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是星际政府发的

第163页

    我老公是星际政府发的 作者:秋十八
    第163页
    母亲终究还是知道了。的确,本也瞒不过母亲的。无论是汤玉还是素冬,母亲一定都是派人兜底调查过, 觉得没有威胁,才会对她滞留在古奈斯的行为网开一面。
    “她是我姐姐。那个被你放弃掉的孩子。”龙英道。
    神长空剧震, 充满血丝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你早就知道了?”
    龙英缓缓地站起身,直视着母亲。
    很久以前, 她就已经和母亲一样高了,只是她纤弱,看上去才那么不起眼。
    “古奈斯星球的修复中心和中央医院在同一栋楼, 她在中央医院生孩子,我在修复中心修复皮肤,就这么碰到了。我请人检验过我和她的血液,是一母同胎无误。”
    “生孩子?”神长空又是一愣,“你是说,她有孩子了?”
    龙英泛起微笑:“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叫希希。恭喜母亲,你当外婆了。”
    神长空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不,这太离谱了。当初她明明是进入了精英学校,怎么会成为古奈斯星球的一名庸众?”
    龙英无所畏惧。从她知道战舰已经启航的那一刻起,她就不需要再有任何隐瞒。
    “因为她有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她曾经是帝国最优秀的战士,却因为恢复情感而被送到秘密基地。她生为帝国、死也要为帝国,甚至肚子里的孩子都要成为帝国的实验对象。还好,那个深爱她的男人救了她……”
    神长空敏锐地听出了问题:“等等,你是说,她也是从秘密基地逃出去的?这不对,叛逃名单里没有她。她的履历也没有显示有精英纪录。”
    “母亲……”龙英深深地望着她,“这个国家有无数被压迫的人,他们的反抗早就开始了。长空院、你们……太傲慢了。你们高高在上,看不到自己早就失了民心。你们以为那些觉醒的精英都消失了,你们以为反对你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是的!”
    “你也疯了!”神长空喝斥。
    龙英勇敢地大声反驳:“我没有疯!我要告诉你,交出真心的人,才能收获真心。姐姐和姐夫跨越种种误会与艰难,相互信任和深爱,才有了姐夫的冒死相救,才有了姐姐的义无反顾!”
    神长空深吸一口气:“难道你所谓的姐夫也是精英?否则他有什么资格救人?”
    “没错!”龙英骄傲又羡慕,“一个觉醒的精英,一个为了自己深爱的女人可以放弃一切的男人。你为什么不祝福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祝福?亲生女儿发动政变,要置我于死地,我祝福她?我疯了吧。”
    看着母亲扭曲的脸,龙英又是一阵难过:“母亲,你不觉得……你只有恨的男人,没有爱的男人,这是错误的吗?”
    “什么意思?”神长空咬牙望着她,似乎只要龙英的答案不让她满意,她就立刻会扑上来,将那答案塞回去。
    龙英却是存了牺牲之心。她不惧怕。
    如果母亲因为几句真话就杀了她,那她就把这条命还给母亲。嗯,这样也无憾。
    “波依帝国看似强大,其实已经在失控中走向灭亡。无论是精英还是庸众,平均寿命在庞珀星系都是倒数第一。社会政策违背人性,科技政策违背自然。因为你们不尊重感情,不敬畏人性,你们以为数据可以操控一切,你们错了。”
    神长空一声冷笑:“呵,这种论调我不是第一次听,看来你也被他们洗脑了。术长空真是死了还要兴风作浪……”
    龙英却打断她:“那我再给你八个字,这八个字,你一定是第一次听。”
    神长空皱皱眉头,疑惑地望着龙英,不知她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龙英淡淡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送给母亲吧。”
    这是她从术长空那个废弃的书房里学到的,感谢术长空用生命给人类留下的宝贵财富。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神长空喃喃地重复,猛然间,像是咂摸出了什么,“你是想说,你也要跟那个素冬一起反我?”
    神长空突然想通了什么,大笑道:“哈哈,好啊。原来是这样。你早就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原来内奸是你!”
    “我不是内奸。”龙英摇头,“我的确知道他们的计划,但我从来没有向他们透露过一点长空院的信息。”
    龙英望着神长空,心中无比难过。
    她知道母亲不再相信她,有时候,隐瞒也是一种背叛。
    “我谁也不站。”龙英的眼中涌出泪水,“一边是我母亲,一边是我姐姐。纵然我知道姐姐是正义的,可你养育了我,我无法帮着姐姐来灭掉你。我只能说,如果姐姐败了,我会替她养大希希。如果母亲败了……”
    龙英突然一阵哽咽,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想起素冬对自己的承诺。她知道素冬一定会信守诺言,但,叛军不止一个素冬。
    “如果母亲败了……”她泪流满面,双唇颤抖,“我绝不会一个人苟活于世。”
    神长空震惊地望着她,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自己的女儿。
    无论是眼前这个看着长大的女儿,还是远方那个要来攻打自己的女儿,她其实都不认识。
    一阵挫败感,如山一般倒来,压得她喘不过气。
    但她是神长空。是波依帝国至高无上的领袖。哪怕心中翻滚如海,也要保持领袖的尊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