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走了哥哥的男朋友

分卷阅读18

    林余是惊醒的。

    他的梦太清晰,好似又回到了和顾衡在一起那段日子,为了未来努力着,尽管前路有许多未知数,但依旧能见到光亮。

    可忽然有乌云密布将所有的光芒都遮盖起来。

    有绳索从他身后紧紧将他拴住,任凭他怎么挣扎都只能被束缚在原地,而牵着绳索的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抬头往上看,便见到昏暗处俊美的脸。

    顾沉带着笑容,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着,眼神里一片寒意,毛骨悚然。

    他想叫想逃跑,却又落入顾沉的圈套,叫他呼救不得逃跑不能,只能被结实的臂膀用力地拥紧。

    肺腑的空气因为这令人窒息的拥抱而逐渐流逝,林余张大了嘴喘息,猛地一挣,彻底从梦魇里醒来。

    寒冷的冬天,他吓出一声汗。

    房间空荡荡的并没有人,他呆滞在在床上躺了很久,才渐渐找回自己的思绪。

    他知道的,尽管顾沉不在他身边,但这间屋子多的是监控他的摄像头,就如同顾沉所说,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尽数掌握在顾沉手里。

    他是笼中雀,是网里鱼,是顾沉的掌中之物。

    全身都因为汗而黏糊糊的,热水从头浇下来终于缓解了他过分紧张的情绪。

    两年前,顾衡车祸后,造成大面积软组织受伤,加上脑部收到重创,再也没有醒来过。

    也是这时,顾沉逼迫中风的顾博签下公司转让书,将陈梦松进精神病医院,他做得决绝,毫不留情面。

    但顾博欠他,陈梦欠他,唯独顾衡是无辜的,只不过因为他扭曲的爱意,就要叫顾衡买单。

    林余不是没有尝试过检举顾沉,但他不过一个普通人,无权无势,几次之后顾沉丝毫不损,反倒是更加折辱他,他终于看清,蝼蚁难以撼动大树。

    顾沉放任他所有的小动作,让他尝遍了走投无路的滋味后,只能乖乖地回到顾沉身边,求顾沉留下顾衡一条命。

    他的哀求,他的眼泪都是顾沉发作的催化剂。

    顾沉不顾他的意愿,一遍遍掠夺他的身体,鞭挞他的精神,叫他屈服妥协,直到拔去他身上所有的刺,变成如今百依百顺的模样。

    他的软肋是顾衡,顾沉很清楚。

    他要顾衡活下来,就要永永远远留在顾沉身边,这是一笔毫无公平可言的交易,但他甚至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他曾忤逆顾沉,当晚顾沉将他带到顾衡病房,让他亲眼看着呼吸器被拔掉,看顾衡一点点苍白的脸色。

    他被压制着,怒骂控诉,却在顾衡流逝的生命里终于服软,攥紧顾沉的裤脚,主动认错,哀求顾沉唤来医生挽救顾衡。

    可他何错之有,他当年大可做个冷情之人对顾沉的苦视而不见,偏偏同情心泛滥,沦落到如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里。

    两年的相处,顾沉早不是他印象里的清瘦少年。

    他甚至不能在顾沉身上见到一丁半点那日沙发上蜷缩着怯生生的孩子的影子。

    林余承认,他怕惨了顾沉。

    顾沉疯起来,叫人胆战心惊。

    他囚禁林余,二十四小时监视他的生活,把他当做自己的所有物,藏得严严实实,别人看一眼都不能。

    与此同时,顾沉又发了疯一般的嫉妒顾衡。

    他要林余的人,也要林余的心。

    林余忘不了那个晚上。

    顾沉同意他到医院看望顾衡,也许他是流露出对顾衡的在意惹恼了顾沉,回去路上顾沉冷着点一言不发,他尚未察觉到危险,等回到别墅才知道大祸临头。

    他刚洗完澡出来,就见房间里放了投影仪,以为只是顾沉兴起想看电影,就沉默地坐到床上去。

    林余无意识抗拒跟顾沉交流,两人待在一块,不是做、爱就是死一般的沉寂,林余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等了一会儿,白墙上投射出光影,林余起先并不在意,渐渐地听见奇怪的声响,才猛然抬起头——白墙上投射的,分明是他之前的房间。

