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3

    李垣放大的俊脸呈现在林棉眼前,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在李垣温柔的声音里慢慢点了点头。

    好在谢亭也赶到了,他匆匆进包厢,第一时间就是找林棉,林棉也像看见救星一般睁大着眼看谢亭,谢亭见着李垣和林棉坐在一起,神情有一瞬间的尴尬,继而快步走过去,摸了摸林棉的脸,说,“怎么自己上来了?”

    林棉在谢亭面前向来都是有些娇气的,也不管别人在场,握住谢亭的手,“谁让你这么晚才到,”又眼睛发亮地说,“是李先生带我过来的。”

    谢亭这才看向李垣,道了声谢。

    李垣依旧笑着,“举手之劳而已,他很可爱。”

    林棉反应过来李垣是在夸自己,不禁有些飘飘然,扭过头对李垣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好像惹来了谢亭的不满,林棉的手被重重捏了下,他以为是谢亭不喜欢自己和李垣有交流,只好把心思都放到了谢亭身上。

    这趟聚会是给李垣接风的,因此李垣是话题中心,林棉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自顾自地吃起了圆桌上的菜,这里一盘菜就顶他一个星期的伙食费,来都来了,当然是要吃个饱再离开。

    偏偏谢亭不让他安生,又是让他夹菜又是让他剥虾,这些事情林棉做的轻车熟路,没办法,谢亭给的工资太优厚,他连人都给谢亭了,也不在乎这点廉价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劳动力。

    原以为他安静如鸡地做好分内事就足够了,但没想到话题竟然引到他身上,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说起了他像李垣的事情,非要他抬起头给大家看看对比,林棉在心里嘟嘟囔囔地骂着,暗暗掐了把大腿让自己眼里泛出点水光,然后委屈地瞧着谢亭,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直到谢亭被他看得心软,说了声别闹他了,他才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收回去。

    不经意见却看见李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的大腿,林棉心里咯噔一下,猜想李垣肯定是看见了,但他总不能上赶着承认,就闷头继续肢解盘子里的大闸蟹。

    这一餐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林棉肚子都鼓起来了,谢亭看着他一脸满足的样子,笑骂他,“这点出息。”

    林棉轻轻地打了个嗝,心想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吃一次,自然是要吃个够本,面上却卖乖地露出个甜甜的笑容,甜言蜜语张嘴就来,“有你在,我才不需要什么出息呢。”

    谢亭果然露出满意的神情。

    因为众人都喝了酒,谢亭找了司机来接,就在包厢里等着,其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很快包厢里就剩下谢亭和林棉,林棉内急,找服务员问了洗手间,等他出来准备回包厢时,竟然见到李垣进去了。

    他是个非常识趣的情人,金主和白月光叙旧他没有去打扰的道理,就在走廊上等着,他以为两人许久不见定然是天雷勾地火,肯定要聊上那么一阵的,但不到两分钟,李垣就出来了,林棉还直勾勾地看着门口,这下被他撞个正着,不禁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李垣却向他走来,林棉连忙站直了,李垣说,“期待下次见面。”

    林棉下意识地点头,猛然回神,他们需要下次见面吗?

    虽然李垣各方面是挺好的,但他们也勉勉强强算情敌吧,情敌见面总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所以大可不必。

    他把想说的都写在了脸上,李垣一脸忍俊不禁,说道,“在巴黎时就听朋友说起过你,没想到见了人更有趣。”

    谁都喜欢被帅哥夸奖,林棉连忙夸回去,“你本人比照片还帅。”

    李垣不置可否,指指房间,“进去吧,谢亭等你呢。”

    林棉想到他和谢亭的关系,差点就想说你要是对谢亭有想法,我即刻卷铺盖走人,但到底没敢说出来,他还是等谢亭自己开口吧,毕竟员工准则之一是不要随意猜测老板的想法。

    他跟李垣挥了挥手,就去找谢亭了,谢亭对他离开太久有点儿不满,林棉只好又亲又哄又撒娇,才让谢亭的眉头平下来。

    他想,谢亭是越来越难伺候了,他还是早点退位吧。

    第5章

    林棉的包卖了二十多万,他原本是不急着出手的,但目前的情况让他想跑路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因此就算是低价他也咬咬牙出了。

    接着他就开始在物色地段的店面,他的计划是开一间甜品店,前二十年他吃了太多苦,后半生他希望自己活在甜蜜里,而糖分超标的甜品店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林棉可不懂什么制作甜点的技巧,他打算等店面装修好,再招聘几个甜点师,而他只用每天镇守店铺,当一只收钱的吉祥物就可以。

