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第125页

    分手后我们都后悔了 作者:半个钟
    第125页
    木质房门紧闭,房子隔音很好,他什么也听不到,不知道夏之旬散会了没有,或者休息了没有。
    裴声只好先回到客房,客房很干净,有独卫,各种东西一应俱全,面积也很大,像快捷酒店的高级标间。
    他简单洗漱,躺上柔软床铺的时候却始终按耐不住心里喜悦与幸福交织的感觉。
    他迫切地想对夏之旬说点什么,想得睡不着。
    眼看已经凌晨十二点半了,裴声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来到夏之旬房间门口,耳朵贴在房门上,试图听见一丝丝声音。
    结果咔哒一声,门突然被从里面拉开,裴声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门板上,一下没站稳,跌进夏之旬匆忙准备好的怀抱中。
    夏之旬挑眉: “你想干嘛?”
    裴声手勾着夏之旬的脖颈,没有再过问可不可以,直接凑过去亲了他脸颊一口:“有事想跟你说。”
    夏之旬被吻的一小块皮肤发烫,他放开手,让裴声在他面前站好。
    裴声笑了:“明晚下班,和我一起去百老汇吧,就是那个酒吧。”
    夏之旬神色微动: “好,去干什么?”
    裴声看着夏之旬的眼眸,带着笑意说:“唱歌给你听。”
    离销售方案讨论会还有一段时间,小会议室中,夏之旬和裴声第一拨进来,过了一会儿,销售部的四名骨干也赶过来,远程会议正式开始。
    七个小时过去,太阳将要落落山之时,经过最后一轮的细节敲定,气象预警产品的最终销售方案终于定下,除了会进行线上应用商城的投放之外,也会销售给各国有需求的大型企业。
    夏之旬让rina把合同发给不同的合作方,第一个项目圆满进入到了执行阶段。
    会议室的无关人员纷纷离开,带上了门,室内就只剩下夏之旬和裴声,以及销售部的三名同事。
    大家简单庆祝了一下第一阶段的胜利,气氛一派祥和愉悦。
    既然这样,孙兰兰女士眼珠一转,决定开始试探夏之旬到底是不是看上她了。
    面容美艳的小姑娘清清嗓子,顺顺头发,隔着夏之旬对裴声说:“裴先生!你考虑得怎么样啦?能不能放弃你之前吊着的大树,投入我的怀抱?”
    夏之旬捏了捏手腕,满头黑线。看来他自己对待年轻员工还是太宽容了,正打算开口提醒孙兰兰注意点的时候,裴声先说话了。
    “孙小姐,我觉得我还有希望革命成功,你要不就换个目标吧。”
    夏之旬难以自控地笑了一下。
    孙兰兰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带着点甜蜜的笑容,心里一喜。
    她大条的神经告诉她,这个笑一定代表着夏之旬确认她和裴声什么都不会发生之后的开心。
    就这样,孙兰兰更加坚定夏之旬果然对她有点想法,轻飘飘转移话题,佯装不开心,叹了口气:“哎,那我面前也就只有夏总满足我的择偶标准了。”
    夏之旬右眼皮一跳,笑容凝固在嘴角。
    这个孙兰兰,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李萌坐在孙兰兰右边,一直在用深沉的目光观察夏之旬和裴声,当然了,还有强行搅和进去的孙兰兰。
    她听见孙兰兰无厘头的话,又瞟了一眼夏之旬突然从晴空万里变成一脸菜色的脸,同情地摇了摇头。
    明明她的猜测才更加靠近真相。
    夏总和裴先生才是真有一腿。
    裴声愣了一下,被孙兰兰真的分分钟就换了目标对象这件事震惊了,更震惊的是她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总裁头上。
    销售部的另外两人在一旁看戏,后悔没拿点瓜子来。
    夏之旬被孙兰兰的不着调搞得怒从心起,冷下脸,丝毫不留余地地说:“孙兰兰,我给你发工资是想让你好好工作,不是让你来公司相亲。有相亲需求麻烦出门左拐,公司不远处的小公园里可能有相亲角。你要是走不开,我让rina帮你打印简历,等会儿替你送过去,也算是为公司员工解决实际问题。”
    被无情打击的孙兰兰人一抖,觉得脊背发凉。
    什么?夏之旬对她没意思?那他干嘛之前总是针对她?难道她真的完全理解错了?
    好在孙姑娘天生脸皮厚,此刻依旧维持表面淡定,尴尬道:“夏,夏总,不好意思啊,我,我就是开个玩笑,您别往心里去。”
    “我不阻拦员工考虑终生大事,但是麻烦你不要在工作时间开这种玩笑。虽然我平时不摆架子,走亲民路线,但并不代表我不会放几把火烧了谁,刚好杀鸡给猴看。”
    待到夏之旬和裴声并肩离开,李萌推了推眼睛,幽幽开口:“大伙,依我看,夏总和裴先生才是真有一腿。”
    她看了一眼蔫蔫的孙兰兰:“夏总针对你,八成是因为你打裴先生的注意,摸骨这么扯的理由你也信,我看就是他们在卿卿我我...裴先生摸夏总的手当然没问题了,但是夏总怎么可能同意他给你摸?”
    孙兰兰瞪大眼睛,被这么一提醒,她居然觉得好像也有道理:“靠,原来夏总是个gay啊?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李萌一脸无辜: “上次我就说了,没人信啊!”
    销售部的几人在震惊之中一边议论一边离开,完全忽略了幽暗室内角落里的另一个人。
    rina一直在弯腰找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蓝牙耳机,会仪式前排的桌椅很高,刚好挡住了她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