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第127页

    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作者:杨七裳
    第127页
    江栩眨巴下眼睛:“我没事,就几个杂碎,没想到他们这么不要脸用催化剂。”
    他的话没说完,全身一顿痉挛,催化剂已经注射一个多小时了,这些抑制药一点作用也没有,他左手还打着点滴。
    他回手把针拔了,唇角溢出笑容:“抑制剂对我没有用,这些人趁着我昏昏沉沉的又给我打了药。”
    谢淮抱起江栩,用酒精棉把江栩唇角的伤处理干净。
    谢淮毫无预警地,唇落在江栩受伤的嘴角,不徐不缓地轻啄。
    江栩:“!”
    江栩嘴角一痛,感受酥麻、迷醉的触感。
    谢淮在吻他,江栩的热气一下冲到了脑袋顶。
    谢淮并不满足于嘴唇相交,他用唇瓣描绘着江栩的唇形,伸出舌尖轻轻舔着,胸腔里满是爱意跟心疼:“你难受,我帮你。”
    谢淮的手指按压着江栩的后颈,一点点靠近他的腺体,带来冰凉的战栗。
    唇被捻压,腺体被控制,江栩浑身的力气全被抽干了,他嘴唇哆嗦着,鼻子呼吸越来越重,简直要缺氧了。
    谢淮高挺的鼻尖磨蹭着他的皮肤,江栩越来越热。
    谢淮的手有力地抚摸着他的腰,江栩忍不住:“唔……别……你别碰我那里……”
    “哪里?”谢淮声音比以往低沉:“你能说出是哪里不许碰,我可以不碰。你说不出,我就继续。”
    江栩倒抽一口气,仰着脖子,嘴里的声音越来越破碎,肺部呼吸困难,偶尔大喘气吸入的全是谢淮的信息素。
    信息素只会让他越来越热,越来越软。
    谢淮看着他红透的脸,稍微拉开点距离:“你正常呼吸,想憋死在床上?”
    江栩大口喘气,白皙的脚腕卡在床位,皮肤透着薄红,配合发了酵一样的信息素,好像泡在了红酒里。
    谢淮垂着眼睫,唇落在他耳畔,叹息地说:“看你把自己弄得多狼狈,你不用动,我帮你。”
    江栩脑子懵了,烟花仿佛炸裂在他耳边。
    作者有话要说:算这章共有三章完结啦,一向不怎么写番外,顶着锅盖逃走,感谢陪伴哦,期待下一次相遇^_^
    第六十章
    烟花炸了一波又一波,江栩的耳朵被自己紧张的喘息声淹没了。
    好难受,又好舒服。
    一会儿被抛向云端,一会儿又坠入海底。
    “咚咚咚!”有人敲门。
    江栩一个激灵,脸烫到不行,身体热到极致:“谢、淮,等一下,外面有人。”
    “你确定现在停?”谢淮眼眸静得像没有一丝星光的夜,深黑的背后酝酿着惊涛骇浪。
    “可是,外面有人敲、门……啊……”
    “别理。”谢淮从后面咬住他的腺体,动作比以前更重,牙尖划破皮肤,带来可怕的战栗。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受加上被强迫的感觉让江栩下意识想逃,他的腿刚动,动作被谢淮紧紧压住,信息素太多,江栩全身都在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谢淮开始亲吻他,从腺体到脖颈,含住他的喉结,轻轻咬着。
    江栩一点力气也没有,最后对上一双满是深情的眼睛,里面的疯狂几乎没有任何压抑。
    他想要他,是真的。
    眉心温热,谢淮还在亲他。
    *
    江栩迷迷糊糊的,再醒来,他的身体清清爽爽的,被处理干净了。
    他耳朵还有些热,昨天的画面一幕幕,太过刺.激。
    门口传开敲门声,宣歌,顾俊松走进来。
    顾俊松垂着头,张了张嘴:“栩哥。”
    “嗯。”江栩看他有话要说我的模样:“想说什么?”
    “你真得是o啊?”顾俊松眼睛瞪得老大。
    “是啊,怎么?”
    “不合理,你太a了。”顾俊松挠了挠头:“栩哥,你跟谢淮的关系是……”
    宣歌瞥了他一眼:“你问得这么细干什么?”
    江栩眨了下眼睛,认真回答:“我们在谈恋爱。”
    “啊?”顾俊松张大嘴巴。
    宣歌也很高兴,虽然知道谢淮昨晚帮了他,具体俩人的关系,宣歌并不知道:“你们真好上啦?”
    江栩笑笑,有点不好意思:“嗯。”
    顾俊松挎着个脸,不太开心的样子。
    “儿子,你怎么了?”
    顾俊松有点难过地说:“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好养着的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
    江栩:“我是白菜?”
    顾俊松挠挠头:“你这么好,我怕他对你不好。”
    “他对我很好,他挺好的。”说这话的时候江栩不觉得怎么样,说完之后,他面红耳赤的。
    他不觉得自己会很容易投入一份感情,毕竟他的家庭经历让他很难相信人。
    谢淮不一样,谢淮满足了他对一段感情所有的需求。
    关心他,照顾他,相信他,支持他,纵容他。
    顾俊松坐在床边给他削苹果:“宣歌跟我说了你……抑制剂过敏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跟你说,有用吗?”江栩抬眼看他。
    “帮不上忙,但我可以保护你。”顾俊松心疼地看着江栩。
    他以为栩哥无坚不摧,没想到受了这么多苦:“栩哥,你知道吧?如果谢淮对你不好,你永远有我跟宣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