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7

    说是分手炮,那当然要打个够本,林棉把这两年的实践经验全用在谢亭身上了,他平时乖得像只猫,到了床上就野得不行,在谢亭的后背上又抓又挠,抓出了一条条浅浅的红痕,谢亭把他按在不那么柔软地床上翻来覆去地干,心里有气,动作幅度就特别大,把憋了一路的问题问了个遍。

    “你想去哪儿?”

    “还分手炮,我同意了吗?”

    “你跟李垣到底是怎么回事,如实交代,我自己去查就不是那么好糊弄了?”

    “谁小气,谁要那堆破衣服?”

    林棉被他弄得不行,缠着他说疼,谢亭这才恢复了些理智,低头一看,林棉脸上红通通的一片,额头已经出了点汗,他俯身在林棉软糯的唇上亲了一口,趁着意乱情迷,诱哄道,“跟我回去,好吗?”

    “我不回去,”林棉也不知道是被弄得狠了还是心里存了委屈,说话带着哭腔,“我要过自己的新生活。”

    “你跟谁过新生活啊?”谢亭抚摸着他的脸。

    他把脸一偏,幻想着自己的未来,“跟我自己,我还想养条狗,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找一个很爱很爱我的,只爱我的人,可能是男人,也可能是女人,”他越说越开心,水眼里藏着喜悦,“是男的,我们就去国外结婚,再领养一个孩子,是女的,我会有自己的宝宝......”

    他小学也和小女孩拉过小手,严格意义上他也可以喜欢女生的,但如果对方介意他的过去,他不会强求,林棉是个很有原则的人,骗婚的事情他绝不做。

    谢亭眉头皱得简直可以夹死蚊子,他狠狠一撞,把林棉更加离谱的话都撞碎,冷笑道,“你怎么不自己生呢,我干你了这么多次,你要真能生,双胞胎都给你操/出来。”

    还结婚,还宝宝,做他的春秋大梦。

    林棉被谢亭的荤/话弄得满脸通红,他舔了舔唇,不甘示弱故意刺激他,“那你要再进来一点,才能生宝宝。”

    谢亭眼睛通红一片,“谁教你说这些话的?”

    “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他也是为了讨好金主每天上网学习新知识的冲浪少年好吗。

    这么尽职的替身已经不常见了。

    谢亭离开了他,还能对谁这么满意呢?

    真替谢亭难过。

    完事后,林棉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谢亭给他清理完后,正想和他温存,他翻了个身,留给谢亭一个潇洒的背影,“你自己出去吧,我就不送了。”

    谢亭抑制住一脚把林棉踹下床的冲动,这是什么,赤/裸裸的拔吊无情,竟然还敢赶他走!

    睡着的人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动作迅速翻身起来拿手机。

    谢亭以为他要把自己的微信加回来,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却只见林棉朝他递过来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个二维码,然后露出个甜滋滋的笑,“扫个码吧,以后谢总的下属想喝下午茶,随时联系我。”

    干一行爱一行,是林棉的职业道德标准。

    但是被拔吊无情的谢总想问,杀人犯法吗,他现在手有点儿痒。

    第12章

    谢亭是带着一身怨气走的。

    他自小锦衣玉食长大,走到哪儿不是人人捧着,头一回被人嫌弃成这样,多年来的傲气让他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软身姿,哪怕他很想立刻将林棉打包揣兜里带回家去,但还是气冲冲地穿衣服走了。

    他原本准备给林棉一个机会,只要林棉开口挽留,他可以既往不咎,结果走到房门口回头一看,林棉已经抱着被子睡得香甜。

    什么涵养什么礼数在那一瞬间都不重要的,谢亭抄起抱枕就往林棉身上砸,林棉迷迷糊糊瞪了他一眼,翻个身继续睡。

    猪都没你这么安逸!

    谢亭下了楼,刚解了车锁,就发现自己的黑色玛莎拉蒂被人用锐器绕着划了一圈,醒目的痕迹让谢亭把后槽牙磨得咯咯响,但此刻周遭已经空无一人,在林棉那里受了气的谢总决定把气撒在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瘪三身上,他拨了个电话,让助理去查监控,不让小瘪三在局子里蹲个把月他就不姓谢。

    车子的气是出了,被林棉哽住的气还憋在心口。

    谢亭决定仔仔细细地查一查林棉的人际关系,搞不好除了李垣,林棉还跟别人有来往,他感觉自己的头顶绿得有点刺眼,青青草园都不带这么璀璨的。

    全然没有惹到谢亭觉悟的林棉舒舒服服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充上电,接到了李垣的微信消息。

    “下午有空吗,去你店里喝咖啡。”

    生意不嫌多,林棉回了声等你哦就翻身洗漱了。

    新生活新气象,出门的时候林棉还特地吹了个头发,还在行李箱的暗格翻到一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去的香水,他打开盖子闻了闻,是很清冽的味道,在谢亭身上常常闻见,估摸着香水是他拿谢亭的。

    林棉本来想把香水扔了,他是俗人一个,玩不来这么精致的东西,但上网查了一下香水的价格,忽然又觉得真香起来。

    还是留着吧,得卖多少个蛋糕才买得起啊!

