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9

    谢亭太阳穴直跳,隐隐有发怒的征兆,他都已经退让到这种地步了,林棉还诸多借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棉诚恳且认真地扫描他,“包/养你。”

    “我用得着你包养,我看起来像是缺钱的人吗?”

    林棉摆起谱来,“你是不缺钱,但你缺我呀,你要是想跟我在一起,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不然我就去找李垣,李垣也不缺钱,长得又帅,腿还长,就是不知道床上功夫怎么样,我有点想试试......”

    他满嘴跑火车,谢亭听不下去了,“够了!”

    林棉被他这么一呵斥,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嘴,怯怯地瞧着谢亭——他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可是他就是想试探一下谢亭而已,当然,也带着一点农民翻身做主人的心态在跟谢亭说这些话。

    曾经的金主变成我的情人,想想都觉得刺激。

    林棉等了半天,以为谢亭会气愤地甩手离去,但他见到谢亭咬着牙,眼神里写满挣扎,就在他觉得谢亭要厉声拒绝的时候,谢亭像是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才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我答应你。”

    林棉心脏一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暗爽道,“没听清,再说一遍。”

    谢亭咬牙切齿地,“我答应了。”

    “答应我什么,你得把话说全啊?”林棉把耳朵凑近了点,嘴角的笑容慢慢浮现。

    “答应被你包/养,你满意了吗,林老板。”

    林棉爽得不行,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学着谢亭之前跟他说过的话,一板一眼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强人所难。”

    谢亭一怔,觉得这话有点耳熟,仔细一想才记起这是他对林棉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原来林棉一直记在心里,他忽然觉得酸酸涨涨的,一把握住了林棉的手腕,极其认真道,“我很愿意。”

    林棉心脏咚咚跳了两下才,差点溺进谢亭温柔的眼神里,他急急忙忙收回目光,轻咳两声,“是不是让你做什么都愿意?”

    谢亭为了表现自己,毫不犹豫地回是,脑海里回荡着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林棉指指垃圾桶,“先把垃圾倒了吧。”

    谢亭瞪直了眼。

    “倒完垃圾,再把地扫了,还有,厕所好像还没有洗,你待会也一起洗了,”林棉没有注意谢亭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自顾自道,“对了,冰箱里的可乐好像快没有了,你下楼去便利店买大罐的,我想喝。”

    谢亭火冒三丈,“你是请保姆,还是包养情人?”

    林棉现在翻身把歌唱,时刻记住自己是谢亭的金主,十分头铁地呛回去,“做我的情人,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滚得了床,你连打扫卫生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听我的,别干了。”

    谢亭气极反笑,在林棉笃定的眼神里败下阵来,极度不情愿地拎着垃圾下了楼,林棉瞧着他的背影,终于是忍不住,倒在沙发上大笑起来。

    不使唤白不使唤,他要把这两年在谢亭身上受到的气全部讨回来!

    第15章

    谢亭把可乐塞进冰箱里时,林棉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影,坐没坐相,笑得东倒西歪的,谢亭把眉头一皱,下意识就想纠正。

    他是极度自律的人,即使独处,也是正襟危坐,容不得别人在他的眼前这样松松散散,之前两年,林棉被他调教得颇有几分小少爷的娇贵,没想到才几天,就原形毕露,谢亭刚喊了声林棉的名字,忽然想到现在两人的身份已经调转过来,他似乎没有立场去管束林棉。

    林棉听见谢亭的声音,笑容没来得及收回来,眼皮一掀,带点疑惑地瞧向谢亭。

    倒是很少见到林棉这么没心没肺的笑脸,谢亭心里就是再不喜欢他这么松散,脾气也化在了他这个笑里。

    谢亭当然不可能真的纡尊降贵给屋子打扫卫生,倒垃圾跑腿已经是他的极限,他赶在林棉开口前说道,“明天我会让家政过来打扫的,你就别操心了。”

    林棉是个见好就收的人,头一歪,甜甜地说好呀,然后又继续瘫在沙发上看电影。

    没一会儿,他就发觉身侧的沙发陷进去一块,林棉侧过脸一看,谢亭已经坐到他身边,正用那双深如墨的眼睛看着他,他登时在谢亭眼神里解读出了深意,跟着谢亭两年,这点眼力见他还是有的,但今非昔比,他不必再看谢亭眼色了,就假装没读懂谢亭的意思。

    换在从前,谢亭抛出去一个眼神,林棉就乖乖爬过来腻在他身上了,如今他眼睛都瞪干了,林棉还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

    有那么好看吗,电影的男主角看起来还没有他帅,什么眼神?

