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第121页

    顶a成了我的抚慰剂 作者:杨七裳
    第121页
    江衍闭着眼,靠在墙上,舌尖抵了下脸颊,说起来,在射击馆江栩打他的那次,把他打硬了。
    即使江弘饶了他,他也无法眼睁睁看着江栩恋爱,他指甲扣进墙壁,江栩好到让他不忍心在他面前耍任何伎俩。
    他眼神无比眷恋地看着江栩离开的背影,知道自己没机会再看他。
    第五十七章
    期末考试前夕,付老师走进教室,看了看下面坐着的同学:“学校有规定,我们要定时调换座位,现在开始收拾东西。”
    因为情热,江栩昨晚就没睡好,让他们“叮叮咣咣”这么一折腾,清醒了。
    知道自己喜欢谢淮以后,他反而不太好意思让对方安抚他。总觉得不给承诺地靠近人家,不太妥当。
    昨晚,他又泡冷水澡到半夜。
    顾俊松把他的东西整理了下,“栩哥,你先去后面站着。我帮你搬。”
    江栩睡清醒了:“我自己搬,要换座吗?”他迷迷糊糊搬了以后才发现。
    嗯……他前桌换人了。
    男生背部挺拔,黑色碎发发质硬挺,气息清爽干净。
    谢淮回头看他,对他挑挑眉:“哦,新后桌。”
    哦什么哦?
    就这样,他跟谢淮成了前后桌关系。
    江栩从来没有这么仔细观察过谢淮,他的每天都很忙碌。他担任着学生会长的职务,时不时有学生会的人来找他,他也要策划一些活动。
    他担任数学课代表跟班里的班长,付老师大小事情也要找他。
    他要收数学作业,一旦闲下来还要给同学讲题。
    谢淮性格冷淡疏离,但是,凡是来问题的同学,他不会拒绝。
    班级的文艺委员,拿着好几道题站在谢淮旁边,数学,物理,化学,科科都要问,她攒了多久的题目?
    文艺委员扎了个高马尾,她画着淡妆,长得也挺好。
    她站在谢淮边上,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每次谢淮给她讲完一道题,她笑得跟朵花似的。
    江栩看看手机,半个小时了,两人还讲题呢,真够能讲的。
    江栩喝了两口水。
    谢淮写了一个解题步骤,张宁馨凑过去看,她的头发丝快碰到谢淮的肩膀了。
    江栩“咕咚咕咚!”喝了三口水。
    谢淮似乎也察觉到了两人的距离有些近,他看看张宁馨:“你把剩下的题整理出来,放到我桌面上就行,我找时间给你写出答案。”
    虽然没明确拒绝,但他意思很明显了,不可能让她无限度地占用时间。
    张宁馨脸发红:“不好意思啊,班长,耽误你学习的时间了。”
    谢淮微微点头,连客套话也省了,直接拿出自己卷子继续做。
    张宁馨:“班长,还有一件事,付老师让我跟你商量一下。周五晚上校庆晚会,我们班需要出五个节目。你能不能参加。”
    “没兴趣。”谢淮没抬头。
    “班长,你可能不记得了,你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在一个钢琴老师那里上过课,你能不能演奏一曲?”
    谢淮眉心拧了拧,直接拒绝:“不能。”
    “我记得您父亲也是钢琴老师……”
    楚辞听到了张宁馨的话,面色大变,赶紧跟他说:“张宁馨,你先回去吧,出节目的时候以后再说。谢淮竞赛那么忙,还要做学生会的工作,关于校庆晚会的事,你跟我说就行。”
    楚辞不安地看了一眼谢淮,果然,谢淮冷着脸,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江栩看着谢淮的背影出神,他用笔帽怼了下他的后背,谢淮身体后倾,偏着头,嘴角扯着:“怎么了?”
    “我想出去走走,一起吗?”
    “嗯。”谢淮站起身,脸色有些冷,眼眸带着不多见凉意。
    江栩从班级后面抱上篮球,跟谢淮两人往篮球场走。
    太阳躲到地平线后面,他们一起逃掉了晚自习,江栩看着篮筐,对谢淮笑:“我们来比赛?”
    谢淮身上的冷感没有退:“玩可以,赢什么的?”
    “答应对方一个小条件。”
    谢淮眯了下黑眸:“如果我赢了,你做我男朋友?”
    “啊?”江栩喉结上下攒动,这两天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想开口还不好意思。
    见他支支吾吾,有些害羞,谢淮:“开玩笑的,如果我赢了,你让我抱一抱。”
    江栩处于情热期,打球无法全力以赴。
    傍晚十分,天空蒙蒙黑,江栩把球放在篮板下,篮球场没有人。
    江栩拽着谢淮的手腕,把人拉到篮球架的阴暗处,那里是个死角,即使从远处也看不到。
    愿赌服输,江栩:“淮哥,来吧,抱一会儿。”
    他跌入一个坚硬的胸膛,谢淮的呼吸加重,他的气息喷在江栩的耳廓。
    谢淮的声音微哑:“你知道我对你是什么心思,你还愿意让我抱着?”
    江栩耳朵发痒,心脏加速:“我喜欢你抱我。”
    谢淮捉住他的手腕,把他按在篮球架上,篮球框颤动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想咬你腺体,想标记你,想跟你有更亲密的接触,你怕吗?”
    江栩眼睫颤了颤,后背磨着冰凉的篮球架:“你别说了。”
    “好。”谢淮的手有力地掐住他的下颌,抬起他白皙的脸跟自己对视,冰凉的唇落在江栩的唇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