    林棉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想法一旦形成,不到三天他就跟着中介去看房,店面坐落在繁华的街道,隔几条街就是大学城,不愁没有客源,也许是跟谢亭这个商人生活得久了,连榆木脑袋林棉都有点生意头脑起来,又是把地段摸清,又是找寻附件的竞争对手,竟然也弄得有模有样。

    这些事他都是忙着谢亭做的,谢亭除了要求他洁身自好外,是不干涉他其他生活的,是以,林棉晚上就陪谢亭做/爱,白天就张罗着甜品店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他在中介的介绍下定了一家装修公司,自己的事业干起来虽累但也乐在其中,林棉每天都跑去监工,生怕装修工人偷工减料,就这样两头跑了一个多星期,谢亭终于发现了他的异常。

    林棉带着一身灰从外头回来,被谢亭抓个正着,明明他没有做对不起谢亭的事情,但见到谢亭锐利的眼神,骤然有些心虚。

    谢亭慵懒地坐在客厅上,他不说话,只看着灰头土脸的林棉,林棉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换上一贯讨好的笑容,“今天公司没事吗,这么早回来?”

    看看时间,才八点,平时这个时候连谢亭的影子都见不到。

    “你过来,我有话问你。”谢亭语气像是刻意调整过,听着有些压抑。

    林棉莫名紧张起来,但还是乖乖走过去,他想像往常一样靠在谢亭身上,但发觉自己衣服上蹭了不少灰,刚想跪坐在谢亭脚边,谢亭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把抓着他的手腕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林棉心想谢亭都不介意了,他还扭捏什么,就毫不客气地把灰尘沾在谢亭干净的白衬衫上,放软语调问,“什么事啊?”

    谢亭盯着他白净的脸,几度想把心底的怒气压下来,但眼神还是泄露了他的不满,“你瞒着我在外面开店?”

    果然是这件事,林棉想不通谢亭有什么好生气的,他开店的钱虽然是谢亭给的,但谢亭给了他就是他的,他有权利安排自己的钱,谢亭在不高兴什么劲呢,心里想的,嘴上可不敢说出来,林棉无辜地眨眨眼,“不可以吗?”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真挚,谢亭被他这四个字噎得有好几秒的沉默,半晌才道,“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废话,那是属于我的店,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以为你很忙,不会在乎我这点小事的。”林棉又眨眨眼。

    谢亭对这样的林棉完全没招,他其实也很想问自己,在得知林棉瞒着他偷偷开店时,为什么会感到生气,大抵是他以为的总是掌控在手心的林棉也有了自己的秘密而感到不快。

    他包/养了林棉两年,林棉的许多第一次都是他赋予的,只要他想,他可以对林棉了如指掌,但他从前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林棉足够听话,哪怕是一点点小事,也会乖乖上报,可是这一次,林棉却连店面都要装修好了,也没有将要开店的事情告诉他,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而谢亭却捕捉不到。

    “下次不要再自作主张了,你想开店,跟我说一声,公司的店面那么多,你喜欢哪间挑去就是了,不用费那么大的劲。”

    林棉一怔,谢亭这番话着实让他有点感动,从各方面而言,谢亭对他都很好,想到要离开谢亭,他还有点舍不得,但也只是一点点,他不可能总是做谢亭的情人——张延的下场他已经看到了,绝对不能对任何人动心,不然难受的只会是自己。

    是,谢亭这时对他是很好,但如果再过几年,他不再年轻,也不再帅气,甚至于不再像李垣,谢亭是不是就会踢走他呢。

    林棉心里拎得清,但还是很感谢谢亭的心,就撒娇一般地捧着谢亭的脸亲他薄薄的唇,还重重地吸了下,甜滋滋地笑,“谢总真大方。”

    撩拨谢亭的下场就是林棉被扛着到浴室从头到尾冲了一遍,又从浴室做到房间的大床上,谢亭这人的脸看着跟性/冷淡似的,但只有领略过他床上功夫的林棉知道他的凶狠,通常都是林棉被磨得受不了,求着谢亭停下来,求到他又哭又哼,谢亭才会稍微地克制一点。

    林棉在爽得腿都合不拢的时候,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要是李垣以后跟谢亭在一起,会不会受不了谢亭啊?

    可是谢亭和李垣看起来身形差不多,谢亭会不会为爱做零呢,林棉被这个想法惊得射了出来。

    谢亭一脸得意把东西给林棉看的时候,绝对不会猜到林棉正在脑海里幻想他委身他人的场景......