    谢亭干脆强硬地扳过林棉的下巴,确保林棉的眼神只落在自己身上,“别看了,去洗澡吧。”

    林棉非装不懂,“不想洗澡,想看电影。”

    谢亭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盯着林棉的唇,掐着他的下巴就亲了下去,谢亭吻技很好,林棉其实也没怎么挣扎,不一会就软在了谢亭的怀里,用手指描绘谢亭露出来的一小块锁骨上,喘着气说,“抱着我去。”

    他这样使唤谢亭,谢亭竟然也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撒娇的林棉很是可爱,也就顺着他了。

    两人进了浴室,磨磨蹭蹭了半小时才滚到床上去。

    林棉虽然平时就不怎么正经,但在床上就越发肆无忌惮起来,他身上空荡荡的,一个翻身坐到了谢亭的腰上,谢亭以为他要骑/乘,心里还有点痒痒的,呼吸都混乱了许多。

    等了一会儿,都没等到林棉下一步动作。

    林棉像只毛茸茸的小动物在他身上拱来拱去,就在谢亭准备打断他即刻进入正题时,谢亭发觉自己的腿被一道蛮力拉开了,而林棉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腿间看,像在看什么米其林餐厅的甜点,甚至还舔了舔唇。

    谢亭意识到不对,头皮猝然一紧,在林棉即将触碰到他那不可描述地方之时按住了林棉的手,说话都有点哆嗦了,“你干什么?”

    林棉被打断好事,啧了声,用一分嘲讽三分薄凉五分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眼前美好的躯体,再学着从前谢亭跟他讲话的语气,刻意把调子往上扬 ,“干你啊。”

    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前情人摇身一变要为爱做一,我该不该牺牲自己为爱做一回零?

    操,想都别想。

    谢亭被林棉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凭借着体力优势赶在事情还未朝着不可控制方向走去之前一把反客为主,把林棉紧紧地压到属于他该睡的位子。

    “......”谢亭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你认真的?”

    林棉很无辜地眨眨眼,他当然是认真的,就谢亭这么帅,有谁不想操吗?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不想操吧?反正林棉很想实践一把。

    他的眼睛黏糊糊在谢亭身上过了一圈,笑得露出一口森白的牙,搜刮脑袋里还有点记忆的小黄书语句,“作为你的金主,我现在要享用你,呵,男人,你最好是乖乖听话,别逼我发火。”

    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谢亭瑟瑟发抖地求饶,最起码也得娇滴滴地挤出几滴眼泪吧,林棉期待地看着谢亭的俊脸,很不满意地看见谢亭咬紧了牙,颇有种磨牙霍霍向林棉的意思。

    眼见剧本不对,林棉急忙勾住谢亭的脖子,软软道,“我知道你心里过不去那一关,但是人总有那么一回,咬咬牙忍一忍就过去了,宝贝,我会很温柔,不会弄疼你的。”

    说着他还啵地在谢亭的唇上啄了一口。

    可惜谢亭完全不领情,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最终露出个甚至称得上魅惑的笑容,轻声问林棉,“想干我?”

    林棉忙不迭地点点头,咽下嘴里的唾沫。

    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掀得胸膛着床,林棉还来不及叫一声呢,就被狠狠地干翻了,谢亭边弄他边恶狠狠地说,“林棉,得寸进尺也得有个度,倒垃圾我忍了,跑腿我忍了,你竟然还敢异想天开,我看你是活腻了。”

    林棉咿咿呀呀叫着,简直要气哭了,“你要是不愿意就说,我又没有强迫你。”

    “你连想都不能想。”

    听见谢亭的话,林棉委屈得不行,努力地转过脑袋控诉,“不公平。”

    他眼里盘旋着泪水,谢亭好歹停下动作,反问,“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公平。”

    “凭什么呀,你包养我的时候,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得做,现在我只是把我的想法提出来,你就发脾气,哪有你这么横的小情,”他越说越觉得委屈,像条鱼一样扑腾起来,“我不要你了。”

    谢亭记起这两年来,他确实多多少少强迫过林棉做些难以启齿的事情,但那是增添情趣,没想到林棉是真觉得自己在欺负他,谢亭一时心软,把人裹到怀里去,哄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对......”

    “你真知道错了?”林棉眼里闪着不明的光。

    谢亭忽然觉得屁股有点危险。

    果然,下一秒,林棉就跟偷到鸡的狐狸一样朝他眯起眼睛笑,“那,干你的事?”

    谢亭没让林棉把话说完,直接将人干到嗓子都哑了。

    求问:情人想要反攻我,我该怎样才能保护好我的屁股?

    第16章

    林棉刚到甜品店没多久,就收到了一束白玫瑰,包装精美,一看就很值钱,他挑出夹在花堆里的小卡片一看,写着——有幸与你看日出吗?

    落款人是Li。

    店员八卦地凑出来看,被林棉打发走了,尽管他本身对这些虚的没什么追求,但还是不免觉得很有面子,于是就把玫瑰找个显眼的地方放了起来,然后给李垣发微信,问他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李垣回的很快,“后天去爬山,如果你觉得累,我们可以坐缆车上去看日出。”

    林棉想花都收了人家的,总不好不赴人家的约,就答应了。

    他和谢亭在一起的时候,多半都是在公寓里度过的,别说看日出了,就是送花也就他去年生日那会,还是谢亭让助理送过来的,半点儿诚意没有,林棉没什么浪漫细胞,可是也许是人一闲下来,总会想着去尝试一些从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他窝在甜品店看了两部电影,到下午昏昏欲睡,就躲在角落的桌子趴着睡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他睁眼一看,对面坐着谢亭,他正微微皱着眉回手机上的信息,可能是对方的回答让他不满意了,他便把唇一抿,流露出些许不满来,林棉偷偷看着他,觉得这张脸无论看多少遍都看不腻。

    谢亭也发现他醒了,快速地收了手机,瞧见林棉略带痴迷的眼神,不禁得意地勾了勾唇,提醒道,“把口水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