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5

    谢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细数林棉的优点。

    李垣笑了声,“我前阵子还见着他呢。”

    谢亭说话一顿,“你们私底下见过?”

    “你不知道吗?”李垣表情有些惊讶,“他的店面是李家的,开业那天邀请我了。”

    谢亭神情凝固住了,这他确实不知道,他莫名有种被李垣嘲讽了的感觉,明明林棉在他身边,他却连林棉租的店面是李家的都不知道,同时,他又萌生出一股怒意,气林棉竟然瞒着他跟李垣私下来往,而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一句。

    虽然我很忙,但李垣也忙,而林棉却邀请李垣去开业,也没有邀请我!

    谢亭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压抑住此时此刻冲过去把林棉从车里揪出来狠狠质问的冲动,为了不落下面子,换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他是和我讲过,我险些忘了。”

    李垣继续添油加醋,“那天他请我喝咖啡和蛋糕,还收了我的花,我当时还纳闷,他的新店开业怎么不见你,想来是你太忙了,没空到场。”

    林棉压根就没请过他,谢亭肺都给气炸了,面上还得风轻云淡,“对,那天有个很重要的会,晚上他回家我补偿他了。”

    什么补偿,一块破表而已,他更想去开业现场好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都是林棉,而在暗处观察的林棉却浑然不知自己成为了谈话的主角,他看了好一会儿,发觉两人都没有要亲在一起的意思,不禁有些失落——看两个帅哥亲嘴儿是多么饱眼福的事情啊,他甚至有点儿想嗑两人的cp,连cp名都蹦了出来,就叫“庭院”,又是谐音又接地气,多搭配啊。

    眼见庭院cp发糖的希望落空,林棉正想把八卦的眼神收回来,电光火石之间,他看见李垣靠着的栅栏断了,而原本靠在栅栏上的李垣表情狠狠地崩坏了,整个人往后倒去。

    一个李垣两条腿,扑通一声落了水。

    谢亭反应很快,只是一瞬,就跟着跳下去。

    庭院cp四条腿,扑通两声落了水。

    林棉下意识打开车门冲过去救人,在冲向落水处的短短十秒,他的脑袋飞速运转,问:即将分道扬镳的金主和金主的白月光兼他的房东落水了要先救哪一个?

    他很快有了答案,鉴于他的金主会游泳,当然是先救房东!

    林棉唯恐救人的功劳被谢亭抢去,争分夺秒,也不怕冰冷的湖水了,扑通一声跳下了水,他先见到的李垣,正在湖面上挣扎,却没有见到谢亭,疑惑之际,还是选择先救人,他一靠近李垣,李垣就把他当救命稻草一样给抱住了,很显然是个旱鸭子,林棉怕人没救成,自己先给淹死了,连忙卡住李垣的脖子,把他往湖边带。

    谢亭呢?林棉不禁担心,余光一瞥,见到谢亭正在湖面挣扎,他脑袋一懵,谢亭怎么会溺水呢,他游泳不是很厉害吗,林棉很想把缠在他身上的李垣给抛下转而去救谢亭,但李垣缠得太紧,不得已,他只得先把李垣弄上岸。

    而为救人落水不慎脚抽筋在湖面挣扎的谢亭,眼睁睁看着林棉跳水,先救走了李垣,只留给他一个不那么潇洒的背影。

    谢亭的肺是真的要炸了。

    他被这么一激,人不懵了,抽筋的腿脚也利索了,带着莫大的怒气朝岸边游去。

    放下李垣急忙忙要去救谢亭的林棉,刚一转身,就见到谢亭像只落水狗一样狼狈地从湖面爬上来,明明他没什么表情,可林棉还是瞬间就捕捉到了他滔天的怒意,林棉瑟缩了下,打了个喷嚏。

    咳个不停的李垣终于缓过神来,他抓住林棉的手,把林棉抓得牢牢的,谢亭眼里迸出两把火,好半天才牙齿打颤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林棉,真有你的。”

    林棉的心口像被人踹了一脚,他向来活得没心没肺,但这时却有点儿难为。

    去往医院的途中,谢亭开的车,李垣喝了太多水,此时难受地倒在林棉身上,林棉很想推开他,但这么一个脆弱的大帅哥正在寻求自己安慰,他实在是下不了那个手,而后视镜里的谢亭眼神嗖嗖嗖如刀子一般射来,仿佛要把他射成一只刺猬。

    好了,这下谢亭更想要他滚蛋了。

    李垣缓了很久,语气虚弱地跟林棉说谢谢,与此同时,又往林棉身上靠了几分,简直是要黏在林棉身上了。

    同样落水浑身湿漉漉的谢某人把一口牙都给咬碎了。

    “那个,”尽管气氛不对,林棉还是弱弱开口,“能给我减一年房租吗?”

    车子开得更快了......

    第9章

    到了医院,谢亭的生活助理在候着了,三人把湿衣服换下来,林棉出来的时候,谢亭已经陪着李垣去做检查了。

    他找不到人,只好在原地等候,过了约莫二十分钟,半湿着头发的谢亭才出现在他眼前,林棉莫名有些紧张,不敢看谢亭的眼睛,哽了半晌,才弱弱地解释,“我以为你会游泳的......”

