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走了哥哥的男朋友

分卷阅读17

    顾沉答得很快,“我比较想见你。”

    若是当年那个纤瘦的少年跟他说这句话,林余定并会多想,但他们都不再是小孩儿,这句话说出来莫名有种暧昧感。

    但愿是他的错觉。

    顾沉是在林家歇下的,林余禁不住他再三央求,让他上了自己的床,给他找了条凉被盖上,两人规规矩矩地睡觉。

    在这张床上,林余和顾衡翻云覆雨多次,顾沉躺在其中,慢慢地勾了勾唇。

    他什么都知道,林余却以为瞒得很好。

    总有一天,他要当着林余的面播放录像,品味林余震惊惨白的脸。

    离那天并不远了。

    顾沉没继续留美读硕,进了顾氏工作,和顾衡林余成为了同事,但不时常碰到面,林余下班后也多是个顾衡待在一起,偶尔见了顾沉打个招呼吃个饭,仅此而已。

    顾沉如今已经不是以前的莽撞少年,不会不请自来,林余和顾衡得以松口气。

    但他们不知道的事,林家的每个角落在顾沉眼里都一清二楚,林余的一举一动都掌控在顾沉的手中。

    次年,顾博突然在董事大会上晕倒,他有固定的家庭医生,查过之后只是劳累过度,并没有大碍,只是需要疗养。

    因此每日都吃起了药,顾沉是不理会这些的,他和顾博本就没有多少情分,更别说表现出关心。

    这些年顾博和陈梦早就是名义上的夫妻,两人为了家族利益没有离婚,陈梦不能折腾顾沉后,把气都撒在了顾博身上,顾博烦得基本是不着家。

    他在外又找了个小情人,年纪比顾沉还有小上两岁,疼得不行,在外买了个房子,玩起了金屋藏娇的戏码。

    顾衡为此也极少回家,是公司林家两边跑,俨然成为了半个林家人。

    林伟年纪不大,常年在外奔波,认识了个离婚的女人,支支吾吾跟林余说要再婚。

    父亲能有个伴,林余是很高兴的,给他们选好婚房,地段不错,林余给了首付,这些年林伟也有些存蓄,便买了下来。

    婚礼是林余操办的,简单的宴请宾客,并不奢华,婚礼过后,林伟就和伴搬出去过二人世界了。

    顾衡出入林家更为方便,几乎是和林余同居了。

    陈梦为此闹他着家,但到底儿子长大了管不得,闹了几次也就无可奈何由着他去了。

    原以为日子会这样平淡的过下去,但变故打得人措手不及。

    顾博毫无预兆中风入院,连话都说不全,将近是瘫痪。

    顾衡忙得不可开交,林余见他整日愁眉不展也帮不上什么忙,天空好似蒙上大片大片的愁云,再也无法拨开。

    接到顾衡出车祸时,林余正在家处理公务。

    而半小时前,他才和顾衡通过电话。

    噩耗突如其来,好似大山轰然倒地,砸得他五脏六腑都碎裂开。

    林余感觉自己穿衣服的时候全是都在抖,十二月的天,冷得可怕,他十指僵硬,好不容易才把毛衣套上。

    忽然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他没理会,匆匆忙忙抽了件大衣就往外赶。

    他得去见顾衡,顾衡需要他。

    却在见到客厅上的身影止住了脚步。

    顾沉笔直地站在那儿,他没有心思思考他为什么来,为什么有钥匙,牙齿都在打颤,“你哥出事了,跟我去医院。”

    擦过顾沉肩膀时,左臂猛然被抓住,他皱眉想要甩开,顾沉的音色如同窗外飞雪冷进骨子里,“不准去。”

    林余以为自己听错,“什么。”

    “林哥,你得待在这里。”

    林余不知道他玩什么把戏,满心都想着顾衡,提高音调,“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他说着,不耐烦地甩开顾沉的手转身离去,走出两步,一只手从背后横来,他甚至没时间做反应,鼻口就被白色方巾捂住了。

    他猝不及防吸入一口,眼瞳猝然瞪大,不明白为什么顾沉要做出这种举动,手脚并用挣扎起来,但越挣扎,吸入的气体就越多,直到四肢绵软不受控制地往地下栽。

    顾沉抱着他的腰,让他得以站住,他听见耳边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你还想去哪里?”

    像是有一条蛇盘旋在他身上,林余脑袋不太清醒,但身体本能告诉他,他现在很危险。

    他想逃跑,却连话都说不全,“你,你……”

    顾沉没理会他,直接将他拖到卧室扔到了床上,真的是扔,林余脑袋一晃,难以思考了。

    他视线朦胧,看见顾沉在脱他的衣服。

    张了张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这不是他认识的顾沉。

    直到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林余才终于意识到事态已经不是由他掌控。

    顾沉变得好陌生,就好似换了一个人,抚摸着他的脸,如同情人呢喃,“林哥一定很费解,想要我告诉你吗?”

    林余浑身都在发抖。

    “两年前,我就买通了父亲的家庭医生,他会中风不是偶然,是药物日渐渗透所致,”顾沉见到林余不断收缩的双瞳,“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想问我哥的事情?”

    林余不敢深想,他还在祈祷这只是一个噩梦。

    “是我,”顾沉靠近他,舔舐他的脸颊,轻轻笑了,“你没猜错,是我安排的。”

    林余用力地想要握紧五指,他眼睛迸发出怒意来,竟是痛心又是疑惑。

    顾沉讨厌他这种眼神,抓住他的头发与他对视,整个人翻身压制住林余,慢条斯理道,“你觉得奇怪对吗,这其实很好解释,我要顾家,也要你,花些心思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很值得。”

    林余无力地想偏过头,顾沉太陌生了,他从来没有在顾沉脸上见到这种神情,癫狂而神经质,但他的头发还在顾沉手里,动弹不得分毫。

    一句句更加难以置信的话从顾沉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千千万万根针扎在林余心里。

    “林哥,我喜欢你。”

    “我在你家安了摄像头,这些年你做了什么我都清楚。”

    “你和哥哥谈恋爱,和哥哥上床,跟哥哥撒娇,跟哥哥索吻,我全部知道。”

    “林哥,能不能也对我这样呢?”

    “我喜欢你,喜欢得要疯掉,不惜伪装这么多年才得到你,我好辛苦。”

    “我爱你,林哥。”

    林余闭上了眼,想要屏蔽这些锥心刺骨的话。

    就因为爱,便要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吗,他不能理解顾沉的爱。

    爱应该是两情相悦,是你情我愿,是年少时怦然心动,是长大后相濡以沫。

    顾沉根本就不懂爱。

    林余咬得牙都要碎了,才发出模糊的音色,“畜生……”

    这些年顾衡从来都没有加害过他,他怎么忍心对顾衡出手。

    若知道他的接近会养出这么一条小白眼狼,他即使看着顾沉沉沦,也要袖手旁观。

    顾沉无所谓一笑,缓缓而坚定地分开了林余的腿,堵住他的唇,含糊道,“我不在乎林哥怎么看我,我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就够了。”

    关于那夜,林余不敢再去回想。

    顾沉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他被逼得崩溃大哭。

    太狼狈也太难堪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不能理解,也永远不会试图理解。

    顾是一头嗜血的猛兽,把他连皮带骨地啃食得干干净净,到头来,还要情人细语在他耳边呢喃,“林哥,我爱你。”

    如同一句魔咒,他永生永世逃不开。

    ※※※※※※※※※※※※※※※※※※※※

    终于结束回忆了~

    第2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