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走了哥哥的男朋友

分卷阅读19

    昏暗的房间,两个人依偎在床上,亲密无间,就好像千千万万恩爱的情侣,但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绑在小尾指的红绳是顾沉强加给林余的枷锁。

    都说强求不得,顾沉偏偏走上了这条路。

    把两人都折腾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他听见林余均匀的呼吸声,冰冷的神情一点点软化,在黑暗里注视着林余熟睡的脸,心里如同有温水流淌而过,让他躁动不安的心逐渐平复下来。

    顾沉在林余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很轻柔,林余毫无察觉。

    林哥,永远待在我身边吧。

    顾衡醒了之后时常联系不到林余,他躺了两年,身体退化了但脑袋却还是清醒的,一再要求要见林余。

    林余其实是怕见到顾衡的。

    他怕自己会不顾一切的把所有事情和盘托出,怕病房里无孔不入的摄像头,更怕顾沉突然的发疯伤害顾衡。

    但为了消除顾衡的疑心,他还是央求顾沉让他去了医院。

    顾沉近来很忙,他接手顾家后,手底下的人并不服他,这两年被他的铁血手腕征服得七七八八,但私下还是有小动作不断。

    顾衡醒来的消息传出去,内部更是人心躁动,顾沉不能在这时候有一点点的马虎。

    因此车子在医院门前停下,顾沉并不进去。

    只是伸手整理林余的衣服,像哄宠物一般摸摸林余的脑袋,语气波澜不惊,“我给你一个小时,待会有人接你回家。”

    林余没有反驳,低垂着眼。

    顾沉亲了他一会儿,终于肯放人。

    现下是午后,天气很好,天边挂着大太阳,暖烘烘的,照得人有些慵懒。

    林余推开病房门的时候,正见顾衡看着窗外,窗帘没有拉,外头的暖阳晒进来,将顾衡裹上一层淡淡光辉,柔软而安静。

    他有点受不了地用力闭了闭眼,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走过去,喊顾衡的名字。

    顾沉慢慢转过头来看他,一双眼不复当年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死水微澜,林余的心脏被狠狠抓了下。

    “你两天没来看我。”

    林余强行镇定,“公司很忙。”

    他掀开顾衡的被子,替顾衡按摩腿部,顾衡的腿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是吗?”顾衡轻声道,望向林余的手,修长如葱的指一下一下用力着,他却毫无知觉,不由露出个苦笑,“你说我还能好起来吗?”

    林余动作一顿,深吸口气,“可以的,一定可以。”

    他说着,鼻头有些酸涩,不敢去看顾衡的眼睛。

    半晌,顾衡很肯定地说,“林余,你有事在瞒着我。”

    林余呼吸一窒,扯着唇角,“我真是太忙了才没过来,你生我的气了吗?”

    顾衡深深望着他。

    林余强迫自己不挪开目光,顾衡摇摇头,“我虽然昏迷两年,这两年你发生了什么我都不清楚,但你别忘了,我们认识了二十七年,你骗不了我。”

    林余手指都在抖,他想说话,却只发出难听的单音,“我……”

    “没关系的,林余,”顾衡又把视线转到窗外去了,“你如果有了其他爱人,你可以坦白告诉我,我不会怪你。”

    林余脑袋狠狠一抽,几乎是脱口而出,“不是。”

    他受不了地狠狠攥紧了拳头,掐得自己十指苍白。

    林余有点哽咽,“顾衡,我……”

    我的爱人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但猛然想起病房里的监视器,所有的言语便化作血水往肚子里咽。

    他有一瞬间想说出来吧,全部都说出来吧,顾沉能拿他怎么办呢,他所有的招式都领略了,他还怕什么?

    可是他怕的,他不怕自己受折辱,却怕折碎顾衡骄傲的翅膀。

    他的沉默让顾衡身子都微微发抖,顾衡喉头滚动,“我有点累了,想睡觉,你忙的话就先回去吧,不用陪我。”

    即使到了现在,他还是体贴林余。

    林余心神俱碎,他盯着顾衡紧闭的眼,拼命压抑着悲痛情绪,整个人如同在火里走了一遭,五脏六腑都烧烬了。

    他动作僵硬地替顾衡拉好被子,行尸走肉地走出病房,外头站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是顾沉派来监视他的。

    他无论飞多远,顾沉都有办法让他回来。

    林余双目通红地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青年佝偻着身子,瘦得可怜。

    是顾沉把记忆中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这副模样。

    恨意滔天翻滚,林余咬牙切齿,“我要见顾沉。”

    男人说话一板一眼,“老板让我送您回家。”

    “我再说一遍,我要见顾沉。”

    男人冷冷看他,将林余的手机交出来。

    林余给顾沉打电话,“我要见你。”

    顾沉正在公司,闻言微微皱眉,“在家乖乖等我。”

    “我现在就想见你。”林余低吼。

    他怕被顾衡听见,走出一段距离,肩膀耷拉下来,他现在毫无人权,就连要见顾沉一面都要反复强调。

    说难听点,养条狗都比他过得好。

    顾沉听见林余异样的语气,终是道,“让司机带你过来。”

    林余狠狠看了黑衣男人一眼,男人仿佛没有接收到,表情纹丝不动,得到老板的指令,毕恭毕敬地送林余去公司。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林余把脑袋靠在车垫上,太阳穴疼得厉害,好像有拳击手在他脑袋里比赛,把他的脑浆都搅烂。

    他要央求顾沉,送顾衡去最权威的医院做复健,无论用什么办法。

    即使顾衡无法再在顾家立足,也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活着。

    他要见到顾衡再站起来,见到那个骄傲的青年。

    林余紧紧咬住了牙,做好一切可能面对的可能性,如壮士赴死般踏进了顾沉的办公室。

    第24章

    推开办公室的门,顾沉正在处理文件,里头还有顾沉的特助,林余见过几回,特助和他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便自发地出去。

    顾沉眉心隐含疲倦,想来顾衡醒过来的事情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不仅夺了权,连哥哥的男朋友都要占为己有,他不烦心谁烦心。

    “有空吗?”林余率先打破沉默。

    他直直地站在办公桌前,如同一颗青松,怎么催折都不会弯腰。

    顾沉沉默地看了他两秒,没有出言讽刺,只是道,“看过顾衡了?”

    林余不喜欢在顾沉口中听见顾衡的名字,简直是玷污了顾衡,他微微蹙眉,“是,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直到现在,他看清局势,已经明白自己没有和顾沉商量的余地,用了交易这样冷冰冰的字眼。

    顾沉不悦地沉了嘴角,不置可否。

    林余垂在身侧的手无力的垂了垂,压抑着内心的痛苦,一字一句道,“送顾衡治疗双腿,我答应你,心甘情愿地跟着你。”

    他知道今天这话说出来,一辈子都会绑在顾沉身边,但他和顾沉交易的唯一资本只有自己。

    顾沉好像听见了什么笑话,轻轻地嗤笑一声,“我即使扣着顾衡,你也是得……”

    “不会,”林余果断地打断他的话,一双眼里迸发出惊人的光芒来,“顾沉,我和顾衡已经不可能了,你不答应,我大不了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我会告诉顾衡所有的事情。”

    “跟他说顾伯伯中风是你做的,他车祸也是你指使的,就连我,也是被你逼迫的。你猜猜他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不顾一切地把你从现在的位置扯下来,顾氏有多少顾衡的支持者,你比我清楚多得多。”

    顾沉脸色阴沉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