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是星际政府发的

第160页

    我老公是星际政府发的 作者:秋十八
    第160页
    莫离转过身,站起来,将素冬拥入怀中:“人类的情感之所以高级,不仅仅在于欲望,更在于克制。放心吧,我会把希希照顾好。这段时间,请你把我们忘记。”
    克制。
    这是他们相识之初就说过的话。那时候的素冬还不会控制自己的情感,莫离就曾说过,庸众比精英更强大之处,就在于克制。
    素冬曾想让莫离带着希希留在古奈斯,等她夺取乌瞳池控制权后,再把莫离和希希接过来,但莫离拒绝了。
    “我们曾经在月色中发过誓,再不会分离。你,我,希希,我们是家人,要永远在一起。”莫离如是说。
    于是素冬以战舰改造的名义,偷偷将深芒指挥部搬到了第七战舰上,舰长私人空间成了临时指挥部,而莫离就是这个指挥部的操控手。
    从战舰启航,到星际航行,中间有可能会遭遇波依战舰的狙击,这些都早已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整个奔赴波依星球的旅程,莫离都将和素冬咫尺天涯,只能通过深芒特有的通讯器联络。
    素冬轻吻着莫离,心中有不舍,更有豪情。
    为她的丈夫、为她的孩子、为她所有牵挂的人类去拼下一个未来的万丈豪情。
    “还缺一样东西。”莫离松开她,摘下手腕上的绿色饰物。那是他从素冬的墨绿丝绸睡衣上剪下的一角,里面包裹着素冬的帝国勋章。
    这枚勋章一直陪伴着莫离,纵然远航万里,这勋章也一直紧贴在他脉博跳动之处。
    莫离咬开绸布,将帝国勋章从里面抠出来。
    勋章依然那么光耀夺目,旁若无人地表彰着素冬的英勇与赤诚。
    “这是你的勋章,它表彰你为帝国而战、为帝国的人民而战。戴上它,勇敢地回去吧。”
    莫离走到素冬身后,将勋章藏进她盘得紧紧的发髻,仿佛与她融为了一体。素冬不由伸手去摸,一下子将莫离的手指与发髻一同握住。
    从这勋章束住长发,到它深深地藏进发髻中,素冬的身份变了,但这勋章的光芒一如当初。
    摇篮里,希希睁着明亮的眼睛,兴奋地蹬着小腿,咿咿哑哑地说着大人听不懂的呢喃。
    素冬弯下腰,亲吻着希希的面庞,笑道:“我们的希希,不到一周岁就跟着父母出征,她是不是整个庞珀星系最小的战士?”
    莫离眼中闪烁着光芒:“我们的希希,不一定是最英勇的战士,但一定是最自由的灵魂。”
    是。这是素冬和莫离的共识。
    希希就是希希,她不是小素冬,也不是小莫离,她是自由的自己。
    “等我回来。等我自由地回来。”
    素冬深深地凝望莫离,片刻后,坚定地转身离去,消失在通道尽头。
    第105章 这就是政治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习惯……
    古奈斯星际战队的五艘战舰, 先后从基地启航,直奔波依星球而来。
    乌瞳池接收到这个消息时,惊恐万分。
    都不用神长空召集, 诸位长空第一时间来到议政堂, 紧急会面。
    “这是政变!”筑长空气得脸都绿了,拳头重重砸在桌面上。
    谁都知道是政变, 执长空忍不住微微叹口气, 又不想让其他长空听出来,生生地憋住了声音,但身形终究是滞了滞。
    “古奈斯重建政府首领呢?发动五艘战舰这么大的事,他们一点没有收到预警吗?”度长空问。
    执长空瞥他一眼:“五艘战舰政变,直接涉及人员起码数千,间接涉及人员必定遍布古奈斯重建政府各大部门。无论是你经济统筹部门,还是开荒建设部门,甚至人口社会部门, 都该有预警。统统没有, 只能说明一个事实……”
    “什么事实?”
    “重建政府被全面控制。帝国政府……被完全蒙蔽了。”
    其实谁都想到了,只是谁都没敢说。
    究其根源,其实还是波依星球扩张过快,自身的体量没有跟上。波依帝国虽然攻克了古奈斯, 但却没有足够的人手去控制古奈斯。
    长空院,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养虎为患”, 什么叫“鞭长莫及”。
    向来寡言少语的判长空道:“术长空一席的长期缺位,给我们的星际联络带来诸多不便, 使帝国对各大星球基地的控制力减弱,恶果已显现。当务之急,立即展开防御, 毕竟……五艘战舰,规模不算大,咱们的军队可以控制。”
    神长空坐在首座,依旧一袭紫袍,依旧黑发如云。
    只是一夜之间她似乎老了很多,狭长的眼尾出现了很明显的鱼尾纹,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往日白晳的肤色也变得暗黄。
    “先别吵了,等前方战报。”神长空阴沉着脸,将四位长空扫视一圈,“当务之急,要把长空院的内奸揪出来。”
    “内奸?”几位长空讶然,彼此互望,眼中都充满了怀疑。
    “这时机……选得好啊。两天后我就要宣布继承人,目前波依帝国一共有四十二艘战舰,二十二艘在各大附属星球基地。保守波依星球的二十艘,有三艘在战后维保,六艘正接受牧歌星球的适应性改造。能打的只有十一艘。”
    筑长空一凛:“可这不是只在咱们长空院实会上说过,并没有对外公布吗?”
    神长空冷笑:“所以在座的各位都有嫌疑。”
    执长空心中已然感觉到不妙,只觉得神长空的话似乎有所指。但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便道:“我们对对方一无所知,也没有证据证明对方是否因为现阶段帝国战力薄弱才决定叛变。大敌当前,不宜动摇军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