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8

    林棉好奇,“为什么不可能?”

    李垣似乎很认真地思考了,弯唇一笑,凑近林棉的耳朵边儿说,“我对着谢亭硬不起来。”

    他信口胡诌,林棉却当真了,陷入了谢亭竟然为爱做零的震惊里。

    五雷轰顶——在床上凶狠如狼的前金主背着我在外面做零,能以诈骗的名义狠狠敲诈一笔吗?

    第13章

    谢亭收到私家侦探发过来的照片眼睛都瞪直了。

    如果他眼睛没有瞎的话,照片上玻璃窗里的两人靠得那么近是在拥抱吧,他一张张翻下去,看李垣为林棉擦去袖口污渍、看林棉懵懵懂懂凑过去被李垣亲、看李垣两瓣薄薄的唇印在原本只有他能碰的白皙脸颊上、看李垣的咸猪手搭在林棉的肩膀上......

    现代技术太发达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每个动作都清晰地刻印在照片上,连半点让谢亭自我欺骗的机会都不给。

    他越看越火大,气过头反而笑了出来——怪不得林棉这么急着甩了他,原来早就找好了下家。

    谢亭怎么都没能想到自己用来代替白月光的小情人有一天会投入前白月光的怀里。

    这他妈算什么事,林棉先救李垣的原因忽然明朗起来,谢亭把照片揉皱了,怒火中烧,忍了又忍,一把将办公桌上的资料都扫到了地面上,助理听见声音,连忙敲门进来询问,看见满地狼藉和脸色发绿的老板,又怕被殃及池鱼,默默把门重新给合上了。

    谢亭一肚子火没处发,连工作都没有心思,昨晚还在他身下任他为所欲为的人如今却在别人的怀里,他被人撬了墙角,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他给私家侦探发了继续跟三个字,深深吸了口气,抄起外套就往外捉奸,他倒是想看看,林棉搬出去住,是不是想金屋藏男人,就他住的那破地方,也敢拿来偷情,掉档次。

    十分嫌弃林棉住处的谢总完全忘记了昨天是谁赖在床上被赶出去的。

    ——

    林棉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消化了李垣是在钓他的事实,他是一尾刚刚离了谢亭的游鱼,茫茫然就掉进了李垣的池塘里。

    他百思不得其解李垣到底是哪只眼睛瞎了会看上自己,终于另辟思路找到了个合情合理的原因,也许这也是变相的一种自恋,他和李垣长得几成像,李垣喜欢他,可不就在喜欢自己吗?

    林棉天马行空甚至加了点黄色废料在思考李垣的动机,难不成李垣是觉得自己太帅,干不到自己觉得太憋屈,才把心思打到他头上来,和他上床的时候,不会有种在操自己的错觉吗?

    李垣,当代自我水仙第一人,林棉甘拜下风。

    结束了一天的营业,林棉回去时在路边还打包了几份串串,优哉游哉地走到住处,但他的好心情只保持到打开电梯门,看见自家门口站着的长腿男人那一瞬间。

    谢亭显然是等了很久,两条腿不耐烦轻轻在门上踢着,脸臭得像是擦了一百间房的抹布,林棉很久没有见过他的臭脸,竟然莫名被他蛊了一下,操,好他妈冷酷,好带劲!林棉有点怀疑自己是个抖m了。

    他提着一袋子串串,走到谢亭面前,上下扫了谢亭一眼,“你来干什么?”

    谢亭站直了,眼神紧紧盯在林棉脸上,仿佛下一秒眼睛就会喷出火来,把林棉烧成灰烬,他咬牙切齿的,“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二十分钟?”

    从来都只有别人等谢亭的份,别说二十分钟了,就是别人迟到两分钟,都要被谢亭划进心里的黑名单。

    “你手机坏了,不会打电话?”林棉挡在面前,戒备地看着谢亭。

    谢亭有口说不出,他是来捉奸的,捉奸讲究出其不意,要是他提前告诉林棉自己会过来,林棉不就有对策了吗,他的目光在林棉空荡荡的身后转了一圈,脸色还是没能缓和,又看向了门把手,气恼道,“开门。”

    林棉被他理所当然的语气震惊了,反驳道,“凭什么,这是我家。”

    谢亭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已经不是他包养的小情了,林棉之前一直觉得谢亭很聪明,怎么在这件事上的反射弧那么长。

    谢亭气得想砸墙,林棉越是不想开门,就仿佛越坐实屋里有奸夫的猜测,谢亭咬得牙痒痒,阴恻恻地盯着林棉的脸颊,要在那里烧出一个洞来。

    林棉想起早些时候李垣那个吻,有点心虚起来,只一瞬,他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谢亭根本就不是为他而来,而是肯定知道李垣亲他的事情,吃大飞醋了,要来找他麻烦的。

    包养的替身情人和正主搞到一块去了,哪个男人咽的下这口气。

    “你,”林棉方才的气势全没有了,小心翼翼地问,“都知道了?”

    他有点儿同情谢亭了,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好不容易回了国,竟然只能看着而吃不到嘴里,甚至这块新鲜的肉要飞向别人的床,林棉看谢亭的眼光多了些怜悯和同情。

    林棉这句话无疑坐实了他和李垣的奸情,谢亭当即一口气有点儿没提上来,强行忍着怒气,“你们到哪一步了?”

    “这个......”林棉支支吾吾的,“其实也没多少步,就摸了摸,抱了抱,亲了亲而已。”

    谢亭皮笑肉不笑,“而已?是不是得玩到床上去才算不而已?”

    林棉连忙否认,“还没有到这一步呢!”

