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走了哥哥的男朋友

分卷阅读23

    可有医生三两下上来将他死死按在床上,他看清医生手上的鼻导管,这才望向顾沉,轻飘飘道,“你也就这点手段了。”

    顾沉没气力和林余计较,林余状态已然濒临末点,他压抑下心里的怒气,席卷而来的是深深的无力感,他凝视着林余,看他凹陷下去的眼窝和苍白的嘴唇,沉默不语。

    喂食的过程很是艰难。

    林余挣扎得厉害,但几日不进食消耗了他的体力,还是被硬生生的**鼻导管,液体从鼻子滑倒喉咙,迫使他不得不吞咽下去。

    与此同时,他又开始干呕,脸色狰狞,双眼大睁,连眼球都要凸出来似的。

    林余的四肢不断扑腾,顾沉狠了狠心,“吐出来就再灌。”

    连着灌三次,林余连动都动不了,下巴和脖子全是他吐出来的秽物,脏兮兮地,毫无尊严地躺着有气无力地喘息。

    顾沉把医生打发出去,拧了湿毛巾亲手为林余擦拭,他没有一丝嫌弃,动作很轻柔,仿佛是最贴心的情人。

    林余掀了掀眼皮子,忽然噗嗤一声略显神经质地笑出来。

    他这样子,倒真有几分疯子的模样,顾沉眼神晦暗不明,继续手中的动作。

    “顾沉,”林余声音沙哑得如同石子磨砺过般,他眼里闪着细碎的光,直视着顾沉,“我知道你在怕什么。”

    顾沉五指蜷了蜷,“什么?”

    林余偏过脑袋,心情骤然愉悦起来,“不告诉你。”

    他知道的,顾沉不怕死,可是顾沉怕他死。

    像是拿捏到了顾沉的软肋,林余连呼吸都急促了些。

    顾沉受不了地攥住他的手腕,却被凸出来的骨头咯了一下,他像是只穷途末路的兽,喘着粗气,“林哥……”

    他只是一声呵斥后,声音又疲软了下来,再喊了声林哥。

    林余并不应答,闭着眼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顾沉默默然地注视他很久,等收拾好他身上的污秽,再慢慢地起身往外走,他的脚步有点晃,背影看着好像随时会倒地一样。

    可等出了病房,又是那个打不倒的顾沉,吩咐医生照料好林余。

    因着灌食,林余学会了催吐。

    东西一吃进去,医生一走,他就拿食指使劲的扣自己的喉咙,将胃里的流食都给吐出来,有时候甚至伴随着血丝,但他不甚在意,反而冷眼看着护士手忙脚乱地按铃。

    诚如林余所说,要生不容易,要死有千千万万种办法,他只不过是在实践这句话而已。

    他已然快油尽灯枯,顾沉所做的不过是徒劳在延长他本就不长的寿命。

    林余开始分辨不出日与夜,不知道第几天,他见到了久违的男人,他的父亲林伟。

    林伟娶了妻后生了个女孩儿,顾沉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做生意,许久不见,早就不是当日那个畏畏缩缩的司机,竟也有几分老板的姿态。

    算起来,从顾沉强迫他那天起,林余就再没有见过林伟了。

    但林余知道,顾沉那些勾当,林伟是心知肚明的,只不过不想为了他一个人得罪顾沉,继而连累他的新家庭。

    林余从前是不恨林伟的,但在病房里见到男人,压抑的委屈和怒意突然汹涌地爆发了。

    他没有忘记高考成绩放榜那年,林伟高兴得满面红光,他私以为,林伟对他也是有爱的,可一个父亲,怎么能来劝自己的儿子委身他人呢?

    他看着林伟身后如雕塑一般站着的顾沉,再看看林伟为难却还是好言相劝的脸色,终究是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没能笑很久,实在是没力气,但有句话必须带给林伟。

    “爸,”林余微微笑了笑,“妈妈还在的话,一定会恨你的。”

    他深知林伟对亡妻的感情,果然,男人脸色啥的白了,怔在原地许久,拉下老脸转向顾沉,哀求顾沉放林余一条生路。

    顾沉原是打算让林伟劝说顾沉,如意算盘打空,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他让人把老泪纵横的林伟赶出去,居高临下地,甚至是有些不解地望着林余,“你连父亲都不要了吗?”

