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走了哥哥的男朋友

分卷阅读1

    《我抢走了哥哥的男朋友》

    作者:三道

    文案:

    文笔烂情节烂。be来着。可能会隔应。

    顾衡出车祸的那天,林余成了顾沉的人。

    “我讨厌你对哥哥笑。”

    CP:顾沉 X 林余

    黑化 / 强制 / 无三观/be

    排:受和副牌攻有过一断,上过床的那种。

    第1章

    凌晨两点,窗外打起了瓢泼大雨,轰隆隆的雷声像是要把天地劈开一般,一个响雷砸下来,林余霍然从梦中惊醒。

    他胸口剧烈起伏着,右眉头跳个不停,额头上全是冷汗,房间的空调打得很低,他手脚都是冰的。

    勉强恢复神绪,手机却夺命般的响了起来。

    他伸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只见得屏幕上印着王院长三个字,心里一紧,还未来得及接听,房门骤然被打开,走廊的夜灯照进来,幽黄的灯光打在门口颀长的身姿上,犹如鬼魅。

    冷汗从林余的额头低落,他惊魂未定的望向房门,门口站着的青年面色铁青,气息有些紊乱,因着五官微微扭曲,使得他原本漂亮的脸莫名可怖。

    手机铃声不断响着,雷声都盖不住。

    林余没心思去揣测门口之人的心思,按下接听键,王院长惊喜的声音在夜里像是远方传来,“林先生,顾衡先生醒了。”

    林余手一抖,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差点拿不住轻巧的手机,他喉咙口像是被封印住,几秒都发不出一个字来。

    等他终于能说话,青年已经三两步上前夺走他的手机,雷声砰的一声炸开,白光照在青年的脸上,他的眼神好似要将林余吞噬进去。

    林余急得叫起来,“顾沉。”

    顾沉呼吸很重,目不转睛盯着林余,近乎是咬牙切齿的,“顾衡醒了。”

    林余心口一窒,勉强回了顾沉的话,“是,你知道了?”

    顾沉像是一只被惹怒的小兽,明明五官都极其俊美,此时扭曲得不像样子,他一把攥住林余的手腕,力道大得像要把林余的手拧下来,林余疼得皱起了眉。

    “顾衡醒了,”顾沉神经质的重复着这四个字,沉重的呼吸喷洒在林余脸上,半晌,才终于冷静下来,用带着薄茧的拇指指腹摸索着林余的脸,直到把林余白皙的脸颊摩擦得泛红,他才询问道,“你记得答应过我什么?”

    雷声愈大,倾盆大雨似要将这个世界淹没。

    林余端详着近在咫尺的脸,内心一片悲凉,许久,才沙哑的回,“一个字没忘。”

    顾沉仿佛不相信,依旧死死盯着他。

    林余没办法,只好慢腾腾的伸出没被顾沉擒住的手,勾住顾沉的脖子主动献吻,四片唇瓣一接触,顾沉就反客为主,近乎疯狂的吮吸林余的唇舌,抓着林余的手也逐渐松开。

    屋子里想起激烈的亲吻声,林余紧紧抓着顾沉的衣服,知道如果放任这么下去,今夜定是赶不到医院,只好推了推顾沉。

    顾沉不高兴地看着他。

    林余用哄小孩的语气般抚慰面前的青年,“先去医院好吗,我答应你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忘,你放心。”

    怕顾沉不肯放人,林余抱着顾沉的腰身,把脑袋埋进去,再抬起因为接吻而变得湿漉漉的眼睛,轻轻柔柔的说,“顾沉,乖。”

    顾沉阴沉沉的脸因林余的服软逐渐好转,他又依依不舍的拿唇瓣摩挲着林余的唇瓣,动作温情,说出口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林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叫过林余了,“你知道我生气起来会做出什么事的,对吗?”

    林余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抖。

    顾沉并不需要他回话,终于舍得松开他,此时已经从顾衡醒来的冲击里走出来,神情又变得冷漠,站在一旁注视着林余起身换衣服。

    林余怎么会不知道顾沉生气的后果。

    他疯起来派人把自己的哥哥顾衡撞成了植物人,再强迫中风的父亲将名下财产转移到自己手中,甚至在顾衡出车祸的第二天晚上闯进林余的房间,强奸了当时还是哥哥男朋友的林余。

    此后大大小小的疯事数之不尽,林余若真要细纠,怕是要说上三天三夜。

    顾沉就是条藏得很深的小疯狗,逮到时机咬了所有人一口。

    思量中,顾沉一把扯过林余,林余以为他又要发疯,但顾沉只是沉默的替他扣皮带,纤细的手指灵活的将皮带扣好,趁机在他腰上摸了一把。

    林余无暇问责,他一心都想着顾衡已经醒过来这个惊喜之中,但转眼见到身侧的顾沉,一颗心迅速的往下掉。

    如今他和顾沉不清不白的关系,该怎样面对顾衡,依照顾沉的性格,他怕是会不管不顾的将两人的事情抖出来。

    思及此,林余头痛不已。

    两人上了车,林余吩咐司机将车中的隔板升起来,顾沉听他吩咐,没有阻止。

    还没等林余开口,顾沉已经道破他的目的,“想求我别告诉顾衡?”

