    仿佛漫长的黑夜已然过去,黎明悄悄到来。
    夏之旬牵着裴声的手,来到kt大楼顶层。快入深冬,顶楼其实很冷,但是此时此刻绚烂地点燃天空的火烧云,与他们曾经在大巴上看过的景色一模一样。
    “怎么样?会不会因为公开关系而有压力?你将来还可以留在学校找工作吗?”夏之旬包着裴声的手絮絮叨叨,“不方便的话我们以后就去国外,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反正无论到哪里我们都不愁没工作。”
    裴声把脑袋靠在夏之旬肩上:“不会的。我没有压力,只要你一切都好。”
    天边红霞远远铺展到了海平线,货轮和渔船纷纷回港,入夜了。
    兵荒马乱的一天,以晚宴做结。
    第1章 结局
    晚上,李湫也被请过去参加晚宴,夏之旬的狐朋狗友们也顺便过来,加上乔千里,马友、还有公司几个年轻人。
    他们这些年轻人凑了一桌,推杯换盏。
    大家本来还有些陌生人之间的拘谨,但被夏之旬一副“本人连性取向都暴露了都没脸红”的气定神闲给感染了,纷纷放下矜持,开始谈天说地地胡侃。
    大家难得不谈工作不谈正经事儿,东拉西扯,像极了大学时候。
    无忧无虑。
    一伙人现实打趣了夏之旬和裴声这俩轰动全市的神仙眷侣。
    “你们知道现在多少人嚷嚷着想嗑一口你俩的cp嘛??”
    “而且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都开始写你们的cp文了…要不,你俩哪天把真正的爱情故事公之于众?给他们解解馋?”
    “老苏,我看是你想听吧!”
    一桌人大笑起来,李湫揪了揪自己的长发,圆眼睛猛眨:“大伙儿,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想听的话我来讲。”
    夏之旬一眯眼,李湫立刻闭上了嘴。
    他正色道:“知道大家都好奇,但是呢,个人隐私,恕不外传。”
    裴声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夹菜。
    夏之旬偷偷牵他的手,手指在桌子下交缠。
    王风杰像只求偶孔雀一样,添油加醋地描述自己游历各国的所见所闻,乔千里托腮听,晃晃手里的酒杯,然后轻轻地笑。
    尽管这些她已经听了好多遍。
    有人问:“老王,那你天天往外跑,安定不下来,以后怎么成家立业?”
    王风杰呵呵笑:“所以我要找就找个一样漂泊在外的人呗。”
    他的目光落到了乔千里身上。
    乔千里心里一动,也盯着王风杰。她突然之间竟然觉得有个恋人也挺好的,有个能随时陪你去冒险,不会嫌弃你天天不着家的恋人就更好了。
    他们可以一起去非洲大草原,去喜马拉雅山北,去中亚,去南美。
    你搞你的野生动物保护,我做我的田野调查。
    夏之旬在她右手边坐着,眼见王风杰把气氛烘托到位,悄声说:“乔千里,我用我人头跟你担保,我兄弟人品真没问题,你确定不考虑一下他吗?品行端正的纯良青年,过了这村儿可没这店了。”
    乔千里忽然之间就下了决心,灌了一杯酒,抬手指着王风杰:“那就我吧!”
    “啥?”
    乔千里笑得格外明媚:“你要找的那个漂泊在外的,不如就我吧!”
    王风杰脸红成了蒸熟的虾,半天没反应过来,被一桌子起哄的小年轻给赶走了,当然,同时消失的还有乔千里。
    后来,夏之旬也不清楚他们二位是怎么交流的,总之呢,人一回来就是牵着手的状态了。
    乔千里神色如常,倒是王风杰同手同脚。
    李湫咋咋唬唬地跟着大伙儿起哄,末了有些惆怅,磨磨蹭蹭挪到裴声和夏之旬跟前,非得敬他们一人一杯酒。
    夏之旬莫名其妙,但还是喝了下去。
    “我一直没跟你们说,当然,也没人想听我说。”李湫苦笑一下,“左应宸在监狱里的病了,艾滋,估计是他出去乱搞时候染上的,他为了求我救他,就跟我坦白了一切,从最开始只怎么骗裴声,到后来是怎么骗我。”
    裴声听见这个,担心地看了李湫一眼。
    夏之旬明白他的意思,咳嗽一声:“那你,没什么大碍吧?”
    李湫眼睛瞬间就瞪圆了,一点点怒意还没发出来,就无奈地消失了,她连连摆手:“我当然没有,我那个时候都好久没和那人渣…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意识到自己之前有多过分,也是因为你们,我才能改过自新,重新面对人生。”
    “而且,我问过我哥了,他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也是感谢裴声你把我从人渣身边拽开,所以他的意思是,以后我们两家就和平相处,必要的时候甚至也可以冰释前嫌,合作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