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第124页

    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作者:杨七裳
    第124页
    “八年级的时候。”谢淮声音平淡,那蚀骨的痛苦似乎已经风轻云淡。
    “地点呢?”
    “你家别墅外面。”谢淮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江栩终于绷不住了,冲上前拥抱他:“真的是你,那个人是你!”
    谢淮拍拍他的背:“是我,那个人是我。哎,栩少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于你是过眼云烟,而你于我,则是惊鸿一瞥,再也无法忘怀。”
    “你什么时候开始……”江栩有点问不出口。
    “什么时候喜欢你?”谢淮闻着江栩身上的味道,放松神经去回想:“我一直在关注你,很早就喜欢你了。早在你转来一中之前。一中跟国际学校的每一场篮球赛我在乎都去看了。”
    江栩心跳到了嗓子眼:“你说的是真的?”
    “65比48,你离开国际学校之前打的那场比赛的比分。当天你因为身体不舒服提前下场了。现在想来,你身体应该是出现问题了吧,是不是发热了?”
    江栩心暖到不行:“你为什么不早点认识我?”
    “认识你,我说什么呢?我是一个a,我感激你并仰慕你。我以为你也是a。”
    语言终究是太过苍白无力,谢淮看着天边的月亮,唇角弯了弯:“你不要心疼我,毕竟你来到了我身边,我能喜欢你,看着你,保护你,对我开说就足够了。”他生命中,没能保护了爸爸,现在能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够幸运了。
    “所以,不要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谢淮的手搭在江栩肩膀,认真看他,眼神缱绻:“因为你是特别好的人,值得最好的。所以我才努力成为最好的,只为有一天,能跟你比肩。”
    江栩心泡到了蜜罐里,连嗓子也好像被抹了一层蜜:“我想跟你比肩,成为一棵树。谢淮,我们谈恋爱吧。”
    树?什么树?
    谢淮有点不明白,江栩澄澈剔透地眼睛注视着自己,谢淮心头颤抖,不管怎样,江栩答应他了!
    谢淮心中一阵狂喜。
    江栩仰着头看着他,谢淮有种强烈地想吻他的冲动。
    他抬起手,指腹揉捏江栩的耳垂,一下下的,看着透明白皙的耳朵变红。
    江栩半边脸都快被他揉麻了,身体也一阵阵酥麻。
    在他受不了想要避开的时候,谢淮自动退开:“你等我会儿,我溜进体育馆冲个澡,然后带你去喝点东西。”
    江栩跟着他往体育馆走,体院馆内没什么灯光,他们小心翼翼地拉开门溜进去。
    谢淮有个储物柜,他拉开门拿出衣物和一个白色浴巾。
    江栩留意到这个浴巾边上有个小竹子的图案。
    上次在谢淮家里,江栩用到的浴巾也有这个图案。
    这个图案很熟悉,他在哪里见过呢?江栩坐在更衣室黑色长椅上努力回想。
    谢淮半蹲在他面前:“想什么呢?有不明白的说出来。”
    “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件很小的事,你这种浴巾我好像在哪见过。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不是在你家洗澡那次。”
    生活中时不时会有这种场景出现,似曾相似的,好像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噗!”谢淮没忍住笑了一声:“你终于又想起了一件事。”
    江栩满眼好奇:“你快说。”
    “你刚转学的第一周,是不是有一次在体育馆洗澡了,还在这儿睡着了?”谢淮指了下江栩坐着的长椅。
    的确有一次,他发现自己发热了,意识模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闻到了特别异常好闻的味道。
    醒来的时候他身上盖的正是一条白色浴巾,浴巾角落里的竹子图案他匆匆一瞥。
    “……那晚你也在?还给我盖了浴巾?”江栩脸烧到不行:“那晚还发生了什么?你是那时候发现我是o的?”
    “嗯。”谢淮弯着眉眼:“那晚啊,你扑到我怀里,说我身上的味道好闻,还要抱抱。”
    江栩:“怎么可能?不可能。”
    谢淮笑着走进浴室,走到拐角处回头问了一句:“你热不热,既然你是我的男朋友了,要不要一起洗?”
    “不要!我在家洗过了。”
    “哦。”走廊里留下谢淮的轻笑声。
    谢淮洗澡的速度很快。
    帅哥出浴的画面特别撩人,谢淮换了一套网球服,白色polo加黑色短裤,谢淮的双腿很少露出来,结实矫健线条感十足。
    他的黑发半干,黑眸湿润,运动过后整个身体看上去生机勃勃的。包裹在网球服下的胸膛撑起了衣服,可以想象出他漂亮的肌肉轮廓。
    江栩简直看的口干舌燥,强迫自己别开视线。
    谢淮长眸深黑,并没有因为江栩明显的不好意思而有所收敛,眼神紧紧注视着他,身形停在他面前,问:“你为什么不看我?”
    “刚才看了。”
    “现在怎么不看?”
    “你别老勾引我。”江栩狠狠看他一眼。
    谢淮手指停在自己下颌,好像在认真思考:“我能勾引到你?如果能,你想把我怎么样啊?”
    江栩愣愣地看着他,怎么有人可以这么不知羞地说这种话!
    谢淮的眉远而深,他的眼睛像暗夜的星辰,他的鼻梁挺直,连平时淡色的薄唇因为刚刚沐浴过后,有了一点点颜色。
    江栩舔了舔唇,移不开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