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的职业道德修养

分卷阅读2

    林棉词汇量有限,很难精准地形容谢亭的长相,但在会所里见惯了油腻中年男人,忽然来了这么一个清爽帅气的青年,就像是有一阵清风吹来,清澈而迷人,简直堪比高浓度的84消毒液,把会所里的细菌和毒气都杀了个一干二净。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强人所难。”

    谢亭显然是听见包厢外他和张延的对话,英气的眉微微拧着,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看得林棉腿有点发软。

    在被男人包/养这种事情上林棉是新手,他结巴了半天才说出完整的一句话,“我,我没有说不愿意啊。”

    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有钱又有颜,还不担心以后会有感情纠纷的男人就仅此一个,林棉错过就不会再有,他在夜夜笙歌的会所上了三个月的班,又在张延日日夜夜歪观念的熏陶下,其实道德底线是比寻常人要低一些的,竟也不觉得被男人包/养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谢亭向他招招手,他紧张地迈开僵硬的双腿,脑子都是懵的,等站定在谢亭面前,谢亭就拉住他的手腕,他跌坐在谢亭的腿上,林棉浑身僵硬,闻见谢亭身上淡淡的夹杂着酒气和不知名的清冽香水味,连眨眼都忘记了,直愣愣地瞧着谢亭——谢亭的眼睛深邃,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海,他看不见底,但他在谢亭的眼神里看出点不同寻常,像是在看他,又不像是在看他。

    谢亭端详着他的脸,半晌伸手抚摸他的眼睛,林棉吓得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听见他说,“睁开。”

    他不得已只得又掀开眼皮子,他从来没有跟人离得这么近,近得对方温热的呼吸都洒在他脸上,酥酥麻麻的,让他想起小时候躺在草地里,被蚂蚁爬过脸颊。

    “你是要包/养我吗?”

    暧昧的气氛被林棉这句近乎坦诚的话横扫个干干净净,谢亭眼神微变,不太满意地沉了唇角,但还是嗯了声。

    林棉初生牛犊不怕虎,语出惊人,“包月还是包年?”

    谢亭将他推离自己,像是为林棉说出这么低俗的话感到头疼,林棉踉跄了一下站稳,惴惴不安地绞着手指,暗暗地想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话。

    可是他看到别人都是这么问的,客人也没有生气,为什么到了谢亭这里就不一样呢?果然,长得帅的人思想高度难以捉摸!

    他等了一会儿,谢亭说,“你先回去吧,我会让助理联系你。”

    林棉说好,一步三回头地走出包厢,关门时,他看到谢亭端起玻璃桌面上的酒杯将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凸出的喉结滚动着,性感极了。

    他还有点迷迷糊糊的,直到张延来问他,才后知后觉自己把自己给卖了,说不上高兴与否,只是心里空落落的,他没有读大学,不知道现在的老师都是怎么教学生的,但是他记得初中的老师语重心长跟全班的同学讲过,人要脚踏实地、自食其力,他问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吗?

    可是没等他想出个答案,就被谢亭的助理带去医院做了体检,直接拎包入住进谢亭安排的公寓里了。

    林棉在被人包/养和陪人上床的经验都为零,因此还是在网络上狠狠恶补了一些知识的,只是难免紧张,这种紧张在当晚见到谢亭达到了从所未有的高峰。

    谢亭问他有没有和别人做过,他老老实实地摇头,跟只认生的宠物一般在谢亭身下不安分地动着,谢亭亲他嘴的时候他更是瞪大了双眼,迷迷糊糊地想,谢亭的嘴唇真软,像是棉花糖,于是忍不住地舔了一口。

    人对很多第一次的记忆都是刻骨铭心的,林棉也不例外,但他记得那晚的谢亭没有嫌弃他技术烂,虽然到后来做得有点过火,但也勉勉强强算得上温柔,林棉也记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哭得停不下来,弄得谢亭有点扫兴,可谢亭还是轻轻揉着他的眼睛,让他别这样哭。

    他为什么哭呢,大概又想起初中语文老师那句,人要脚踏实地,自食其力,可是他真的穷怕了,他只是想赚钱,赚很多钱,给妹妹交学费、给家里盖房子、也给自己挺直腰板的底气。

    谢亭叹口气,离开了房间,当晚没有再回来,有那么一瞬间,林棉眷恋起他片刻的温柔,好在没多久,林棉就得知谢亭给他的温柔都是基于他有一双长得跟李垣很像的眼睛。

    他把自己对谢亭小小的心思扼杀在襁褓里,从此一心搞起了事业,也安分地给李垣当起了替身。

    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林棉念叨着这两句话,翻了个身,被谢亭抱进了怀里,才记起他已经在谢亭身边两年光景,他想到卡里七位数的存折,忍不住地咧嘴无声笑了。