    林余五指拢了拢,即使知道是在老虎身上拔毛,还是决定试一试,他靠近顾沉,抓住顾沉的手,和他十指紧扣,用央求的语气道,“顾衡刚醒,不能受太大的刺激,顾沉,你行行好,别把我们的事告诉他,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会待在你身边。”

    顾沉目光落在他们紧扣的十指上,许久都没有说话。

    林余叹口气,愈发凑近顾沉,在他脸颊落下一吻,又亲亲他紧抿的唇,好声好气说,“求你了。”

    车窗外的路灯落在顾沉的脸上,他的神情变幻莫测,林余心里直打鼓,不知道顾沉会不会答应他,若是顾沉还不松口,他或许还得再放低姿态。

    就在林余思考是不是该采取下一步措施时,顾沉转过头看他,唇角的笑容若隐若现,精致的五官美得惊人,他摩挲着林余的手,轻声道,“我不会告诉顾衡。”

    林余正想松一口气,顾沉很轻很轻的笑了下,他凑过来凝视着林余,语气轻松,但细听却能察觉里头蕴含的风雨,“但如果我发现你敢和顾衡走得太近,我不介意把我们的视频送到顾衡眼前。”

    林余身体不住的发冷,愣愣的看着顾沉。

    顾沉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人。

    他勉强笑着,“不会的。”

    顾沉不置可否,只是亲亲他的脸,便闭目养神起来。

    林余心跳得很快,雨声大得他脑袋轰隆隆响,他深吸一口气,疲倦的闭上眼,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

    这个作者没什么话好说,啵啵啵

    第2章

    凌晨的医院虽不如白日那样热闹,但也并不多冷清,一路走来,能见到一张张拖着疲倦神情的面庞,林余神色凝重,身侧又有顾沉这座压力的大山,他整个人就像一根满弓的弦,绷得很紧。

    王院长早就在等他们了,一进办公室,林余就询问顾衡的情况。

    顾衡醒得毫无预兆,护士进病房查看他的情况时,他就已经睁着眼睛了。

    “病人现在虽然醒了,但意识还不是很清楚,也不能说话,”王院长跟他们汇报情况,把顾衡的CT片给他们看,“这是昨天的报告,病人脑袋里的瘀血已经散得差不多,可是……”

    林余急道,“可是什么?”

    顾沉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他无暇顾及,只是焦急地等待王院长的回话。

    “你们也知道,病人两年前的车祸导致他下半身的神经坏死,现在醒过来已经很难得,但后续情况,如果恢复得不好,病人很有可能下半辈子都得靠轮椅生活。”

    王院长只是陈述事实,听在林余耳边就好似外头炸开的雷,他难掩情绪,脸色瞬间变得很苍白,还想再问仔细点,顾沉已经没有了耐心。

    “王院长,我们想去看看哥哥。”

    林余的话卡中喉咙里,他往身边看了一眼,顾沉神情冷峻,半点不因自己哥哥可能变成残废而动容。

    林余也想见见顾衡,但私心不想顾沉陪着,可是他没得选择,只能沉默着,思量待会如何才能不让顾衡看出端倪来了。

    王院长亲自带他们到顾衡的病房,从顾衡出车祸起,顾衡的手术和后续治疗都是王院长在跟进,但顾衡再重要,王院长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着。

    头一年王院长确实是费了心思,但顾衡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今年就不再重点关注,本以为顾衡会完全变成植物人,躺上十年八年甚至一生,却没想到突然醒了。

    林余到了病房外,一墙之隔,他却忽然没有了踏进去的勇气,停在了门前。

    这扇门他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顾沉占有欲极强,这两年极少肯放他来看望顾衡,即使是来了,也是顾沉陪同,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顾衡说过话了。

    林余起了怯意,他该用什么身份去见顾衡。

    但如今他是不见也得见,顾沉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了点力,让他有种身体瞬间矮了一截的错觉,顾沉靠近他,盯着他绷紧的侧脸,不紧不慢道,“进去吧,哥哥一定也很想见你。”

    肩膀上的掌犹如千斤重,他不敢甩开,只是深深吸一口气,抬手推开了病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