    顾沉记得,林余心里是在乎林伟的。

    林余努力地扯了扯唇角,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但还是忍不住地流下泪,他悲悯地望着顾沉,摇了摇头,又哭又笑,他是真觉得顾沉太可怜了。

    不知亲情,不知爱情,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林余笑够了也哭够了,才合上眼,有气无力地回,“顾沉,你活得好可怜。”

    他不知道顾沉听了这句话是什么神情,只是听见许久后,病房门大力被关上,而病房里独留他一人。

    ※※※※※※※※※※※※※※※※※※※※

    明晚八点完结哦。

    会把剩下的都发在一章里,不知道多少字,应该不短。

    第29章

    一个没有了求生意志的人,哪怕用尽手段,都不能再将他留在人间。

    最近林余时常在思考人死后会去哪里?

    他从前在一本书见到,听说人死后肉身腐烂,灵魂却永存,在世界上飘飘荡荡,寄托于大地万物。

    他会变成什么呢?或许是路边的一朵小花,或许是一缕微弱的清风,或许是栖息在枝丫上的一只麻雀,但不要再是人了。

    人活着,尽管能看世间万物,却也要承受太多的苦难。

    他这辈子活够了,幸福过也痛苦过,下辈子可以随便是什么东西,不必再做一个人。

    顾沉这两天时常在他身边坐着,他有点儿看不清顾沉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他很悲伤,顾沉是不是也知道他要死了,所以在难过呢?

    可是他知道自己一时半会死不了,现在医学发达,即使不进食,顾沉也可以让他苟延残喘毫无尊严地活着,他完全相信顾沉的狠心,哪怕只留他一具驱壳,顾沉也会想尽办法地留着他。

    可是他等不下去了,好痛苦,想早点解脱。

    林余甚至开始习惯被灌食,顾沉学聪明了,灌完东西后,一直如尊大佛一样坐在病房里,等过两个小时,他只能吐出一点点酸水。

    林余其实还有个心愿,他想知道顾衡怎么样了。

    是不是有积极地配合医生治疗,陈尧对他好不好?

    顾沉正在病房里办公,寻常林余只把他当做透明人,这时却喊他的名字。

    顾沉甚至是带点欣喜若狂地回应林余,立刻抛下手头的工作走到他身边,脸上期待的神色太耀眼。

    尽管林余知道他的话顾沉一定不爱听,但还是很费力地一字一字道,“我想看看顾衡。”

    果然,顾沉的脸瞬间灰败下来,忍着极大的怒气转身就想走。

    “你让我看看他的近况,我跟你回家。”林余很虚弱,声音也很小,但这句话如同一道治鬼灵符,让顾沉的脚步再也迈不出去。

    林余知道顾沉一定心动了,他虽然身体被顾沉囚禁着,但与此同时,顾沉的灵魂也被他拿捏在手里。

    只要他稍作妥协,顾沉就会答应他所有要求。

    顾沉是爱惨了林余的。

    他继续加大筹码,“我会好好吃饭,让自己好起来,跟你回家,好吗?”

    顾沉挺直的背微微耷拉了下去,他回过身,像是打了败仗的将军,脸上的表情很是苦涩,但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个好字来。

    林余得到承诺,当晚不必再被灌食,尽管他现在身体已经排斥进食,但好歹是勉强塞进去了些。

    顾沉亲眼见着他喝了小半碗粥,这些时日从没有落下的眉头终于微微松懈。

    但顾沉并没有就这样简单的把顾衡的信息告诉林余。

    林余只好更听话一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努力的进食,努力的让顾沉满意,他想看看顾衡的照片,林余清楚,顾沉是有那个手段的。

    整整半月,林余都出奇地配合,他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执行着顾沉的所有命令。

    在药物和林余自我意识的控制下,他看起来倒真的好了许多。

    林余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顾衡,哪怕只是几张冰冰冷的照片。

    顾沉正端着碗喂他,这几天林余的表现让顾沉有种两人之间的关系正在慢慢好转的错觉,他甚至异想天开第以为林余能好起来。

    他再不会威胁林余,只要林余变成从前的样子。

    “林哥,再喝一口吧。”顾沉的脾气收敛了很多,说话都轻声细语怕惊扰了林余。

    林余脸色还是难看,但眼里不再浑浊得没有一丝色彩,闻言皱了皱眉,“我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