    勤俭持家的甜品店小老板喷了不太符合他气质的香水出现在店里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等他喝完一杯奶茶,李垣也就到了。

    因着林棉一直记得自己对李垣的救命之恩,此时非常热情地跟李垣打招呼,希望对方能知恩图报,主动提起减租的事情,可是李垣走近了,先是鼻子微微一皱,然后凑在他身上嗅了嗅,很确定地道,“谢亭的香水?”

    林棉也在自己身上嗅了嗅,连对方的香水都一秒闻出来,不会昨晚两人就按捺不住上床了把,谢亭体力真好,干完他还有精力赶第二场,也不怕精尽人亡。

    心里想的,林棉可不敢说出来,只是狡黠地朝李垣一笑,“我顺走的,谢亭还不知道呢,别告诉他。”

    “顺走?”

    “是啊,谢亭没告诉你吗,我搬出来了,”林棉眨眨眼,“现在是单身。”

    李垣神情染上一点儿玩味,心情不错的样子,“那我可要恭喜你。”

    别光嘴上说啊,你早把我房租减了我就谢天谢地。

    林棉决定提醒他,“昨天落了水,还好吗?”

    李垣笑道,“多亏有你,不然恐怕就不那么好了。”

    榆木脑袋,朽木不可雕也。

    “那,”林棉犹犹豫豫的,“房租?”

    李垣一怔,反应过来林棉的意思,觉得有意思,“房租是小事,除了房租,你还有其他想要的吗?”

    林棉欣喜若狂,他是见好就收的人,笑得甜滋滋的,没有再提要求,让员工给李垣上了杯黑咖啡。

    李垣忽然起身,绕到林棉身边坐下,林棉不明所以地瞧着他,他抽了纸巾把林棉袖口蹭上的一点奶油给擦去,又闻见林棉身上的味道,便说,“这款香水不适合你,下次我给你挑吧。”

    林棉连忙摇头,“不用了,我就是图个新鲜,我不习惯喷香水。”

    李垣唇角浮笑,“也是,什么香水能比你甜呢。”

    最后两个字他压得很低,林棉没听清,就凑近了些,嗯了声。

    白皙润泽的脸颊送到嘴边,李垣没理由不品尝,他快速地在林棉脸上亲了亲,观察林棉的反应。

    林棉先是眼睛一瞪,然后像是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咻地一下往另一边窜过去,捂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地瞧着李垣,结结巴巴,“你,你亲,亲我?”

    李垣把手往桌面一放,撑着自己的脑袋,俊秀的脸带着浅笑,显得有些风流,“我不可以亲你吗?”

    林棉说,“当然不可以!”

    谢亭喜欢李垣,李垣却亲了他,这算什么事,要是被谢亭知道自己撬了他的墙角,他会被谢亭大卸八块。

    李垣凑近了点,他因林棉的反应忍俊不禁,“你已经和谢亭分开了,我也是单身,所以,有何不可呢?”

    林棉忽然为谢亭抱不平,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挣扎了许久,才嗫嚅着,“谢亭喜欢你的啊,你别对不起他了。”

    李垣笑得不可控制,他把林棉圈在小小的地方,诱哄一般,“这样最好,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

    这样的台词出自李垣的嘴巴说不出的违和感。

    林棉捂着自己的脸,喉咙滚动一下,“我比较喜欢安逸的生活。”

    李垣像逗小猫小狗一样逗他,拿指点点他的唇,“那多没意思啊,你想想,要是谢亭知道我们两个搞到一起,他鼻子指定要气歪了,有趣吧。”

    是挺有趣的。

    但林棉还是很有原则地推开了李垣,大义凛然道,“今天的话我当做没听过,我也不会告诉谢亭的,你以后别再说了。”

    “我给你减租,你跟我一段时间吧。”

    听见减租,林棉下意识应,“好啊!”

    等他反应过来答应了什么,整个人都僵在原地,李垣哈哈大笑起来,轻轻扯他的脸,“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棉棉。”

    林棉很不要脸地答,“谢谢,天生的。”

    “你要不乐意我不逼你,但你不能阻止我追求你吧,”李垣的说辞一套一套的,“我们两个的事情,就别让谢亭掺和进来了,我跟他没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