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11

    谢亭垂眸看着熟睡的林棉,唇角翘了翘,他当然知道林棉对他有意。

    他长得帅又有钱,林棉不喜欢他才是脑子有坑吧。

    感觉良好的谢总又开始洋洋得意了。

    ——

    林棉睡了长长的一觉,他是自然醒的,睁开眼还有点呆滞,眼前是谢亭近在咫尺的帅脸,谢亭似乎在笑,那笑容怎么说呢,莫名让林棉觉得很温柔。

    他别还是在做梦吧。

    谢亭摸摸他的脸,柔情蜜意,“醒啦?”

    林棉终于想起来他是去看日出的路上,但窗外的天已经亮了,微弱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他身上,暖洋洋的,林棉刷的一下坐起来,差点撞到脑袋,他左看看又看看,车里只有谢亭,而李垣已经不见踪影,不由疑惑,“我们在哪儿,为什么不叫醒我,李垣呢?”

    谢亭一听林棉醒来就是找李垣,心里其实有点不痛快,但想到自己已经是赢家,又心情很好的搂过林棉的腰,把林棉抱紧,语气说不出来的愉悦,“他走了。”

    “走,走去哪儿,不是一起看日出吗?”

    谁要一起啊!谢亭气不打一处来来,把脸埋进林棉的脖子里狠狠一吸,像在吸猫一般,无限满足,“不看了,看我还不够吗?”

    林棉恶寒地一哆嗦,推了把谢亭,像看傻子一般看着谢亭,“你......没事吧?”

    其实他想问,是不是在他睡觉时,谁砸了谢亭的脑袋,怎么他一觉醒来,谢亭性格大变?

    谢亭笑得胸腔都在微微起伏,在林棉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喊他,“棉棉。”

    林棉不明所以地眨眨眼,谢亭的语气太温柔,他心为之颤了颤。

    “好喜欢你,”谢亭捧着他的脸,笑容如沐春风,“你也喜欢我好吗?”

    林棉心脏突然咚咚咚跳起来,面对谢亭突如其来的表白,他显然难以招架,支支吾吾说不出半句话,“什,什么啊?”

    谢亭堵住他的唇,在朝阳里,在车厢里,在他的爱意里,和林棉接吻。

    没什么,只是单纯地想告诉你,好喜欢你,好喜欢你。

    第18章

    林棉其实完全没有搞清状况,不管是没看成日出还是谢亭的再三表白。

    那日过后,林棉虽然偶尔和李垣有联系,但李垣已经不再散发出追求的讯息,这倒让林棉松了一口气,平心而论,他或许可以跟李垣成为朋友,但男朋友什么的,他还是觉得呛得慌,首先谢亭那一关就过不去。

    说到谢亭,林棉觉得最近的谢亭对他好的有些诡异,从前谢亭虽然也对他好,但多是物质层面,可如今谢亭似乎对他发动了温柔攻击,不管他怎么闹腾,谢亭都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完全变成了个没脾气的人。

    如果要给谢亭最近的表现打分,十分制得有9分,扣在一分谢亭死也不肯让他反攻上。

    就在刚才,他还企图把谢亭压在身下,但谢亭现在上个床跟打战一样,总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林棉手还没摸到他屁股呢,就被狠狠擒住了,然后再被翻来覆去地教训了一顿。

    林棉为自己的腰感到担忧,按照谢亭这种玩法,他估计再过不了几年就得痛风贴筋骨贴。

    为了身体着想,林棉搬出金主的身份严厉斥责谢亭的不知节制,禁止他再进行下一轮,但谢亭只是斜斜地撑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瞧着他,林棉就火焰全消。

    去他的筋骨贴,享受当下的美色比较重要。

    林棉和谢亭过了小两个月的滋润而又没羞没臊的日子,吃得好穿得好赚得多,还有帅哥每天陪着和他一起探索人体的奥秘,整个人养得越发水灵,就跟颗会发光的白珍珠一样。

    但物极必反,比如今天林棉到店就觉得店里的气息很诡异,小员工小心翼翼地来到他身边,指着坐在角落的人,小小声道,“老板,找你的,来者不善。”

    那是个五十多岁的贵妇人,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穿着旗袍,虽年纪摆在那儿,但整个人很是雍容华贵,一看就养尊处优的主,林棉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个有钱人,他脑袋暴风旋转,已经为自己制定了一个从小走丢被穷人家收养,现在有钱生母来找自己的剧本,又名——《王子小弟》。

    林棉随手拨了下头发,整理了仪容仪表,有那么一丝紧张,不管剧本能不能实行,但在有钱人面前他绝对会保持自己的风度,他来到妇人面前,露出二分温良四分谦逊五分乖巧的笑容,“您好,我听我员工说,您是来找我的?”

    很好,在对上贵妇人凌厉的眼神时,林棉就知道自己的剧本还没有成型就已经崩塌。

    “你就是林棉,”贵妇人的口吻很是不屑,“那个勾引我儿子的男狐狸精?”