    第3章

    李垣这一次是回国长久发展的,换句话说,他来了就不走了,从谢亭口中得到这个信息的林棉,一时有些感慨,虽然他和谢亭是包/养的关系,但好歹共处了两年,谢亭长得好、性格好、那方面也好,哪哪都好,林棉不觉得能再有狗屎运遇见这样的金主。

    错路只要走一次就够了,他打算金盆洗手,谢亭会是他第一个金主,也会是最后一个,从谢亭身上得到的钱足够他做点小本生意,只要不随意挥霍,他的下半生会过得很安逸,到时候再找一个两情相悦的人,男也好女也好,搭伙过日子。

    他幻想着以后的生活,越想越觉得用两年的青春换取他梦寐以求的日子,是件很划算的事情,虽然过程并不那么能见光。

    林棉醒的时候谢亭已经不在了,谢亭很忙,常常早出晚归,他也乐得轻松,刚醒没多久,手机就弹来好几条信息,他打开一看,全是二手网站的客人问价的。

    他有很多名牌包和表,有些是谢亭主动给的,有些是他撒娇让谢亭买的,谢亭一直以为他很喜欢这些东西,其实不然,每次拿到手,林棉转手就挂到二手网站出售去了,这些用来撑场面的物件林棉一概不用,只有拿到手的钱才是真。

    他给每一个试图砍价的买家冷酷地发出四个字,“概不讨价。”

    然后一个翻身下床洗漱。

    林棉没读过大学,在遇见谢亭之前都是打工,没什么商业头脑,去年他算了卡里的余额近百万,就让谢亭给他介绍基金,谢亭把他丢给相识的银行经理,林棉每隔一段就会看看自己手头上的钱有没有利滚利,不得不说,谢亭介绍的人也有些手段,至少目前为止,林棉从来没亏损过,甚至进账了十来万,他不敢买多,这东西都是有风险的,他没有谢亭的资本,只敢跟着小打小闹,谢亭笑他没有胆量,他很坦诚地承认了。

    他穷了那么多年,绝不会再让自己回到那样的生活,更没有胆子冒险。

    昨晚谢亭做得狠了,林棉浑身都叫嚣着酸痛,看着时间还早,就去会所按摩,等他昏昏欲睡的时候,接到了谢亭的电话。

    他还有点迷糊,嘟嘟囔囔地问怎么了。

    谢亭的声音带点笑意,让他晚上七点到四国志吃饭,四国志是A城鼎鼎有名的酒楼,去的食客非富即贵,林棉托谢亭的福,有幸去过几次,一听谢亭要带他去那儿吃饭,瞌睡虫瞬间跑了个精光,“好啊,就我们两个吗?”

    “还有几个朋友。”

    谢亭的朋友是知晓他身边有林棉这么一个人的,对林棉态度还算和气,林棉也并不讨厌他们。

    但林棉浑身多问了一句,“李垣也去吗?”

    谢亭那边沉默了两秒,“去的。”

    林棉一听更加来劲,他只见过李垣的照片,还没见过真人,也不知道自己能和他像到什么程度,他有点儿兴奋,全然没有替身见真品的难堪,扬声道,“那我要去!”

    那头的谢亭眉头微微皱了皱,林棉表现得太高兴,反而让他觉得对方是在欲盖弥彰,他思索道,“如果你不想......”

    “我想,我想,”林棉打断谢亭的话,甚至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放心,我在李垣面前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

    林棉才不管他什么意思,反正这趟他是去定了,只是谢亭这么婆婆妈妈真的不像他的性格,他啧啧摇摇头,果然真爱会改变一个人,就连干脆果断的谢亭都变了一个人。

    谢亭也挂了电话,神情有点松怔,直到一旁的助理喊他才回过神,他摈弃掉脑海里的杂念,轻声叹口气。

    李垣回国以后,谢亭才发觉自己当年那些悸动早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亡,他对李垣,其实多半是源于求而不得的不甘,是以才会在李垣出国那段时间冲动包/养了和李垣有几分相似的林棉,可相处下来,他发现林棉和李垣除了那双眼睛外,哪儿都不相似。