    这一遭下来,谢亭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点,他现在是看林棉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若不是在医院里,他定是要狠狠教训一番,人一在气头上,话也狠得多,谢亭难得脸色冷峻,语气也没什么起伏,“我不想看见你,滚回去。”

    自从包/养了林棉以来,除了起先会对林棉说些重话外,他已经很久没有用滚这么有分量的字眼,林棉闻言一顿,也许是在水里泡过,这时眼睛都还是水光淋漓的恢复不过来,满脑子都是终于来了。

    被林棉这样软绵绵的眼神一看,谢亭就有些后悔说了重话,但覆水难收,说出的话也咽不下去了,他只好继续板着脸。

    明明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真正从谢亭嘴里听到要让他滚的话还是不免有点儿难过,是因为自己没有尽职先救谢亭,还是救了李垣但李垣依旧喝了太多水谢亭心疼了而对自己不耐烦呢,无论是哪一条,作为替身的林棉都觉得是死罪。

    怪不得谢亭现在就要他滚。

    他头发还湿着,虽然换了干爽的衣服,但冬天在水里一泡,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可金主发话,他不敢不从,就连忙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很利索地滚蛋。

    林棉是谢亭的生活助理开车送回去的,到了公寓,他让助理在外边等一会,急忙进屋把两个行李扛出来,塞到了后备箱。

    助理向来知道他的存在,见他搬东西,一头雾水,“你这是?”

    林棉啪的一声把后备箱盖上,耸耸肩说,“谢总要我滚蛋了,以后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再见,”说着,打开手机二维码,俨然是自己甜品店的菜单,在这时他都没忘记给自己的店再拉一个电源,“要不扫一扫,有空过来,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给你打八折。”

    助理嘴角微微抽搐,还是顺着林棉的意思扫了二维码。

    林棉很有先见之明,自打李垣回国,他就预感到自己很快得卷铺盖走人,所以给自己安排了后路,在甜品店附近的小区租了一房一厅,虽然肯定比不上谢亭安排的一百平方米公寓,但也是不错的环境了。

    助理把他送到目的地,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林先生,你确定谢总是那个意思吗?”

    在他的印象里,谢亭身边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待两年时间,助理私心是觉得林棉对谢亭可能会有些不同的,但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林棉费力地把行李箱搬下来,“是吧,”他都要我滚了,难道不是吗,“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要真想我,到我店里来......”

    眼见他又要开始推销,助理大哥连忙开车跑了。

    房子之前林棉已经请家政打扫过,这会子直接拎包入住毫不费劲,他把行李箱往角落一推,整个人一个转身瘫在了柔软的沙发上,舒舒服服地长叹一声。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虽然不得不承认,林棉对谢亭有些舍不得,但他小时候家里养了一条土狗,只养了一年就走丢了,他都嚎啕大哭,茶饭不思好几天,可现在离开了相识两年的谢亭,除了心里酸酸涨涨外,他却没有流眼泪,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其实没有那么舍不得谢亭。

    意识到自己把谢亭和土狗比,林棉赶紧打住,没有说谢亭比不上一条土狗的意思。

    林棉懒得动,干脆就瘫在沙发上睡了起来,很意外的,他梦见了第一次见面时的谢亭,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坐落在包厢错落昏暗的灯光里,慵懒而迷人,等他走近了,看清谢亭轮廓分明的脸,谢亭没有笑,神色有些冷峻,看起来不大好接近,可就是这张脸,让林棉彻底走不动道。

    没有人不爱帅哥,特别是多金的帅哥,林棉这个世界第一颜狗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强人所难。”

    这是谢亭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林棉忽然就醒了,他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脸,好在依旧是一片干爽。

    但他忽然想到自己之前计划的要跟谢亭讨要的高昂分手费没了着落,眼睛一眨,泪水就滚了下来。

    谢亭陪李垣做了检查,就是灌了几口湖水而已,顶多就是回去拉两天肚子,没什么大碍。

    李垣瞧不见林棉人,不免要问谢亭,“林棉呢,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他。”

    谢亭现在是听见林棉两个字就火大,特别是在李垣嘴里说出来,好像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他林棉和李垣私底下有来往,且当他和李垣同时落水,林棉毫不犹豫先救了李垣的事实,他没好气地回,“让他回家去了。”

    李垣顿了两秒,“这样的话,等我有空再亲自约见他答谢。”

    “你!”谢亭眼睛一瞪。

    “我什么?”

    李垣并没有觉得不妥,实际上,在林棉救他之前,他对林棉是感兴趣居多,但经过这么一遭,也许是英雄救美情节让李垣心里起了点微妙的化学反应,他对林棉还真有那么一点儿不同的感觉。

    怎么会抛下谢亭救他呢,真有趣。

    谢亭就差说你没怎么,我有怎么了,但最终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努力挤出一个还算大方的笑来,“你想见林棉,过两天我带着去吧。”

    “不用麻烦,你忘记了,林棉的店面可是李家的,我随时去都行。”

    谢亭怀疑这一趟落水给他整出心肌炎来了,不然怎么那么闹心呢。

    两人的对话没持续多久,谢亭还想着回家质问林棉,等李家的司机一到,就火急火燎地赶回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该问些什么话。

    为什么跟李垣私下联系?

    为什么租了李家的店面而拒绝我的?

    为什么邀请李垣去开业却没有邀请我?

    为什么、我和李垣、同时落水、你先救的他!

    车厢的电台正好在播音乐,谢亭听着听着,那歌十分耳熟,直到听到一句“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他猛地踩下刹车,差点闯了红灯,抬头,在后视镜见到了一张绿得发慌的俊脸。

    “你好,这里是1930情感电台,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