    原来是谢亭他妈。

    被骂狐狸精的林棉一脸懵圈,若是放在从前,他现在肯定装出吓得两腿打颤的样子,然后我见犹怜地挤出几滴眼泪求谢母原谅,但今时不同往日,他早就不是谢亭包养的小情了,林棉决定气气趾高气昂的谢母。

    他做出一脸无奈的表情,欲言又止,才道,“这您就错怪我了,您可能不知道......”

    见他顿住,谢母厉声,“不知道什么?”

    林棉装模作样地挤眉弄眼,“我要是说了您可别生气。”

    谢母不情不愿嗯了声。

    余光瞥到桌面上的冰水,林棉很有先见之明地把水杯给拿到另外一桌去了。

    他支支吾吾的,“其实吧,这事是这样的,你儿子确实和我有那么一腿,但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意思是,是我包养的你儿子,换句话说,你儿子才是你口中的男狐狸精。”

    这话林棉可没有说错,就谢亭那长相,说他是男狐狸精都埋没他了。

    眼见的谢母表情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林棉赶紧往后退了两步,“您可别生气啊,说谎是小狗。”

    饶是涵养再好的谢母这会子都想拿水泼林棉,但她手往桌面上一抓,抓了个空,她气得嘴都歪了,怒斥,“你胡说八道!”

    林棉口无遮拦,“我说真的,您对您儿子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他.....他还为差点爱做零你知道吗?”

    生怕谢母听不懂,林棉好心地解释,“零就是下边那个。”

    谢母嚯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林棉气得脸上的肉都在抖,林棉觉得再说下去可能会被人丢到钱塘江喂鱼,乖乖地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你满嘴污言秽语,我儿子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这么个......”

    似乎是想不出形容词,林棉没忍住,接腔道,“帅哥。”

    夸自己是帅哥不过分吧,本来就是事实啊!

    林棉看谢母抖得厉害,怕她抖出帕金森,赶着给谢母送上甩开自己的方案,“要谢亭离开我也不是什么难事,”林棉疯狂暗示,甚至还wink一下,“您懂的。”

    谢母恨不得林棉完全消失在自己眼前,鄙夷道,“我会给你一张两百万的支票,以后不准再纠缠谢亭。”

    两百万?好抠门啊,怎么和出手大方的谢亭一点都不一样。

    但聊胜于无,林棉小鸡啄米,在脸上比了个OK的手势,“要不,您再加一点,我保证跑得远远的。”

    “贪得无厌!”谢母斥责。

    林棉有点委屈,很想告诉他,你儿子给的都够我一辈子逍遥快乐了,我现在只是看在您老人的脸上赚点外快而已。

    再说了,谢母说的不让他纠缠谢亭,可也没让谢亭不纠缠他呀!

    他人财两不误,双喜临门,多高兴啊!

    谢母显然是有备而来,当场拿出支票甩在林棉脸上,被钱砸的滋味,林棉有点享受。

    就在这时,甜品店迎来了个气喘吁吁的男人,林棉刚把支票捡起来,抬眼一看,就见着赶过来的谢亭一脸愠色。

    我拿情人母亲的钱时当场被我情人抓包,该怎样表现才显得我不贪财。

    谢亭大步流星地上前,挡在谢母和林棉中间,先是安抚林棉,才是冷冷对谢母说,“我和您说过,这是我的私事,您不要插手。”

    又见林棉手上的支票,一把夺过塞给谢母,义正言辞,“这支票棉棉不会要,我和棉棉是真爱,请您成全我们。”

    林棉瞪着谢亭,哥,大哥,我的亲大哥,我没说不要啊!

    而且,林棉还没有做好见家长的准备,面对这种情况,他显然脑袋不够用。

    谢母气得直跺脚,骂谢亭不孝子。

    林棉在一旁嗯嗯嗯直点头,对的对的,爸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谢亭你可要尽孝,那么,三百万就给我吧。

    他在一旁点脑袋点得正欢,耳朵传来谢亭郑重而又坚定的声音,“妈,我喜欢他,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是男是女,我都喜欢他。您可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两个男的会相爱,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我喜欢林棉,我要和他在一起,身份、地位、性别都不是问题,只要我们想,所有事情都能从不可能变成现实。”

    林棉呆呆地看着谢亭绷紧了的侧脸,又听见了自己狂奔的心跳声,他僵住了,谢亭垂眸看他一眼,眼神是那样坚毅而不可撼动,林棉心里咚的一声。

    他很小的时候,看过两块钱一本的地摊文学,里头写道——我喜欢这个男人,一见到他,我的心里像是有小鹿在乱撞。

    他觉得心里那头小鹿快撞死了。

    林棉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原来他也喜欢谢亭。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不太清楚,不然就此刻好了。

    毕竟对他这么好,愿意为了他和家人对峙的,就只有谢亭这么一个了。

    第1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