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第130页

    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作者:杨七裳
    第130页
    谢淮眼神上下打量着他,唇角微弯:“你,不就是我的礼物吗?”
    江栩心跳失常了,他咬咬牙:“谢淮,我要跟你重新签订一份协议。”
    谢淮眉眼上挑:“哦?我看看。”
    江栩指尖都是颤抖的,把合同递给谢淮,说道:“我要你一直做我的男朋友,你只可以喜欢我,只可以标记我。”
    谢淮脑子嗡了一声,他重复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江栩拿出准备好的生日礼物,红色绒布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对白金戒指,他目光撇开,耳根通红:“也不知道这个样式你喜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也可以换别的。”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高兴极了。”谢淮接过盒子、指尖颤抖地戴上戒指,眼里的满足感呼之欲出。
    “我喜欢,做梦都想要。”谢淮揉搓着江栩的手指,把一枚戒指戴在他手上:“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江栩,你知道吗?你是上天对我最大的馈赠。”
    谢淮激动地抱住他,吻顺着他的脸颊,下颌,脖颈,一路亲吻,流连忘返,手指在他腰部揉捏,微凉的戒指划过他的皮肤,谢淮哑着嗓子:“我爱你。”
    江栩心颤抖不已,有些慌乱:“我也……”
    谢淮堵住他的嘴:“不要现在说,你说了,我怕我把持不住,想要你。”
    江栩弯着唇:“我也爱你,我要成为一棵树,我们风雨同舟,戒指都送了,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他的眼睛璀璨极了,唇角勾着笑意。
    谢淮把他摔在床上:“我不是告诉你了,不让你说?”
    江栩剔透的桃花眼含情脉脉,他歪着头笑:“我说了,你能怎么样啊?”
    刚刚沐浴过,他全身的热气还未散尽,带着湿气,皮肤白皙中带着粉。
    谢淮慢慢解开他的扣子,露出他白皙的锁骨,曾经惊鸿一瞥的冷白细腰,通通展露在他面前。
    谢淮没再压抑,低头贴上江栩的唇。
    情动以后,信息素好像长了手的触角,又像细长的绸带。
    江栩脑子炸开了花,炫目,晕眩。
    这并不是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谢淮撬开他的牙关,跟他交换了唾液,长指摸着他的喉结。
    江栩全身都想接近谢淮,触感冷硬的,闻起来清幽的,哪儿哪儿都合他的心意。
    渴望,渴求。
    他视线定格在谢淮微润的薄唇,淡淡的,没什么颜色,信息的味道浓郁。江栩想也没想,抬着脖子,将唇送了上去。
    没有技巧,没有缠绵,有的只是舌尖相缠,以及回味无穷的感叹。
    谢淮嗓音低沉:“你是甜的。”
    失去了理智,抛弃了负担,谢淮把江栩紧紧压在身下,看着他簌簌抖动的浅色睫毛,看着他因为刚刚的亲吻而鲜得漂亮的唇瓣。
    谢淮轻声问:“可以吗?”
    “可以。”江栩答:“哥哥,轻点。”
    谢淮眸色沉得可怕。
    江栩被推到床边,脖颈仰着,后脑悬空。
    谢淮不断在他白皙的脖颈,耳廓,落下一个个吻印,江栩轻哼着,没有压抑自己的声音。
    信息素裹挟着清幽干爽的竹香阵阵,把两人紧紧缠在一起。
    ……
    江栩周身瘫软,困倦极了。
    谢淮把玩着江栩的手,转着他手指上的戒指,抚摸着他的脸颊,在他眉心落下一个吻,珍重又疼惜:“你是繁星,你是盛夏,你是我一生挚爱。”
    江栩:“谢淮,我爱你,你是人间理想。”
    谢淮是最好的男朋友,没有之一。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撒花,开心,宝贝儿期待下一次相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