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第128页

    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作者:半个钟
    第128页
    裴声忍着笑点开每一条,都是一些不知事实真相的记者添油加醋臆想的故事,离谱得引人发笑。
    马友在他旁边跟着不留情面地大笑,点开夏之旬好久都不用的微博,发现粉丝又涨了不少。
    “裴声同志,你得有点戒备心啊,我听说明星可喜欢私聊粉丝了。”
    裴声无辜眨眼:“那我也注册一个粉丝号,看他会不会私聊我。”
    然而,此举还没实施就宣告流产。
    夏之旬返程的那天,离航班落地只有五小时不到,裴声完成了实验室里最后的工作,正要赶往机场,定位青城的气象预警系统却难得发出了警报。
    代表warning的代码在不断闪烁,裴声眉毛一蹙,手心开始冒汗。
    系统显示青城近海海底板块突发活动,引起空气环流异常,近海空气路径被阻断,海洋水汽沿反方向回流,即将在青城上空形成大量积雨云。
    机场附近刚好有山,山地地形更加会造成水汽难以散去。
    这样的话,飞机在降落的时候可能会产生各种意外或者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发生一场悲剧。
    会怎么样,裴声不敢细想,慌张至极地去查夏之旬发给他的班机号。
    机场信息显示航班几小时前按时从白俄机场起飞,现在已经进入中国领空,一小时之后会开始降落。
    裴声心越来越凉,他强迫自己整理思路,思考应该如何说服机场采取备降方案。
    他这套预警系统的精确度超过大多数机场配备的那套老旧系统,可是由于还没有正式投入国内市场,所以机场的工作人员一定不会因为他几句话就进行大型的飞行计划调整。
    可是,他看向巨大的电脑屏幕,上面warning代码还在持续闪烁,数据分析的结果百分之百无误。
    第1章 千钧一发
    就算这点可能性是系统内置的误差,裴声也不会因为这一点误差而不去担心。
    更何况,这个时间段落地的班机差不多有五架,那么多条人命全部危在旦夕!
    怎么办怎么办?
    裴声双手撑着桌子,低下头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大脑火速分析当前的局面。
    他一个没有威信的学生说出来的话一定无法让机场信任,而他所认识的人里,季微渺曾和机场合作过一个雷达项目,算是能和内部人员沟通,而夏之秋是青城名人,有一定影响力,这两个人一定会帮他!
    裴声火速联系了季微渺,尽量冷静地把目前的情况描述给她,焦急地问:“师姐,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他们的塔楼技术人员,我把我的数据分析发给他,让他们及时只会用所有航班去其他地方备降?”
    季微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她明白国内已经在天气预警上有了重大的进步,但是自然是变幻莫测的,稍有疏忽就会造成悲剧。
    她信任裴声研发出来的系统,看过裴声发给她的数据分析之后立即挂了电话,打到了机场的技术人员那边。
    裴声焦躁不安地等待回音,与此同时把事情告诉了夏之秋。
    夏之秋正在开会,神情凝重地宣布会议中止,在一众员工的不解中风风火火离开了公司,赶到w大。
    “之秋姐!我师姐已经联系了机场那边的工作人员,只是还不知道情况如何。”裴声跑到楼下和夏之秋碰头。
    正说着,手机铃响,季微渺打过来:“裴声,你听着,我把数据结果发过去了,技术人员说他们那边显示一切正常,怀疑我们小题大做,但是在我的据理力争下表示他们会开会商讨。目前离航班降落只剩下不到四十分钟了,如果他们在十分钟会之后还没有回复我,你就联系夏之秋,让她联系媒体向机场施压。”
    “这帮草菅人命的混子!”
    季微渺在电话那头臭骂尸位素餐的航空公司员工,裴声开了免提,夏之秋听见了一切。
    她没心情去等十分钟,立刻联系了公关部门,让他们去和青城机场交涉。
    夏之秋钱给到位,不消片刻,青城机场协调部门口就已经被来采访的媒体围得水泄不通,网络大v也开始纷纷发布“航空事故”的通稿。
    一个记者终于在一片混乱中冲进了机场协调部门的开会场地,讲述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并为把裴声准备好的几个问题抛给机场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一开始套态度冷硬,要求真正懂气象的人跟他对峙,拒绝外行记者的采访。
    谁知道记者刚好就是夏之秋找来的,裴声立刻打开摄像头,通过远程电话喝机场人员沟通,把预警系统分析的数据结果如实分析给所有人。
    线上直播同步进行,越来越多观众被这场突如其来的事件吸引了注意。
    工作人员在和裴声的沟通中变得支支吾吾,明显居于劣势,收看直播的观众都意识到了机场员工答不上来,开始谴责他们工作。
    一传十十传百,更多舆论开始发酵,青城机场等待的家属也关注了这件事,开始集体向机场声讨,要求他们保证自己亲人的安全。
    事态越来越严重,航班在一分一秒地靠近。
    千钧一发之际,机场负责人问:“这位先生,我们知道您用未投入市场的气象预警系统作出的预测的确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实施调度之后会面临非常大的经济和社会损失,如果您的预测是错误的,这个责任您可以承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