    他一开始是有些看不起林棉的,林棉出身不好,年纪轻轻不读书跑去会所当鸭子,又表现得十足爱钱的模样,他很难不对林棉产生偏见,只是后来让人去查林棉的身世,才得知他的人生过得很坎坷。

    林棉幼年丧父,母亲辛勤将他和妹妹抚养长大,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因为怕加重家里的负担而没有继续读书,选择打工供应妹妹上学,后来又为了赚钱被同乡带到会所上班,才遇见自己。

    谢亭二十多年的人生过得顺风顺水,完全无法想象林棉是怎样熬过这段苦日子,是以对林棉也不免多了几分包容和怜惜,自大一点儿说,谢亭甚至是觉得自己改变了林棉的人生轨迹。

    但谢亭什么都猜对了,唯有一点,林棉当时没上大学,是因为数学考了39分拉低了总分数,只考了个三本,他不想复读,这才早早出来打工。

    这件事导致林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心里默默祈祷:愿天堂没有数学。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林棉提早了快二十分钟抵达,他没有谢亭带着不敢进去,只好在大厅等着,跟二手网站讨价还价的客人唇舌大战。

    过了一会儿,他前方忽然被阴影笼罩起来,林棉以为是谢亭,抬头一看却怔住了,站他面前的青年,穿着灰色毛衣,整个人俊俏又挺拔,一双眼睛亮得出奇,正笑吟吟地看着他,用清亮的声音询问,“你是林棉?”

    林棉犹如当头一棒顿时清醒起来,眼前的人不是李垣又是谁,他顿时有些慌张,左右看了看,没有见到谢亭的身影,只好站起身,也打量着李垣,说了声是。

    两人都对对方很好奇,林棉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李垣,心里把谢亭骂了一百八十遍,尽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些,“谢......谢总还没有到吗?”

    “他去停车,”李垣回答,“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跟我进去吧。”

    “啊,好。”

    林棉不好拒绝,频频回头看,却依旧没见到谢亭。

    他心里直打鼓,这会子反而有点慌乱了,局促地跟在李垣身边。

    他没能注意到,李垣唇角那抹淡淡的、又带点玩味的笑意。

    第4章

    林棉一路都在偷偷打量李垣,尽管他绝对没有和李垣争风吃醋的想法,还是控制不住拿自己和李垣对比。

    李垣腿长腰细皮肤白,比他高比他好看,暗暗对比了一番,林棉觉得自己输得很彻底,也想不通谢亭是怎样瞎了眼觉得他会像李垣,他甚至为李垣抱不平,谢亭的爱未免太不牢固,人一走就找了个替身。

    林棉想得出神,没留意李垣脚步停下来,险些撞了上去,他急忙忙刹车,两只手搭在李垣的背后,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李垣,他更加慌张了,“抱歉抱歉,没站稳。”

    李垣脾气却出奇的好,笑吟吟地跟他说没关系,他这么一笑,比林棉在照片里见到的还要好看上几倍,林棉以前对着镜子学过李垣的笑容,总以为自己已经学得很像,如今想来原来他是东施效颦,他也不感到难过,隐隐约约还有点因为自己像李垣而沾沾自喜。

    李垣是大帅哥,他像李垣,四舍五入他也是大帅哥啊!

    林棉本来以为李垣会介意自己的存在,甚至刁难自己,事实看来,是他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对李垣的初印象越发好起来。

    两人一起进包厢,原本还算热闹的屋内顿时鸦雀无声,大抵都没想到真品会跟赝品同时出现,饶是林棉早就练就城墙厚的脸皮,此时面对众人刷刷刷的眼神还是有点遭不住。

    他没有这么一刻渴望谢亭出现在他面前。

    好在李垣一声接着聊啊给屋里的人再次开口的机会,而他则带着林棉到席间坐下,安排在了自己身边。

    林棉频频望向门口,都没等来谢亭,他想了想,给谢亭发信息,说自己已经到包厢了。

    发完信息,就看见李垣竟然纡尊降贵在给自己倒茶,林棉急忙按住李垣的手腕,惊呼,“我来。”

    他这一声又汇聚了包厢的目光,众人神色各异地瞧着林棉,平时他们对待林棉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但这会子正主出现了,就不免流露出点轻视,林棉虽然不至于为别人的看法难过,但心里还是挺不好受的,他有点儿后悔来这么一趟了,什么时候不能见李垣,偏偏要选在谢亭的朋友面前,怪不得被人看不起。

    “怎么了?”李垣凑近了和林棉说话,看着林棉略显失落的神情,压低声音道,“他们没别的意思,不要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