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4

    他自动把林棉话里重点的分手费忽略,反而认为林棉是舍不得自己,害怕自己赶他走,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平时林棉就显示出对他极度的依恋,如果他提出分手,林棉一定会难过得哭鼻子吧,他虽然喜欢在床上把林棉欺负得流眼泪,不代表下了床也会想要看林棉哭泣。

    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绅士是不会让情人流泪的,所以含糊地说了句,“没有人让你走,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

    谢亭说完,期待地等待林棉的反应,等了好几秒都没听见林棉说话,以为林棉是感动坏了,结果一看,林棉不知道什么时候嘟着嘴已经睡了过去,谢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是他第一次对谁说出类似于承诺的话,而接收他承诺的对象却咕噜噜睡着了,谢亭磨着后槽牙,到底念在林棉生病的份上,没有把人摇醒讨个说法。

    他重重在林棉的唇上吮吸了下,愤愤然叹息,“小没良心的。”

    林棉向来身体健康,这次病倒不过一个晚上就又活蹦乱跳了,但被谢亭扼令在家休养三天才可以出门,与此同时,谢亭竟然想派人替林棉解决店面的琐事,林棉是下定决心要让这家店跟谢亭毫无关系的,好说歹说找遍各种理由才让谢亭打消了这个想法。

    又是小半月,林棉申请的营业执照下来了,他的甜品店才正式进入轨道。

    开业那天,是下半年最好的黄道吉日,据说很招财,招不招财另说,意头却很好,他请的两个甜点师都是专业院校出来的,为了测试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林棉还特地打包了几份甜点回去让嘴比任何物种都刁的谢亭尝了几口,谢亭没说好吃也没说难吃,但他的一般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够用了。

    林棉又请了两个服务生,一个帅哥和一个美女,林棉这个颜狗很快就定了他们两个,男孩子说自己会记账,拿双份工资,林棉觉得可行,就同意了。

    开业那天,林棉还煞有其事学人剪了彩,其实就是网上买的9.9包邮的东西,图个热闹而已,店里装修得漂亮,老板和员工又都是俊男靓女,第一天就吸引了不少客户,林棉挑了个视野好的地方,看着还算可观的客户,笑得眼睛都弯了。

    但他没想到当日随口说要请过来镇场子的李垣会真的来光顾,他这个老板只得出去迎接。

    李垣看着是特地来一趟的,还给他送了束玫瑰,林棉想到两人的关系,接这束花的时候就像接了块烫手山芋,是怎么拿怎么别扭,但他不能表现出来,装作记忆力不好,故作惊讶,“没想到你会过来,我请你喝咖啡吧。”

    李垣跟着林棉进店,两个帅气的男人站一起,刹那吸引了许多眼光,他们在目光的洗礼中坐下,员工很快凑上来问他喝点什么,林棉很豪气地说,“上最贵的咖啡和甜点!”

    反正他是老板,吃起来不心疼。

    李垣拿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棉,忍不住轻轻笑了,说,“林老板好豪爽。”

    林棉被他这么一夸,矫揉造作地摆摆手,“也没有,既然是请朋友吃东西,肯定是要请最好的,不能怠慢了你。”

    他也就寒暄一句,结果李垣说,“真高兴你能把我当朋友。”

    这句话说得林棉有点尴尬,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李垣的眼睛里藏了把钩子,像是要把他钓起来,林棉不太敢看李垣的眼睛了,打着哈哈把这个话题绕了过去。

    李垣管林棉要联系方式,虽然林棉是觉得他们之间没有联系的必要,但犹豫了几秒还是给了,没别的原因,谁都想朋友圈再多一个帅哥!

    “啊对了,周末我和谢亭去郊区钓鱼,你一起去吧。”

    我不去!林棉险些脱口而出,噎了两秒,“店里忙......”

