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要离婚的吗

第166页

    不是你要离婚的吗 作者:苏苏苏语
    第166页
    柯柯不大会做饭,在厨房门口转了半天也找不到自己能帮忙的地方,最后老实坐到了沙发上。
    萨摩耶躲在角落里怯怯地看着这几个陌生人,熟悉了几分钟后,它小心翼翼走出来,挨个嗅嗅他们的味道。
    对狗毛过敏的容教授依然只能悲惨独自待在家里,靠着手机镜头和容夏说上几句话。他看了一眼桌上丰盛的饭菜,又到处找啾啾,然后在容夏幸灾乐祸的表情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虽说许久不下厨,但容夏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地好。鸽子烤得外焦里嫩,咬一口肥得流油,刚一上桌就被哄抢一空。
    不过,有人抢着吃,自然也有人不敢吃。
    柯柯愣愣看着桌上空了的小盘子,抠了抠手指。
    容夏瞥了一眼,转身又进了厨房。
    这次端出来一小碗菜粥。
    上次和柯柯摊开说清一切之后,容夏没有再和柯柯多联系的机会,但看柯柯如今的状态,估计也是吃不下太多东西的样子。
    所以今天专门煮了点他能吃的东西。
    柯柯接过碗,小口小口地喝着,时不时抬起眼睛看看容夏在做什么,就差把“有话想跟容夏说”挂在脸上了。
    寇雅郡见状撇撇嘴,在心里吐槽了几句柯柯这个让人看了着急的性格之后,干脆把容夏推出厨房,说:“行了,剩下的我来吧,你去跟他们说话吧。”
    容夏洗干净手,嘱咐了几句,离开了。
    柯柯见到容夏走出厨房简直双眼放光。他指指身边的座位,招呼容夏过来坐。
    等容夏真的坐过来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吭哧半天,思来想去还是只有剧本可以聊。
    柯柯说:“写《日出东方》的时候,是我病得最严重的时候。心里的情绪也影响到笔下的文字,所以,这部剧确实太压抑了一点,是我没考虑周全。”
    “年代剧就是这样,总不可能非常欢快,”容夏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那天说的话,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就是之前中暑那次。那时候身体有点难受,心里难免就会乱想,没有说你的剧本写得不好的意思。”
    柯柯抿着嘴笑了笑,提起《日出东方》的时候脸上难得带了点自信和自豪。他说:“这几年,就这个本子我觉得最拿得出手。写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在心里打定主意,我一定要让你做我的男主角。”
    说到这里,柯柯又有点为自己这些年对容夏的疏远感到抱歉,“只是没想到,这部剧让你这么难受。容夏,我确实太不了解你了。生病不是理由,什么都不是理由,明明有很多可以挽回的机会,我居然都错过了。”
    容夏没有说话,只安静地听着。
    啾啾跑去厨房,缠着寇雅郡要了几块烤肉吃,之后心满意足地跑出来,在容夏身旁坐下。
    填饱了肚子的大狗狗惬意地放平了耳朵,又把毛绒绒的头顶递到容夏手掌下,撒着娇求摸摸。
    容夏笑了。
    他摸着啾啾的耳朵,转过头来对柯柯说:“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太在意那些了。当时大家年纪都太小,都不成熟。”
    他看着柯柯的眼睛,这一次,他的眼神里终于不再有一丝埋怨,只充盈着温暖和笑意。
    “不说那些了,”他拍拍柯柯的肩膀,“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合作呀。”
    *
    厨房里,寇雅郡终于煮好了面条。端出来放到餐桌上时,他看到容夏坐在沙发上,拼命推着柯柯的脸,而柯柯手里攥着一大把订好的纸张,不遗余力地在容夏耳边大声嚷嚷。
    “那这个呢?这个呢?你再看看这个呀!”柯柯的眼睛被容夏捂着,睁都睁不开,还在努力对容夏说,“这个剧本你一定喜欢,而且一定适合你!”
    “你走开!”容夏生无可恋地喊道,“我今天是让你来吃饭的,不是来跟你谈工作的!走开走开!”
    寇雅郡笑着摇摇头。
    一群人闹腾到大半夜才离开。
    前阵子拍戏时容夏身体一直不好,这段时间被寇雅郡勒令不许喝酒——虽然容夏本人并不明白寇雅郡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求他做这做那,但,总之,出于某些原因,他还是不情不愿地照做了。
    于是这一晚,所有人都喝得醉醺醺,只有过生日的容夏本尊滴酒未沾,清醒地指挥着司机送人回去。
    打发走这一大群人之后,容夏累瘫在沙发上。
    “我的天呐,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容夏躺在沙发上,两眼发直。
    寇雅郡帮他把大家送来的礼物一一收好,又大致跟他说了说都是些什么东西。
    容夏还躺在沙发上,甚至连眼睛都闭了起来。听过之后他朝寇雅郡伸出手。
    “怎么了?”寇雅郡装傻。
    “不怎么。”容夏微笑起身,“去找段寒和梁淮讨生日礼物。”
    “哎!”寇雅郡连忙拉住他,赶紧比了个救命的手势,“等一下,等一下,我现在去拿。”
    容夏哼了一声:“寇雅郡,还治不了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还有一章
    第72章 接住你了
    几分钟后, 寇雅郡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塑料文件夹递给容夏。
    容夏随手接过来,翻开之后愣住了。
    这是一份合同,签约主体是寇雅郡名下的一家公司, 而受托人是一家旧房改造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