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要离婚的吗

第167页

    不是你要离婚的吗 作者:苏苏苏语
    第167页
    至于待改造的房屋则是……
    福来寺。
    太专业的词汇容夏看不懂, 只能从翻新项目和合同条款的长度判断个大概。总之, 绝不是个小项目。
    容夏沉默着翻完这个合同,还没来得及问这是什么意思,又在后面看到了另一份合同。
    寇雅郡出钱建了一个小学, 在他们这座城市最有名的一家孤儿院旁边。
    出资人的名字……是容夏的工作室。
    容夏攥着这个厚厚的文件夹, 纸张的角角都被他捏得起了皱。
    寇雅郡什么都没说,像无事发生一样去逗啾啾,只在察觉到容夏久久愣住的时候回了头, 问他:“看完了?”
    容夏点点头,“嗯,看完了。”
    寇雅郡说“嗯”。
    他接过容夏手里的文件夹,低声说:“这段时间一直看你为了剧里的情节难过,我想了挺多办法, 都觉得没什么作用。思来想去, 只能帮忙把福来寺好好修一修,至少看上去不像是剧里被烧毁之后的模样。”
    他翻了几页, 又点点修学校的那份合同, 说:“你自己说的嘛,那位男主角什么都没有,没有亲人,没有家人, 最后连朋友和战友都没有了。我想了想, 剧里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了, 但如果有机会,还是可以帮一下现实生活里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就想到了这个。”
    寇雅郡把文件重新装好,又放回容夏手里,淡淡地说:“或许这些也不能让你对这部戏稍微释怀一点,但是——”
    他向容夏的方向凑了凑,伸手将他揽进怀里,低声说:“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这么难过,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他蹭蹭容夏的鼻尖,轻轻一吻落在唇边。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在……”
    容夏垂下眼睛,只偶尔抬起视线看看眼前的人。
    他不知想了些什么,沉默许久后,张开双臂轻轻环住寇雅郡,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
    夜已经很深了。
    奇怪的是,容夏这个沾枕头就能睡着的人,今晚罕见地没了睡意。
    凌晨一点他拽着寇雅郡下楼,说要出去吃包子。
    寇雅郡满头雾水,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这个不合时宜的食物,不管怎么想都绝对不是容夏会做的事。
    容夏依然不允许他这个危险分子开车,于是他坐在容夏的副驾,满心疑惑跟随身边的人踏上了吃包子的旅途。
    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寇雅郡逐渐明白过来。他甚至在容夏等待红灯时,出声提醒他可以走另外一条路。
    容夏扭头看看他,眼睛里的情绪太过复杂。他听从寇雅郡的建议,换了另外一条路走。
    相处多年的那点默契不会骗人,几分钟后,车子停下。
    他们找到了曾经的那个地方。
    只是……
    “那家店关门了啊……”容夏失落地说。
    “嗯,关门了。”说着,寇雅郡推开副驾的车门,他的视线定格在远处那家熟悉又陌生的店面,说,“变成了一家面馆。”
    兜兜转转,他们回到了当时啾啾生病时,他们曾经吃过的那家包子铺门口。
    容夏遗憾地叹了口气,叫住寇雅郡:“回来吧,回家了。”
    寇雅郡却不听,他冲容夏招招手,“来都来了,干脆吃碗面再回去吧。”
    锁好车后,两人慢悠悠朝小面馆走去。
    凌晨不是营业的好时间,好在面馆刚打发走几个醉汉,还没打烊。
    容夏抱歉地冲老板娘说:“不好意思哦,这么晚了还来吃东西。我们就吃碗面,很快就走。”
    老板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歪着头看了容夏很久很久。
    她恍然大悟:“哦!你是——”
    容夏条件反射地连连摆手,赶紧否认:“我不是,我不是,我什么都不是!”
    老板娘莞尔一笑,又冲寇雅郡说:“怎么不是呢!当年你男朋友着急忙慌给你买包子吃啊!”
    这话一出,两人都愣了。
    再仔细看看这位老板娘——
    她年纪不大,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
    老板娘指指寇雅郡,说:“你男朋友这么帅,见过一次就记住啦!”
    她细细解释道:“我们家原来是间包子铺,我妈在管。后来她年纪大了,腰不好,我就来帮忙了。不过我实在没有做包子的天赋,就自作主张,改成面馆了。当时呀,你男朋友跑着过来买包子,急出了一脑门汗,还一直往你们车子的方向看。我就好奇,也跟着去看——”
    老板娘笑眯眯地说:“你们真是好般配的一对啊!你男朋友帅,你也这么好看,比电视剧里的大明星还好看!”
    说话间,两碗面条煮好了。
    两人一人捧着一碗,安静听着老板娘的絮叨。
    “你说,是之前的包子好吃,还是现在的面好吃啊?”老板娘是很活泼的性子,一张嘴说个没完,“我就觉得我煮的面最好吃。”
    容夏咽下嘴里的面条,笑着说:“都好吃,都好吃。”
    “你不要敷衍我。”老板娘却依依不饶,“你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随意糊弄我。”
    容夏只笑,不肯继续回答。
    这时,一直安静着的寇雅郡终于开了口。
    “之前吃包子的时候包子最好吃,现在……”他扭头看看容夏,“现在吃的这碗面条最好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