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10

    林棉刚想抬起手,却因为枕着手臂太久,两只手酥麻得不行,甚至有点痛感,他轻轻叫了声,连脖子都直不起来,谢亭见状,啧了声,起身绕到他身边,把温热的掌覆盖在他后脖子肉上不轻不重地揉搓着,声音是难得的温柔,“下次要睡回家睡,这样趴着难受的不还是自己吗?”

    谢亭按摩的力度让林棉舒服得直哼哼,因为刚睡醒,说话还带着鼻音,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我手麻。”

    谢亭看他一眼,然后将他的手裹在掌心,顺着按上去,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垂着脑袋,很认真的样子,从林棉的角度看去,见到的就是他卷翘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林棉咕噜滚动一下喉咙,有点忍不住地,低头快速在谢亭的鼻尖上亲了一口。

    店里人虽然不多,他坐得也远,但在公众场合做这样亲昵的动作还是显得很大胆,谢亭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抬眼询问,林棉抻着脖子,眼神飘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什么看,金主想什么时候亲你就什么时候亲你。”

    谢亭忍俊不禁,往左右打量了一圈,也不管有没有人在看了,迅速捏住林棉的下巴,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然后暧昧地朝林棉眨眨眼,“下次要亲往这儿亲。”

    是早上吃的甜品还没有消化吗,空气怎么这么甜呢,还是谢亭刚刚吃了甜点,林棉有种整个人泡在气泡果汁里的感觉,浑身都咕噜咕噜地在冒泡泡。

    等林棉手和脖子都不麻了,才想起问谢亭怎么有空过来。

    谢亭瞥他一眼,还不是怕你跟姘头跑了,但心里想的,嘴里说出来就成了,“来给林老板服务的。”

    林棉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你做家务做上瘾了吗,我这儿还缺个洗厕所的。”

    谢亭轻轻弹了下他的额头,“别再跟我耍嘴皮子,难得今天有空,带你去吃龙虾。”

    林棉一听海鲜眼睛就发光了,简直比看到帅哥还激动,攀着谢亭的手立马就要走。

    等吃完晚饭,又在附近逛了半小时消食,林棉快乐得找不到北,忽然又想起自己答应李垣一起去看日出的事情,顿时有点后悔了。

    谢亭见他欲言又止,本能地嗅到青草香味,眼睛一眯,“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林棉摸摸鼻子,一跳三米远,“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

    谢亭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别跟我说又是李垣。”

    林棉觉得谢亭很有发展算命副业的潜能,咧嘴一笑,卖乖道,“他给我送了好大一束花,就摆在店里那一束,拿人手短,我总不能拒绝他的请求吧。”

    “你答应他什么了?”

    “看日出。”

    话一出口,谢亭脸色就沉下来了,看日出,多暧昧的三个字啊,他三两步上前,掷地有声道,“我也去。”

    林棉脱口而出,“哪有三个人一起看日出的啊?”

    “我说有就有。”

    林棉心里想的是,那我到时候应该跟谁接吻呢的,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给谢亭搅和了,三个人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算了,他怕谢亭跟李垣打起来,到时候上法制新闻多难看啊。

    “两男子争风吃醋,风景区大打出手,意欲为何?敬请收看今日说法。”

    林棉并不想被打马赛克出现在央视的新闻上。

    “要不,”林棉斟酌着,“我跟他去一次,再跟你去一次。”

    两全其美,哪个都不落下。

    “你怎么不说你跟我上一次床,再跟他上一次呢?”谢亭皮笑肉不笑的。

    林棉嘀咕,“也不是不可以,”赶在谢亭发脾气之前急急忙忙道,“到底你是金主还是我是金主啊,你要求怎么这么多。”

    不听话的小情趁早踹了得了。

    “我之前也没有出去找过别人,你自己反省一下。”

    他可是钻研过男德的男人,洁身自好是每一个优秀学员的本能。

    林棉仔细想想,不怕死地反驳,“可是你身体在我身边,心里却装了别人。”

    他这句话颇为心酸,谢亭被噎住了,观察着林棉的表情,看不出难过与否,但他自己却觉得难受起来,半晌,把林棉裹进自己的怀抱里,郑重地说,“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身体是你的,心也是你的。”

    林棉很想问,那钱能不能也是我的呢?可是即使不提钱,他此刻也莫名觉得好幸福,林棉反抱住谢亭,放软语调说,“我可以带你去,但你要听话,不能丢我的脸。”

    “我长得很丢人吗?”谢亭哭笑不得。

    我是怕你跟李垣干起来好吗?

    林棉在谢亭脖子处拱来拱去,听见谢亭说,“你很喜欢花?”

    他随口应道,“喜欢。”

    漂亮的东西没有人会不爱。

    谢亭若有所思,裹着林棉的手一起回了住处。

    次日,林棉在甜品店接到了个陌生电话让他下楼,等他抵达地点,就见一卡车的各式各样的花摆在自己面前。

    卡片上写着——比他送得多,我有赢一点吗?