    你他妈的意思就是迟早会到这一步咯?谢亭怒不可遏,头上绿光喷发,几乎照亮了整个世界。

    他一把将林棉抵到门上,林棉甚至来不及反应,谢亭的吻就落在了他脸颊上,像是在泄愤般,亲得很用力,甚至把他脸上的肉都吸进了自己嘴里,林棉吓了一大跳,被亲懵了,心里想的是,我靠,谢亭也太变态了吧,李垣亲过的地方他都不放过,竟然连间接亲吻这种烂招数都用上了。

    他到底是多喜欢李垣啊,林忽然有点儿难过。

    他不想再变成谢亭和李垣之间交流的中介,狠了狠心抬腿就往谢亭脚上踩,谢亭闷哼一声,疼得松开了他,林棉正好踩到他受伤的脚趾了,钻心地疼,他眉头蹙了起来,半天没缓过劲。

    林棉趁着谢亭晃神期间,赶紧开门溜了进去,又发现自己的串串袋子勾到了门把,也就是这么一会儿,谢亭又阴魂不散地黏了上来。

    有完没完啊?

    林棉再好脾气也想发火了,委屈如同泡泡一般冒了上来,他把串串都丢到跟进来的谢亭身上,气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李垣喜欢我又不是我的错,你找他说理去,为难我算什么?”

    谢亭一身整洁的西装被串串砸得一片污浊,他听着林棉的控诉,看见林棉憋红了眼,深深喘息着,“我为难你,林棉你脑子有坑吧?”

    “你脑子被驴踢了。”

    “你脑子上次掉水里进水还没有倒干净吧。”

    “你脑子还跟电话线缠一起呢!”

    两人一人一句小学生般面红耳赤地互骂了起来,过了好一会,谢亭才终于抓住一点思绪,他又气又急,低吼,“行行行,我脑瘫行了吧,谁为难你了,我他妈是喜欢你,我没想怎么样,是想跟你正儿八经处对象。”

    林棉准备好的脏话全卡在喉咙里,也许是头一回跟人表白,谢亭的耳朵尖悄悄地红了,林棉也懵,一天之内,前金主和前金主的前白月光都说喜欢我,我该选择哪一个。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两个都要,林棉咽了口唾沫,压制住脑袋里浮现的黄色画面,眨巴眨巴眼睛,默念那句我没想怎么样,是想跟你正儿八经处对象,然后在谢亭殷切的眼神里终于是憋出几个字来,“双押,skr~skr~

    第14章

    空气安静得林棉的声音仿佛都有回音。

    他说完那句话,明显见到谢亭的表情僵硬得如同打了石膏,林棉有点尴尬,就咧着嘴装可爱笑了笑,发现谢亭的神情越发阴沉,于是又急忙收了笑容,学着某知名主持人说,“我不应该笑,是不是?”

    谢亭有那么一瞬间掐死林棉的冲动,他长这么大,头一回跟人表白,没有想象中的感动,只有说不出的滑稽,该说是他表白错对象,还是说他表白的对象脑子有点问题。

    他深深呼吸好几次,才又摆正脸色,“你听明白了没有?”

    林棉努努嘴,“听是听明白了,所以呢,你喜欢我,我就得喜欢你吗?”

    谢亭后槽牙咬紧了,他看着林棉无辜的表情,垂在身侧的手捏紧了。

    林棉连连往后退了两步,生怕谢亭一冲动冲上来揍他,他缩了缩脖子,“我其实挺享受单身生活的。”

    废话,要他重新回去做谢亭怀里的金丝雀,他还不如在安安心心做他的甜品店老板,每天跟来店里看他的小姑娘开开玩笑,喝杯咖啡,整天乐呵乐呵银行卡里就有进账,可比他费尽心思讨谢亭喜欢还陪睡来的快活多了。

    “林棉,你说实话,你跟在我身边两年,就没有一点,哪怕一点,”谢亭有点难以启齿,他憋了半天,才把话说完,“喜欢我?”

    林棉仔仔细细思索,斟酌着道,“其实有的。”

    谢亭眼睛一亮,又重燃斗志,鼓励地看着他。

    他把谢亭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咽了口唾沫,很诚实地说,“喜欢你的身体算不算......”

    林棉承认,他下流,他贪图谢亭的美色,毕竟这个世界上两条腿的男人遍地跑,但两条腿长得帅又有钱硬件超标床上功夫一流的男人打着十个灯笼都不一定找的到。

    谢亭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有些哭笑不得,“算。”

    林棉长舒一口气,大着胆子说,“还有你的钱,算不算......”

    “也算,”卑微谢总在线求喜欢,“还有呢?”

    林棉很诚实地摇摇头,“没有了。”

    谢亭上前两步,他调整好心态,既然他有让林棉喜欢的点,那自然是要用到极致,他勾唇微微一笑,“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不答应我,跟我在一起,人是你的,钱也是你,不好吗?”

    林棉被他的笑容蛊到了,但还是伸出一根指头,左右摆了摆,“男人的嘴人的鬼,你之前还说喜欢李垣呢,转眼就喜欢我了,我不信。”

    听林棉提起李垣,谢亭就气不打一处来,可又百口莫辩,他叹了口气,“我和李垣不是你想的那样。”

    也许一开始是的,但现在绝对不会是了。

    林棉狐疑地看着他,心里还是挣扎,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谢亭的话,如果有一天谢亭反悔了怎么办呢,他现在有点小钱了,选择权也就多了起来,不必再顾虑那么多,思来想去,他壮着胆子提议道,“这样吧,换我来包/养你,要是你哪一天惹我生气了,我就不要你。”

    谢亭被他的脑回路惊奇了,“谁要跟你玩包/养,我说的是谈恋爱,谈恋爱你懂吗,基于平等的关系.....”

    “那就算了吧。”林棉斩钉截铁地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