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后我变成了破庙门前的石狮子

第111页

    醒来后我变成了破庙门前的石狮子 作者:开雾
    第111页
    洵绿这才恍然大悟一半惊动了些,指着天空说:“天门开了——”
    南晓顺着洵绿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本来一片乌云密布的天空,打开了一道口子,“哼,因为人类分食龙神而神抛弃了人世间?果然神跟人一样,脸皮够厚就能给自己脸拼命抹光。”
    “你这么说不怕被劈吗?”洵绿歪着他细长的眼睛看向南晓,“天上那帮神仙意外的小心眼呢。”
    “怕什么,他们自己关闭了通道又下不了,哦,对了,他们下不来,这些家伙是不是上得去?”南晓指了指被洵绿锁着的怨灵,露出狡黠的笑容,洵绿那句你疯了吧还没说,就看到南校操纵着神力,将怨灵糅合成了一个巨大的球,用灵力送上了天空。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喊,本来宁静的天空又骤然响起了雷声,一道道闪电直接朝着飞上去的巨球劈去,而巨球里的怨灵眼看就要被闪电劈得魂飞魄散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从老宅里冲了出去,一只巨型的爪子抓上了巨球飞向了那道开着的天门。
    大概是神界发现了巨龙,天门竟然迅速往回收了起来,可巨龙的速度更快,就在天门将要紧闭之前,巨龙穿过了天门,消失在了云层之中。
    “刚刚那条,是龙?”洵绿目瞪口呆的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黑影,“难道路时闫!!是龙!??”
    南晓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脖子上的鳞片,看着消失的黑影,叹了口气。
    第67章 成神上
    耳朵里全是洵绿龙龙龙的惊叹声,“你是复读机吗?!再龙龙龙我耳朵都要聋了!”
    “那可是龙啊!还有可能就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龙,你不惊讶才奇怪啊!”洵绿激动得尾巴都露了出来,可就在此时,本来静谧的天空,竟扭曲成了大大小小的漩涡,城市之下的人们,也纷纷抬起头看向这诡异的天空。
    洵绿聒噪的声音突然停止,一直在摆动的尾巴整个竖了起来,他两手抱住了自己,微微发抖着。
    南晓脖子上挂着的鳞片突然飘了起来,一闪一闪的发出急切的光芒,而就在此时,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南晓劈了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除了老宅外面的地面一点焦黑之外,结界犹如被打碎的杯子一样,闪着透明的光泽散落在视野之中。
    闪电仿佛找到了突破口,丝毫不打算给任何人休息的机会,千万条闪电汇聚成一,再次朝南晓身上劈了下来。
    “快跑!”洵绿眼睛咻的睁大,把一直杵在原地的南晓猛的往后一推,自己跳入了闪电的目标位置,一道刺眼的白光朝着面门而来,洵绿笑着闭上了眼睛。
    他们做妖的,每一次成长都必然要遭受千万雷劫,哪次不是九死一生,不过是一道大一些的雷,死了就死了吧。
    可没想到下一秒,那闪电仿佛察觉到路径里没有自己要劈的对象,径直拐了个弯,再次朝南晓劈了过去。
    “……我都愿称你为一句追踪雷。”南晓没有躲,她抓住了漂浮在眼前的护心鳞,将自己的右手张开伸了出去。
    轰然一声巨响,洵绿看到,闪电在南晓手边炸开了一道绚丽的火光,而南晓的半边袖子,也被炸得一干二净,那藏在袖子下的手,已经重新长出橙金色鳞片的手,就这么突然出现在洵绿的眼睛里。
    “橙金、橙金色的鳞片!”洵绿听说过,上古时候龙共有五种颜色——白、黑、青、赤、金,其中以金色为尊,其次是黑,黑龙战力最强,性格暴戾,但是却从来没听说过有橙金色的鳞片,“所以你是金鱼?”
    南晓不知道他是怎么从龙拐到金鱼的,不过金鱼挺可爱的,而且鱼化龙的故事里,金鱼不是一遇风雨便化龙吗。
    就在此时,一阵怪异的大风从天空吹了下来,伴随着像是要淹没一切的暴雨席卷而来,南晓站在雨中,突然朝再次蓄力的天空用几乎要破音的音量大喊了起来。
    “头上那个老爱劈我的家伙!我们要不要好好谈谈!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觉得别人厉害就是要抢你神位!”
    “我告诉你我不在乎,你在乎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会在乎,你想不开的话可以下来看看心理医生!不丢——人的!”
    “别把自己想得这么伟大,人都会犯错,何况是神,特别是活得久了之后,就会总觉得自己是对的,我懂!这是老人的通病!我们都可以关爱老人的!”
    轰隆一声闷响,大地都跟着颤抖起来,就在南晓拼命嘴炮的时候,又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可这次还是被南晓挡开了,只是她的胳膊上、手上,全是被风刃化开的口子,流下一道又一道血痕。
    她仿佛毫无知觉一样打算继续对着天空喊,却被洵绿伸手捂住了嘴巴:“你疯了!你跟天神说道理?那帮家伙都是疯子!”
    “你懂个屁。”南晓拉开了洵绿的手,“他们为什么只能远程劈我,就因为他们自己关掉了往来人界的通道,我只有一半是人,所以他们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威胁我而做不到什么,只要我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一半在我这里,路时闫对付起他们来,也更轻松一些。”
    “疯子……”洵绿听完了南晓的想法,“你跟他们一样疯。”
    “你不懂,本来我是无所谓做不做人,可是如果别人先惹我,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说完,南晓大手一挥,越来越多的鳞片覆盖在她手上,而那些流血的伤口,在鳞片覆盖过去的时候全都愈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