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第131页

    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作者:半个钟
    第131页
    “所以呢?”夏之旬淡淡地问。
    “还有,我们听说,裴先生和您的关系并不简单,有些声称你们公司内部员工的匿名者给我们爆料说你们是情侣关系。”
    夏之旬合上文件夹,一时之间,眼底浮现了一丝如觅食野兽一般危险的神色。
    他知道公司里对他不满的人不在少数,那些从总公司来的那批老员工估计是听说了他身世的风言风语,想把他这个碍眼的外人赶出夏家,好让自己分一杯羹。
    他平时以大局为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些人未免也玩得太过火了,竟敢拿他和裴声的私人关系做文章。
    不自量力。
    “夏先生,喂?您还在听吗夏先生?”青城娱乐的记者看夏之旬迟迟不言语,反复确认他人是否还在电话旁,聒噪得像楼下梧桐上的麻雀。
    夏之旬心下隐怒,一句话都没说,挂断了电话。
    裴声完成工作后就赶回了夏之旬的公寓等他。
    虽然接到了电话,也知道夏之旬已经平安回来,但是他的心情依然还处于劫后余生的紧张中。为了压下不安,裴声打开百年不曾打开的微博,结果猝不及防刷到了自己。
    晚上八点半,青城本地就又爆出了一条劲爆新闻。
    青城娱乐独家爆料,夏氏企业子公司kt总裁夏之旬与w大博士生裴声秘密关系?
    这条独家新闻迅速在本地媒体圈传开,在网上激起了讨论热潮。
    裴声下午刚刚一战成名,夏之旬回国之后也在青城本地声名鹊起,再加上他原本就当过模特,认识他的本地人多如牛毛,两个热点人物以同性恋爱的绯闻相撞,最惹路人好奇,也最让同行激动。
    同一时间,更多小媒体的消息接连发布。
    裴声皱起了眉,他点开那些报道,除了对他们性取向的大惊小怪、对他们爱情故事的添油加醋之外,还有不少对于他们合作关系的恶意揣测,有些无良媒体居然说夏之旬作为夏氏的独子,在用人方面竟然以关系为重,毫无其父其姐的风范。而裴声作为一个在读博士生,完全是走后门才能临时加入气象预警系统的设计团队,说不定这根本就是夏之旬直接送给他的成果,根本不是本人研究出来的。
    虽然评论区为他说话的人不在少数,但也有许多人开始贬低夏之旬。
    经历过之前李湫那一波陷害之后,裴声已经可以心如止水地面对这些对他的流言蜚语或者中伤,但他格外担心夏之旬和kt会因为这些不实报道受到影响。
    好不容易一波刚平,他还没喘上气,下一波就又起了。
    裴声太阳穴突突跳,开始头疼,满心焦虑无处发泄的时候,指纹锁的声音响起来,房门被人打开,带来一阵清新甘洌的冬风气息。
    裴声立刻放下手机,跑到门口,看见夏之旬的第一眼,他心里如被狂风卷起的纷乱情绪突然之间奇迹般地被抚平,几乎瞬间平静了下来。
    他看见夏之旬笑着朝他张开了双臂。
    有个跨过大洲与大洋、穿过了雷雨区的温暖怀抱在等他。
    裴声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夏之旬,把头埋在他的肩窝中,带着点怜惜和眷恋蹭了蹭,手一下一下地拍他的后背,像安慰一个受惊吓的孩子,又像抚慰一只落单的小狗。
    夏之旬也用力地回抱,力道大得裴声有些喘不过气。
    但是他没有抗拒,他需要这样的力度来证明夏之旬真的平平安安地回来了,此时此刻,他们侥幸逃脱了末日般的灾难,在一间房子里幸运地相拥。
    两人在无言中拥抱了很久,夏之旬的心绪也平静下来,慢慢松了力道。
    裴声哑着嗓子,说话的时候有点鼻音:“今天下午吓到我了,幸好他们最终还是妥协了,不然我真的不敢想会怎么样。”
    夏之旬笑着撩开裴声的刘海,亲吻了他的额头,明明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说,明明他也能算是个巧舌如簧的人,可此时此刻,话到嘴边却只剩下朴实无比的谢谢你三个字。
    谢谢你,我才能平安地回来。谢谢你,在那么多人面前,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为我争取到了备降。
    看着裴声的眼睛,夏之旬忽而间想起了什么,问:“你看到报道我们关系的新闻了吗?”
    裴声立刻紧张,点头:“看到了,我们应该怎么办?你爸爸知道这件事吗?还有你的朋友,公司员工,他们会怎么想?”
    “没关系,你不用着急。”夏之旬把外套脱掉,拉着裴声到沙发上坐下:“明天我会找媒体开一场说明会。”
    “怎么说?”
    “明天中午,预警系统的个人和企业下载量就会出来,我相信经过今天的意外之后,不少人都会对它感兴趣,下载数据一定会很漂亮,你设计的产品绝对能被大家认可。所以,我会开一场说明会来介绍这款产品,把大众的关注焦点引导产品上。”
    夏之旬看着裴声:“我希望你也出席,因为这是你的杰作。”
    裴声一怔:“可是,如果我也出现,娱乐媒体岂不是更会拿我们的关系做文章?”
    夏之旬目光灼灼,“裴声,我不打算否认,也不打算含糊其辞,我会告诉媒体你是凭借能力得到认可,而并非通过走后门,预警产品的质量就是最好的例子。”
    裴声在夏之旬炽热的目光中心跳加速,潮水般回荡在他耳边。突然之间,他又有点想哭,但是他忍住了,反而笑着说:“不用的,不用为了我解释这些,只要确保公司和你的名誉不会受损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