    店面装修得差不多时,林棉就开始张罗雇人手了,甜点师和服务员是必不可少的,但最让林棉头疼的还是需不需要请一个会计,以他高考数学的分数,他是能离数字有多远就多远,更别说让他算账了。

    正当林棉为这件事愁眉苦脸的时候,突然在巨大的玻璃窗前看见了一张俊脸,他反应迟钝,隔了两秒才吓得哆嗦一下,窗外的李垣忍不住笑起来。

    李垣是来这附近视察的,他回国后,父母把这条街的地产都交给他打理,没想到会在这儿撞见林棉。

    林棉跟李垣是见过面的,不好意思忽视他,就出去跟他打招呼,见他身边站着个西装男,李垣跟西装男说了几句,西装男就离开了。

    到底跟李垣不熟,林棉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倒是李垣,神态自若,打量着店面,问道,“你租了这儿?”

    林棉点点头,“你也来租店吗?”

    李垣摇着头笑笑,“这儿的店面都是我家的,严格来说,我是你的房东。”

    林棉唾弃自己慧眼不识珠,尴尬地笑笑,真不是冤家不聚头,A市这么多家店面,他怎么就偏偏租了李垣家的呢?

    “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看着我们的交情上,我或许还可以给你打个折。”

    林棉想他们能有什么交情,他顶多就是个李垣的冒牌货啊,但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听见打折林棉顿时两眼发光,语气都俏皮了许多,“那感情好,等我开店再请你过来镇场子。”

    李垣很给面子说好,他今日过来视察,还是挺忙的,就没有再和林棉多说,林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再一次为他的长腿而垂涎三尺。

    怪不得谢亭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眼光真不错。

    第6章

    最终林棉还是决定找个记账的,一来他实在讨厌算数,二来也怕自己算不清连门店赚了还是亏了都不知道,横竖他现在身价百万,请一个月薪几千的员工对他而言简直就是牛身上拔一根毛,半点都不带心疼。

    谢亭对他这么忙颇有意见,林棉每天累得跟只狗一样晚上还得回去给谢亭干,他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机器人都没他努力,如此坚持了小半个月,身体还算健康的林棉竟然娇气的累病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一早出门判断错误温度冻了好一会儿,回来又冻了一会儿,整个人已经有点昏昏沉沉了,但还要强打着精神跟谢亭腻歪,结果被做晕在了床上,谢亭虽猛,但这种情况也少见,一摸,才发觉林棉脑门烫得跟块烙铁。

    连夜叫来了家庭医生,还好只是低烧,医生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瞥见林棉宽松睡衣下的吻痕,苦口婆心地劝谢亭节制一点。

    饶是见惯场面的谢亭,此时也有点懵,他很想解释,不是他把人做坏的,是林棉自己累坏的,但话几次到嘴边,碍于面子到底没说出口。

    林棉睡了一觉迷迷糊糊起来,发觉自己被搂在谢亭怀里,他浑身滚烫,难受得直哼哼,依赖着谢亭这个相对他而言的低温生物,不断地蹭来蹭去,谢亭心里本来就积气,被他这么一动,没好气地说,“谁把你养得这么娇气,动不动就生病,把病气传染给我怎么办?”

    明明是想关心林棉,说出口的话却那么不客气。

    林棉以为他真的生气了,也许是人一生病,就容易委屈,哼哼唧唧地回嘴,“那我去隔壁房睡。”

    他说着真要起身,被谢亭拿脚压住了,谢亭觉得生病里的林棉有点小脾气比平时鲜活太多,就摸摸他的脸,语气稍霁,“说你两句,还生气上了?”

    林棉吸吸鼻子,拿滚烫的脸在谢亭掌心里蹭着,他心里酸酸麻麻的,好像充满了气体,他勾着谢亭的小尾指,脑子一热把藏在心里多日的问题问了出来,“你什么时候赶我走啊?”

    谢亭正因他的温顺而满意,听见他这句话眉头蹙起来,“谁要赶你走?”

    “我们总有一天要分开啊,”林棉睁开烧得水光泛滥的眼,眷恋地看着谢亭,“你会给我一笔分手费吗?”

    谢亭以为林棉病得糊涂,开始说胡话了,和林棉在一起的这两年,起先他确实是想着给自己一个期限,什么时候能放下李垣,就结束和林棉的关系,但日渐相处下来,却发觉林棉很合自己心意,因此他从来没有想过何时放走林棉,如今林棉一提,谢亭反而认真思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