    林棉从未发现原来谢亭这么幼稚,询问了送货的大哥价钱。

    “不多,也就五万。”

    林棉把卡片捏成团,笑容都僵硬了。

    他给谢亭发信息,“五万块能吃多少顿海鲜,你心里没点笔数吗,败家子!”

    又眼睛发光跟司机大哥商量,“您替我把花转手卖掉吧,我给你抽三成!”

    ——平平无奇赚钱小天才林棉罢了。

    第17章

    林棉带着谢亭凌晨三点出现在李垣面前时,李垣的表情比日出还要精彩,谢亭笑得像阳光一样灿烂,还未亮的天在他笑容的衬托下都明媚了许多,他一把搭着林棉的肩膀,春风得意道,“我听棉棉说要看日出,就跟着一起来了,你不会介意吧?”

    李垣能说什么,人都在自己跟前了,总不能赶谢亭走,于是看向林棉,笑说,“多一个人也热闹。”

    林棉开始无比后悔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

    走的时候只开了李垣的车,谢亭和林棉坐在后排,透过车内镜能瞧见谢亭极具占有欲地一直抓着林棉的手,林棉几次挣脱未果,瞪了谢亭一眼也就作罢。

    这样关系的三个人共坐一车,其实有些尴尬,林棉企图开口打破这沉默,话头却被谢亭给截了,他揉着林棉的手,想要表现自己已经压低了声音在说话,但音量还是足以让车内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体贴道,“昨晚折腾得太久,你要是困就先眯一会儿,到了叫你。”

    李垣眼睛微微闪了闪,意味深长地透过镜子对上林棉的眼睛。

    靠!谢亭这话说的好像他们昨晚大战三百回合,所谓的折腾,不过是他抓着谢亭跟他一起打扫卫生,林棉耳朵尖一烫,刻意拆谢亭的场,“是啊,昨晚你刷厕所挺辛苦的,要不你也睡一会儿?”

    谢亭被噎了下,李垣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揶揄道,“没想到谢亭你有这项爱好。”

    谢亭皮笑肉不笑的,“没办法,棉棉不想自己动手,就只好我来了。”

    林棉翻了个白眼,没兴趣陪谢亭演戏,但他是真的困,虽然为了看日出昨晚睡得早,但两点半就醒了,满打满算也就算了不到四个小时,林棉打足了哈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头一歪倒在谢亭身上,含糊道,“记得叫我。”

    谢亭捏捏他的脸,含笑说好。

    林棉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能让两个情敌待在同一辆车里而自己睡大觉足以证明他的迟钝,不到十分钟,他就熟熟睡了过去,双唇微微嘟着,谢亭怕车子颠簸磕到他,就把手背堵在林棉的嘴上,软软的带点湿度的触感,让谢亭的心化成一滩温水。

    车子平稳地前行,车内安静得仿佛空气流动的速度都变慢了。

    过了一会儿,李垣往后瞧了一眼,忽然说,“我还以为你只是玩玩。”

    谢亭听见玩玩二字微微皱了眉,但仔细一想,这两年他包养林棉的态度不就是玩玩儿吗,他无从反驳,只得郑重道,“以前可能是,现在不同了。”

    李垣有点儿诧异,在车内镜对上谢亭认真的眼神,终究是相信了他的说辞,早在他回国那会,他们两个就已经把话说清楚了,谢亭承认当年对他确实有求而不得的不痛快,才找了林棉充当替代品,但李垣也明确了自己的态度,他和谢亭不可能,换句话说,不来电,再换句话说,撞号了。

    谢亭和李垣都自诩是玩得起的人,倘若谁真的肯为爱做一回零,做个床伴倒不是不可能,问题是谁都不肯让谁,更别说在一起了。

    再说了,这圈子来来回回那么多对,又有多少能一起走到最后,若是真开展了这段感情,恐怕到时候分开对两家生意上的来往也毫无益处。

    “你呢?”谢亭反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认识林棉并不长时间,还是说,你想和林棉玩玩?”

    他把玩玩两个字咬了重音,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李垣当然也听出了,却不恼怒,甚至坦坦荡荡地承认了,“我确实是想跟林棉试试,平心而论,他很对我的胃口。”

    谢亭眼神迸发出些许凌厉,“你不该招惹他。”

    李垣无所谓地耸耸肩,隔了一会儿,才正色道,“你要说我对林棉有多大的想法倒也没有,只是他确实可爱,我身边也确实缺个人......”

    谢亭默然地给林棉擦去从嘴角沁出的一缕口水,他做这个动作毫不嫌弃,甚至怕惊动林棉,动作放得很轻。

    李垣接着说下去,“逗着他玩挺有趣,是给无聊的生活加一点儿调味剂,但你若是真有想法,我大可不必冒着失去一个朋友的危险继续纠缠。”

    谢亭掀眸盯着李垣,半晌,真诚地道了声谢。

    “谢我做什么,”李垣失笑,看了眼雷打不动的林棉,“我看得出来他对你有意,恐怕他自个也不知道。”

    林棉总是一副天大的事情都不当事的模样,跟了谢亭两年多,自认为对谢亭毫无感情,但若真是没有半点儿想法,也就不会再答应跟谢亭这样纠缠不清。

    傻得可爱,傻得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