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13

    林棉一脸善解人意,“没关系,我可以的。”

    还在躺床的谢总并知道自己的好友心目中已经不行了,翘首以盼等着林棉回来,等见到林棉出现在门口,他像条见到肉骨头的大狗朝林棉伸出手,“过来抱一会儿。”

    林棉怎么看怎么觉得现在的谢亭有点违和。

    也许他真是一匹草原上的小野马,需要强势点的骑手才能驯服他,现在谢亭温柔的一批,他反而觉得有点索然无味,怎么受了次伤,还变娘了呢?没有说男人不能娘的意思。

    但林棉还是走过去小心翼翼倒在谢亭的怀里。

    两人抱在一块,难免就有点擦枪走火,谢亭受伤半个月,两人都没做那件事,现在他伤好得七七八八,自然是有点心猿意马的。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皆在对方眼里读出了“做他个昏天暗地”的信息,简直是一拍即合。

    由于谢亭现在还不能大动作,林棉是骑在他身上的,他自个在上面玩得尽兴,反倒苦了谢亭想动不能动,完了还要被林棉嘲讽你行不行啊。

    男人不能说不行,谢亭一个咬牙,干脆翻身把林棉压到了,他气急败坏的,“说谁不行?”

    林棉眨眨眼,往谢亭脸上吹气,“谁应我就说谁。”

    他等着谢亭大展雄风,但等了老半天谢亭都没动,只见谢亭满脸冷汗,眼睛都瞪圆了,林棉意识到不对劲,弱弱说,“怎......怎么了?”

    “靠,裂了。”

    空气尴尬得近乎要凝固。

    林棉吓软了,连忙轻手轻脚地扶着谢亭躺好,又手忙脚乱地打电话叫救护车。

    “对,病人受过伤。”

    “就是不小心裂了。”

    “剧烈运动......”

    事情以谢亭在医院又趟了两天才收场,他分明见到林棉这几天看他的眼神里都有些探究了。

    谢亭挣扎再三的,打开手机页面,输入,“那方面出了问题,该怎么挽回老婆的心?”

    “兄弟,别祸害人家了,该离离,他值得更好的。”

    去他妈的。

    谢亭不信邪,又输入,“满足不了老婆,我还有救吗?”

    这次答案更狠,直接让他剁了。

    谢亭下.体一疼,放弃再在网络上问些精神伤害的问题。

    如此又过了十天,谢亭的伤口才算是完完全全愈合了,当晚即刻重拾男人的尊严,林棉那点幽怨的眼神才终于是消失不见。

    临近年关,林棉带着谢亭回老家见妈妈和妹妹。

    他从未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家里人,一来是被人包养确实不体面,二来是包养他的还是个男的,越发难以启齿,林棉只求别他前脚刚踏进门,后脚就被扫地出门。

    他让谢亭在车上等一会儿,自己先进了家门。

    谢亭不免担忧道,“有什么事一定叫我,我和你一起承担。”

    林棉不无感动,抱着赴死的心态进屋。

    他妈和他妹妹正在客厅看狗血电视剧,津津有味,见他来了,一边咔擦咔擦着薯片一边跟他打招呼。

    林棉鼓起勇气,“妈,我带了个人过来。”

    林母虽脸上皱纹明显,但依旧能看出是个面容姣好的女人,“谁?”

    “我男朋友。”

    “哦。”林母怔了怔,半天才瞪大了眼,“谁?!”

    林棉半只脚往后迈,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

    他妹妹吸了一口可乐,差点喷出来,然后给林棉比了个大拇指,“哥,你真敢。”

    林母跳起来就要打他,“你这个臭小子,别以为到了大城市就高人一等,净学些乱七八糟的回来,那个男人呢,把他给我叫进来,敢带坏我儿子,我......”

    她还没有说完,穿着一身名牌的谢亭已经进屋,喊了声,“阿姨,您好,我是林棉的对象。”

    林棉为谢亭的肋骨担忧起来。

    林母正想破口大骂,瞥见谢亭的脸,一时语塞。

    “妈,您.....您怎么了?”

    林母装模作样地拿手梳了梳头发,嗔怪道,“你这小子,有这么帅的男朋友也不早带来给妈妈看看,小伙子,你多大了,家里做什么的,我们家棉棉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剧情好像不太对。

    谢亭露出招牌式笑容,“阿姨,我过完年26了,家里搞房地产的,棉棉很好。”

    林棉目瞪口呆,看着林母热情地招待谢亭进屋。

    原来颜控也会遗传,他算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谢亭蛊到了,全学了她妈。

    破案了,林家,全员颜狗。

    想象中的被打断肋骨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反而谢亭被奉为上宾。

    林棉郁郁寡欢的,他在家二十多年,他妈都没对他这么好过。

    有点儿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

    在老家过了年,谢亭和林棉走的时候林母和妹妹都来相送,对谢亭依依不舍,嘱咐他有空多回来,“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别客气。”

    谢亭失笑,“是,妈。”

    林母露出欣慰的笑容,林棉在一旁轻轻地踩了谢亭一脚。

    回程路上,林棉躺在车上睡了个昏天暗地,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子在机场停下来。

    他迷迷糊糊的,“去哪儿?”

    谢亭捏捏他的脸,“去结婚。”

    林棉登时清醒了,呆若木鸡地看着谢亭。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但很快,又被一股欣喜占满胸腔。

    上飞机前,林棉嘟嘟囔囔道,“那个,要是以后你出轨了,或者我们因为什么事情离婚了,你的钱会是我的吧?”

    他期盼地瞧着谢亭。

    谢亭哭笑不得,“会,但我不会让那一天来临。”

    从窗外看向云层,正是落日之际,天边都是金色的,林棉觉得自己好像身处梦中,依偎在谢亭怀里,慢悠悠道,“我发现,我好像也很喜欢你。”

    谢亭唇角漾开一抹笑容,“喜欢不够,你得爱我。”

    “那你呢,你爱我吗?”

    “我爱你,永无限期。”

    飞机穿过云层,飞向下一趟旅程,而属于他们的幸福,才刚刚是起点。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