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后我变成了破庙门前的石狮子

第109页

    醒来后我变成了破庙门前的石狮子 作者:开雾
    第109页
    所以南晓不能告诉他是妖怪先发现他的,不然会把他吓到。
    “你就这么不喜欢你的鳞片?”男人目光定格在南晓的手上,看得她有些害怕,生怕惹男人不高兴就把她鳞片弄回来。
    “当然了,我是人,人长鳞片不是很奇怪吗!”南晓气鼓鼓的站了起来。
    “哼,你是人吗?你去照照镜子,人的眼睛会是金色的吗?”男人说完,转头看向了天空,一双眼睛里,杀气渐渐淡了。
    南晓听完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她快步跑向了门口的水缸,从水里照下去,她看到一双金色的眼睛,映在了倒影里。
    金色?眼睛!?
    这不是比鳞片更糟糕吗!!!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南晓兴师问罪一般的冲回了屋子里,“你就是、就是这么报答救命恩人的!”
    “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南晓进屋后,才发现刚才的男人已经把原来放在一旁的衣服穿起了来,劲装铠甲,无不彰显着男人不容小觑的气势。
    打不过。
    南晓一瞬间有了判断,只见背对着她的男人半侧过脸,勾起了唇:“我不是东西,也不是人。”
    “果然,不是人啊。”南晓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叹了口气。
    “哦,你不害怕?也是,一个住在妖山里的小姑娘,怎么会害怕。”说完,眼前的男人突然变成了一团黑雾,从她身边冲了出去,而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而在雨中,一条黑色的身影盘旋而下,落在了南晓对面。
    大雨滂沱之中,那黑色的鳞片闪着奇特的光芒,让南晓忍不住走了过去,她感觉不知道有什么在吸引自己,她的手抚在了龙鳞上,冰凉的龙鳞刺得她浑身一颤,她晕了过去。
    *
    “你怎么了?”路时闫抓住南晓的肩膀,使劲摇了摇很久,他看到那双失焦的眼睛开始渐渐恢复清明,他这才松了口气。
    南晓的记忆到此为止,她缓缓回过神,就看到那张跟记忆里一模一样的脸,她分不出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她抬起了手,扒开袖子,看到光洁的手臂时,也有些诧异,为什么,她从来不记得,自己手上也有鳞片。
    “你记起来了?”路时闫定定看着南晓。
    “我不是人?”南晓抬眸,对上路时闫那双与记忆里无异却又多了几分柔和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自己说的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我不是个人?”
    ……
    怎么还是好怪。
    “我原来不是人?”
    “啊啊啊啊——”南晓抱着头左右扭了起来,这句话怎么说都不太正常啊!
    路时闫看着抱头扭来扭去的她,捂着嘴笑了起来,而且还越小越大声。
    “你真的好过分,你太过分了!路时闫你就不是人!”
    路时闫抬手搭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摸了摸:“对啊,我不是,你也不是,哦,你不全是,你有一半是。”
    “你猜密码吗?”南晓翻了个白眼,意识到事情也许真不像她知道的那么简单。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
    第66章 成为半人的第十一天
    可是事情简不简单又能怎样,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她现在只想选择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如果不是那雷逼着她做什么人,她可以做个球全世界滚动,还不用吃饭,虽然好像没东西吃有点亏,可是她没钱啊,所以就算她有嘴又有什么用。
    “所以我身上为什么会有鳞片?”南晓抬起自己光滑的胳膊,而且记忆里那些鳞片的颜色,跟路时闫的好像还不一样,他是黑色的,而南晓身上的鳞片,是橙金色的,跟她变为小狮子的时候很像。
    “难道我也是龙?”
    路时闫摸了摸她的发顶,南晓齐腰的长发平时就随意的扎成马尾,现在被解开之后铺满了整个肩背,如黛如墨的长发闪着淡淡的光泽让人挪不开眼,路时闫不动声色的从发顶摸到了发尖,摸得南晓连同心尖都跟着发痒起来。
    她瞪了路时闫一眼,连忙伸手抽回了被路时闫缠绕在指尖的头发,“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路时闫看着南晓微微发红的脸,轻笑了声:“一半。”
    ?
    “你是半龙。”
    “半龙只有两种命运,能够变成龙跟因为半人的部分无法承受另外一半的血,而死。我给你血肉根本上不是治病,而是因为你需要龙的血肉才能突破成龙,而且龙的血肉,普通人吃了也只会是毒药。”
    南晓睁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奇谭,“那那些人为什么要分食我?”
    “因为他们都被骗了。”路时闫说完,窗外闪过一道白色的闪电,却在要劈到房屋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闪电在老宅的天空炸成了一朵银白的电花。
    电弧在半圆的结界上丑陋的爬行着,张牙舞爪想要突破,却牢牢被堵在了外面。
    “怎么,这就急了?”路时闫头都不会的勾起了唇,可南晓知道,这句话不是对她说的。
    而与此同时,南晓身体里的怨灵,突然骚动起来,正相想要往外跑,南晓皱起眉头,用戴着功德箱的手按住了胸口的位置,功德箱微微发亮,怨灵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