    “到时候让谢亭带你去,那儿空气好,环境也好,你会喜欢的。”

    李垣压根不给林棉拒绝的机会,林棉快被他的态度绕晕了,只得尴尬地应下来,反正到时跟谢亭撒撒娇就能解决的事情,他也不必在这儿跟李垣打太极。

    送走李垣,林棉百思不得其解,李垣接近他到底是什么目的,是警告他离谢亭远点吗,如果是这样,真不必拐弯抹角,他从来就没把李垣当情敌。

    林棉决定,从今晚开始,就偷偷收行李,只要等谢亭一开口,他就拉着行李立马走人,完成身为替身最后一个滚蛋的任务。

    第7章

    开业那天,谢亭这个大忙人公司有事,没能去到开业现场,林棉本来不觉得有什么,倒是谢亭自个觉得亏欠他,给他送了块几十万的名表,林棉手腕细,戴什么都好看,对谢亭的眼光赞不绝口,开心得找不到北,当晚简直是对谢亭百依百顺,什么孟浪的姿势都配合。

    第二天一醒,他就没有半点儿愧疚地联系了中介把谢亭送的表挂到二手网站去了。

    东西给了他就是他的,怎么处理是他的事情,之前林棉还会担心谢亭察觉他把东西都给卖了个七七八八,如今反而释然了,谢亭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以前他撒娇可以糊弄过去,现在只要拍拍屁股走人即可,十足轻松。

    林棉当真开始收拾起了行李,他在谢亭安排的公寓住了两年,里头真正属于他的东西少得可怜,大多数都是衣服,两个行李箱就装满了,只留下几件他常穿的,谢亭对此毫不知情,只是看见衣柜空了一大半,以为林棉把过时的衣服都收起来了,又让人根据林棉的尺寸置办了许多衣物把衣柜填满。

    天地良心,这是谢亭自己的误解,林棉从来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但既然有新衣服,他乐得收下,非常有闲情逸致地将行李箱里的全换成了新的,俗话说不要白不要,他跟谢亭的身形又不太一样,留下来也是浪费资源。

    林棉现在的日子过得十分清闲,白天睡到自然醒去店里巡逻,晚上就回公寓陪谢亭腻腻歪歪。

    附近大学的女孩子都知道这个甜品店有个帅哥老板,时不时来蹲守偶遇,胆大的就找林棉要微信,林棉一概不拒绝,这些都是潜在客户,加个微信又不会少块肉,况且林棉并不是天然弯,他小学的时候也跟班花谈过一场手牵手的恋爱,香香软软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若不是谢亭长得足够蛊惑人,他绝不可能拜倒在谢亭的西装裤下。

    转眼就到了李垣说的周末。

    林棉压根就没把去郊区钓鱼的事情记在心里,所以谢亭跟他提起的时候他愣了几秒才回想起来——他开始怀疑谢亭是不是脑子有泡,竟然带着白月光和替身一起去钓鱼?

    他好不容易压下自己鄙夷的眼神,委婉地说,“这不好吧?”

    “李垣说想见见你。”

    谢亭,你清醒一点!林棉就差摇着谢亭的肩膀咆哮,他跟软骨动物一样趴在谢亭身上,嘟嘟囔囔,“天气好冷,我不想出门。”

    而且这种天气,鱼早就冻死了吧,什么特殊爱好?

    谢亭捏着他的两颊强迫他抬起脸来,唇角的笑容有点冷,“怕冷还天天往店里跑?”

    林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得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谢亭的虎口讨饶,他像只猫一样直往谢亭暖和的胸口钻,说话尾音是往上跑的,“不喜欢钓鱼,不想去。”

    谢亭其实也很惊讶在李垣口中听见林棉的名字,那天聚餐后,他跟李垣在包厢里有过一段简短的谈话,两人都是圈里的人,不太好混到一块去,不管曾经有过怎样旖旎的心思,全都收一收,只做生意上的朋友。

    他当然没有意见,谢家和李家是世交,这也是他一直没有捅破窗户纸的原因,要以后真闹开了,更加不好看,还不如及时止损。

    好吧,谢亭承认,他放弃李垣,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已经有林棉了。

    家里已经有一块可口的年糕,又何必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

    只是,李垣到底为什么会提出让他带着林棉去呢,是想彻底给两人之间划个句号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很乐意带林棉去见李垣,于是十分自恋爱脑补的谢总干脆利落地驳回了林棉的意见,“不想去也得去。”

    林棉在谢亭看不见的地方翻白眼,跟着一个脑子冒泡的金主跟不容易。

    周末那天,林棉还没睡饱就被谢亭从温暖的被窝里捞了起来,谢亭心情不错,还特地给他搭配了衣服,疑惑地问了句,“我给你新买的呢?”