    而播放的内容叫林余难以再看一眼。

    竟是他和顾衡上床时的视频,连带着声音也一同录入。

    林余眼里迸发恨意,羞恼万分地瞪向顾沉,而接收目光的人却气定神闲地迎了他的怒气,甚至还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模样,“林哥,不好好欣赏吗,这可是你最爱的哥哥。”

    林余只觉浑身血液逆流,想要去关掉投影仪,却被顾沉抢先一步紧紧圈在了怀里,他低吼,“你疯了,关掉,关掉。”

    顾沉双手横在他胸前,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腾出一手扳住林余的下巴,强迫他看向墙上光影,阴森森地在他耳边吐气,“这就受不了了,这些录像,我可是时不时就会见到,你和哥哥感情很好。”

    房间里渐渐响起暧昧的呻、吟声,林余脸色煞白地看着播放的录像,两具纠缠着的肉体密不可分,****。

    他不知道顾沉何苦折辱他至此,声音都在抖,“算我求你,关掉。”

    顾沉却没有半点怜惜,这些年,他眼睁睁看着林余投入顾衡的怀抱,心态早已经扭曲,若不是现在林余好端端在他面前,他恐怕会做出更加疯癫的事情来。

    “林哥,”顾沉把脑袋架在林余肩膀上,眼神发红地看着录像,抱着林余的力度越来越大,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血,他喃喃,“我想操、你。”

    当着这些影像,让林余认清他的处境。

    林余剧烈一动,奋力的反抗起来,不绝于耳的撞击声和呻吟让他忍无可忍,顾沉的话更让他濒临崩溃,他歇斯底里地叫着,“顾沉,你这个疯子,放开,我让你放开。”

    却被顾沉掀到了床上压得严严实实。

    林余早已经因为屈辱泪流满面,因挣扎而满脸通红,看起来有种脆弱的美感。

    让人想摧毁,让人想占有。

    顾沉是什么时候产生想要凌辱林余的想法呢,大抵是他也明白即使他做得再多,林余永远也不可能爱上他那一刻开始,他就享受着林余恨毒了他却又不得只注视他的眼神。

    林余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顾沉比谁都清楚,他也并不奢求林余原谅,只要把这具温热的驱壳留在身边,他就感到很满足。

    他是这么病态而疯狂的一个人,全然不为自己道德败坏而感到愧疚。

    顾衡确实无辜,但他不后悔自己做的。

    只要有顾衡在的一天,林余就不可能是他的。

    他要得到林余,就得摧毁顾衡。

    同时也摧毁林余。

    林余的反抗很剧烈,他用力地捏住他的脖子,叫他如同解剖台上的小动物因窒息而渐渐平静下来,继而吻他冰冰凉的唇,含糊地诱哄他威胁他,“你可以不听话,但你知道后果是由谁来承当。”

    林余扑腾的身体终于安定下来,泪眼婆娑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绝望地呜咽着哭泣。

    他的软肋拿捏在顾沉手里,顾沉轻飘飘一句就能得到他的妥协。

    顾沉很不满,他厌恶林余为了顾衡而依顺,却又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何其可笑。

    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林余的身体。

    房间里顿时响起两道不同的声音,交杂在一起,**不堪。

    林余哭得很厉害,眼泪跟断不了似的。

    哭到最后昏了过去。

    顾沉茫然地把他抱在怀里,像抱着易碎品,动作轻柔而珍惜。

    他圈养了不属于他的林余,生怕一个眨眼怀里的人就消失不见。

    一声声痴迷而癫狂的林哥附在林余的耳边。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林余睁开眼,从不堪的回忆里拉扯从来。

    顾沉穿过水雾不请自来,喊他的名字,将他按在冰冷的浴室墙面。

    林余疲惫地闭上眼,他早就不会哭了。

    ※※※※※※※※※※※※※※※※※※※※

    要不我还是再提醒一下吧,这篇文真的没什么三观,看到这里如果有接受不了的,还是及时止损吧~

    第23章

    林余昏昏沉沉被顾沉抱到床上的时候,也许是实在太疲倦了,顾沉把他搂进怀里的时候他没有挣扎,甚至很温顺的把脑袋埋在顾沉的胸口,不一会儿就睡去。

    他这几天精神高度紧绷,脖子上好像架了一把刀,不知道何时刀落血溅全身。

    顾沉的性格阴冷,但怀抱却很温暖,他渐渐就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