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第126页

    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作者:半个钟
    第126页
    此时此刻,她表情古怪,心里如同被锤子砸一样哐哐作响。
    原来如此!裴声哪里会摸骨!根本就是在骗人!怪不得他解释的时候躲躲闪闪的!
    此时此刻,话题中心的两位主人公已经驱车来到了市体育场附近的商业街。
    天色将晚,冬日的青城老城区大街依旧有常绿树木点缀,商业街附近一派辉煌灯火,行人喧嚣。
    裴声带着夏之旬推开百老汇酒吧窄小的大门。
    酒吧里空无一人,暖黄色的灯光和开到最大的暖气让小小的空间中充斥着复古又安宁的氛围。
    夏之旬扭头看四周,这还是他在遇见裴声之后第一次进来。
    经营状况应该不算好,因为酒吧内的陈设已经老旧,但正好和当年大差不差。
    店里没人,裴声就大胆地拉着夏之旬的手,把他带到离小舞台最近的位置坐下。
    “我今天早晨的时候联系了老板,包场了一个晚上。老板还记得我,还给我打了个折。”裴声弯起眼睛,边说边往小舞台上走,屈起腿做到高脚椅上。
    他脱掉了外套,穿了一身和夏之旬初遇他是很相似的衣服。
    白色衬衣,一条紧身牛仔裤,就连头发都比以前要长。
    裴声有话要说,伸手拍了拍话筒,歪歪斜斜的话筒发出一声劣质的“滋———”,但是很快就给面子地恢复正常。
    夏之旬轻舒一口气,后背靠在高高的椅背上。
    裴声双手握住话筒支架,缓缓说:“这家酒吧开在这条街十年了,我只是在其中的两个月里来这唱过歌,恰好就是那两个月,你看见了我,虽然我直到昨天才知道。”
    裴声歪歪头,对夏之旬笑:“我们分开过一段时间,因为我不够坚定,害怕太多事情,怕得不得了,所以放手了。夏之旬,那个决定是我人生之中做过的唯二错误决定之一,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会选择站在你身边。”
    “对不起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你也不想再听,所以现在我想说点别的。”
    “你仔细想想看,其实失而复得的感觉也并不差,对不对?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都变得更成熟,变得更能承担起这份感情,这是以前的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我想请求你,请求你可以不要再耿耿于怀于过去,只要记得我现在在你身边,今后也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裴声说完话,从高处望着夏之旬,看见夏之旬缓慢地点头,松了口气,继续笑着说:“我来这儿当驻唱之前从来没唱过歌,我怕我会跑调,所以特地买了一张冷门粤语歌的cd去学,这样大家就听不出来我唱得怎么样。cd里有五首歌,我不知道你听到的是哪一首,所以都唱你听。”
    裴声话音落下,抬手摁灭了大灯,打开了舞台顶上布置的氛围灯光。
    四个角落的disco灯球顶着细碎的光芒开始缓缓转动。
    整个酒吧被星光一样闪烁的光芒包裹,恍如梦境。
    舞台正中央打下来一束白光,正好照在裴声身上,让一张漂亮的脸更动人。
    伴奏从上了年头的音响里传出,有些杂音,裴声跟上节奏开口,声音还是那样好听。
    夏之旬只听了第一首歌的第一句,神思就被拽回当年。
    第1章 紧张
    夏之旬想起来了,很多年前,他听到的就是这一首。
    而这也是他曾经在巴士上听裴声哼唱过的歌。
    名字叫做地平线的歌。
    随着伴奏,他耳畔被清澈如冬雪的声音填满,越来越快、越来越响心跳声和音乐的节拍混在一起,让他分不清自己是因为太心动而紧张,还是被鼓点和氛围带动。
    裴声唱到《地平线》的最后一句,夏之旬突然起身,二话不说就楼着裴声的腰,把人从椅子上带下来:“跟我过来。”
    两人往前走,在尽头拐了个弯,来到夏之旬到当初那个走廊。
    外面的灯已经很暗,此刻走廊里也没有灯光,几乎可以用漆黑来形容。
    “他是在这亲你的。”
    夏之旬说了一个陈述句,语气里有些幼稚的醋意,扶着裴声的肩头把人抵到墙上,又精准地抬起裴声的下巴。
    “我记得很清楚。”
    裴声靠着墙站,只花了一秒就意识到夏之旬是什么意思。
    外面的伴奏依然在播放,走廊里只剩他们交错的呼吸声。
    夏之旬分出一只手,拉着裴声的手贴近自己的心脏:“感觉到了吗?我的心跳。”
    裴声手心逐渐发烫。
    “在这里吻我的话,就给你加三分。”夏之旬在即将爆发的情绪中压抑着开口。
    他一直都想这么做,但没想过会成真。
    裴声不知道为什么夏之旬故意还剩下一分的空间,但他并不在意,只是在黑暗中踮脚攀上夏之旬的肩,寻到了他干燥的唇。
    唇瓣相贴,裴声毫不犹豫地用舌尖探入温暖的口腔,然后就是昏天地暗的交缠。
    漆黑的走廊,歌谣的伴奏,两个人的呼吸,无止境的心跳。
    错过的时光、擦肩而过的遗憾、裴声尽力去弥补了。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放手。
    他们两个越吻越激烈,在走向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夏之旬艰难地停止掠夺,低头抵着裴声微微出汗的前额平复呼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