    林棉一下子吓醒了,缠着谢亭接吻,总算是靠着色相把这个问题绕了过去。

    郊区里市中心还是很有一段距离的,林棉一上车就开始补觉,睡得咕噜噜的,等他醒来,已经快到目的地了。

    他睡了三个小时,脸蛋红扑扑的,一下车被风一刮,整个人哆嗦着抖成一团,再次为谢亭和李垣这特殊的爱好而骂街。

    年纪轻轻的就这么爱钓鱼,等到中年肯定天天拿着把鱼竿天不亮就往外跑,林棉想象中二十年后的谢亭,不禁觉得有点好笑,那时的谢亭应该也是个很儒雅的中年男人吧,他见不到了,有点可惜。

    这看起来是片人工湖,谢亭给他介绍,湖泊是李家老爷子建的,换句话说,这个湖是为了满足李家人钓鱼的兴趣特地圈起来的,感情爱钓鱼还是遗传,有钱人的世界他不是很懂。

    李垣已经在湖边的木板上了,见他们到来,起身迎接,他今天穿着白色的毛衣,衬得他俊朗无比,恰好谢亭穿的又是黑的,看起来就像是约好穿了情侣装,穿着驼色外套的林棉在他们两个之间格格不入,心里直吐槽狗男男。

    他不悦的表情太明显,谢亭也察觉到点什么,以为林棉是吃醋了,不禁有点沾沾自喜,还上前跟李垣握了下手,观察着林棉的反应。

    林棉轻轻噘了下嘴,何必呢?秀恩爱也不必秀到他面前吧,他的神情落在谢亭眼里,就变成了——林棉吃醋吃到嘴巴都酸了。

    该不会今天就要和他摊牌吧,林棉开始发散思维,他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祝福两人呢,他在脑海里搜刮着祝福语,连早生贵子都冒出来了,又连连打住,干男人的男人不该有孩子,代孕可耻,想要孩子自己生,可林棉早把谢亭上上下下看了好几百遍,谢亭怎么看都不可能生得出孩子,那这个重任只能落在李垣身上了......林棉打量着李垣,一秒排除了他是双性人的可能性。

    还是白头到老就可以了。

    谢亭和李垣当然不可能猜到林棉有多天马行空,只是都把目光落在了林棉身上,还是谢亭先拉了林棉一把,林棉才回过神。

    林棉露出一排洁白的牙,跟李垣打招呼,李垣带着他们去钓鱼的地点,三柄鱼竿三个桶,呈三角形放着,林棉本来就对钓鱼兴趣缺缺,强打精神地坐下了,拿起鱼竿就要往下甩。

    “不是这样的,”李垣轻轻捏住他的手腕,“我教你。”

    林棉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说好呀,然后就着李垣的姿势摆弄着鱼竿。

    谢亭回头一看,就见二人其乐融融的画面,空气忽然有点儿酸,他强压下心中的不满,这也没什么嘛,教个钓鱼而已。

    要教也是他来教啊,哪里轮得到李垣?

    谢亭正想过去打断二人,李垣就已经放开了林棉,林棉弯着眼睛跟李垣说谢谢。

    这画面,怎么这么刺眼呢?

    第8章

    林棉是个坐不定的人,钓鱼这种需要耐心的活动根本不适合他,他勉强撑了半个小时,没有一条鱼上钩,耐心也就到此为止了,于是跟谢亭撒娇说自己冷,想要回车上休息一会儿。

    谢亭向来纵容他,看他冻得脸都白了,也就由着他去了。

    林棉得到赦令,生怕谢亭后悔,像匹脱缰的野马一样奔到一旁的车子里去了。

    他拿着钥匙启动车子,开了暖气,瞥一眼还在执着于钓鱼的两个男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他小时候玩的4399钓黄金小游戏。

    林棉把座椅往下摇,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拿小尾指卡着手机看起了综艺,没一会儿,就看见谢亭和李垣都离开了原本钓鱼的位置,走到湖泊的栅栏处,谢亭靠在栅栏上,似乎在跟谢亭说点什么,林棉视力好,瞬间综艺就不香了,趴在窗上观察两人。

    该不会说着说着就亲起来了吧?林棉想象着偶像剧里浪漫的场景,一时间还有点期待,或许他可以偷偷拍下来,等和谢亭划清界限,再用照片坑谢亭一把,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林棉否决了,虽然谢亭平时对他不错,但他还是没有胆子敢去勒索谢亭,除非他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实际上,谢亭和李垣只是在谈工作。

    不知道怎么说着,就绕到林棉身上去了。

    提到林棉,谢亭脸上的表情柔和许多,感慨道,“他脑子虽然笨了点,但心眼不坏,人也听话,还很会煮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