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56

    的,你不要害怕我好吗?”

    “我没怕你,谢谢你……”兆佥欣慰地笑了,反抱住卫芾。

    “来亲一个!”卫玲起哄道。

    卫芾下一秒吻住了兆佥,惊得兆佥立马起身走人。

    而此时远在他乡的兆大伯,也正帮着庆祝这段好姻缘。

    第1章 第 31 章

    【正文小短篇全】

    “你不是要跟我出国的吗?怎么一个人走了?”

    任良延本想回家是找点东西,谁知刚下楼便遇着了正买菜回来的兆籽。

    兆籽以前是因儿时的阴影才不敢多说话与乱想事才导致心智过低,现如今事已解决,那些被困的人们也都被救了出来,兆籽也渐渐长大了不少,连手机都会耍了。

    “因为那些人改变主意只抓我啊。”任良延讪讪地笑道。

    “你也不跟我说一声!你是不是在躲我?”兆籽是真生气了。

    “我不想害你。”任良延也不再开玩笑了。

    兆籽一把大白菜便往任良延脸上甩,直接上了楼,抛下一句“以后别回来了。”便消失了。

    一脸大白菜的任良延十分不解,当初明明兆籽不跟自个出国的,现在生什么气?

    随后瞬间明白了什么事,乐得赶紧下楼再买框菜上楼赔礼道歉。

    到了妖家是妖妈给开的门,所以顺利地进入了妖家。后抵达兆籽房内。

    “跟你说个事呗。”任良延嘻皮笑脸地倒贴着。

    “你又来我家蹭饭?”

    “没,我带菜来了,刚下楼买的。兆籽你跟我出国好不好?你看人家廉宏有男朋友了你不方便住了吧?你哥不也经常才回来一次,你们兆家只剩下你一个在这了。”

    “福福他要我,我可以做家务。”

    “但人家老夫妻可以带着孩子,你以后想回来就可以回来。”

    “你可以回来吗?”

    “我也想。”听此更是兴奋。“但也得两、三年后。我妈正巧事急,你要是不跟我去,我就真的以后看不到你了。”

    兆籽松了口气,道:“那你走吧,我等你两、三年。”

    反正有回来便得了,以前还分开过十几年,怕什么……

    “……”我是该被感动到落泪还是伤心呢?

    ~ ~ ~

    数日之后任良延随了兆籽的愿,一个人又出国了,不过好在两年多后重回了,而且二人的感情也变得更加‘友好’了。

    ***

    樊瀚清的前妻抱着小孩与中国新欢随于夫夫二人身后,两家人和和美美地一起在超市买东西,准备为小孩办生日宴会。

    “怎么这梨子又贵了?上次三块多就已经很贵了,这次五块,以为是进口的啊?!”廉宏白了一眼标签,立马走了。

    “你等多久了?”樊瀚清笑问着,顺手拿进一袋梨子进购物车内。

    “半年,本以为会便宜,想不到更贵了。我告诉你啊,你可别给我拿,别让那些贱人得逞!”小妖十分看不爽那些奸商。

    “你不是喜欢吃吗?”

    “我能忍啊!”回头一看,果然车上一袋梨子。“你看!上次这样,这次又这样,拿回去!买个大西瓜。”

    “好。”樊瀚清无奈,只好放回去。

    “你家贤妻可真见不得别人好。”老外前妻讲着流利的汉语笑道。

    “我们廉宏他什么都好。”看着周围的东西有什么好买,樊瀚清边逛边喃喃着。

    “我干爹什么都好!他还会带我去看电影呢。”小孩乐呵道。

    “你们俩个人去看了?”小孩母亲问着儿子。

    “对啊,可好看了,可开心了。”小孩一想到可乐坏了,边说着还边比划着。

    孩子的后爸一下子笑了,问着樊瀚清道:“你们二人就那么没有时间在一起?”

    “我工作忙,等过一阵子就没事了。”樊瀚清想到媳妇儿走远了,赶紧追了上去。

    ***

    江泯与卫炀俩老小子一同躺于沙滩中晒日光浴,时不时的闲聊两句。卫炀为了讨江泯开心,把小时候到现在的糗事全搬了出来,直逗得江泯笑得喘不过气,后卫炀还殷勤地递水给江泯。

    “你说我们老了还再一快来这度假吗?”卫炀问着。

    “现在我们不也老了?”江泯笑着,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我们买一块地儿,老了一起在那埋个东西。”

    “现在不可以吗?”

    “可以。”

    “那为什么要买下那块地儿?埋在深山野林不好吗?”

    “好。”卫炀只管着答应,只要江泯高兴就好。

    “埋什么东西?”

    “我的秘密。”一个无法给你答案的秘密。卫炀心里说着,也无法开口。“感谢上天,让你这么多年一直在我身边。”

    “得了吧,我不都是你害的。抢我女朋友让我光棍了一辈子。”

    年轻的时候,卫炀看不惯江泯交了女朋友便把那女孩子给抢过来了,再然后便甩了她。从此二人结下了仇,又由此成为最亲、最爱的挚友了。

    卫炀的那个时代,爱一个人不好意思说,爱一个男的更加不好说,多年下来,只能在行动上弥补下当年的情与爱。虽从未说出口,便二人永远明白。

    ***

    BG

    活着的地主曾经是个风度翩翩的好男儿,此人给人的感觉温文尔雅。

    年轻的他当年父母早亡,便把富贾的家产留给了这根独苗。

    夫人是一位算命师。二人是在一处旅游盛地中,地主算卦相识的。夫人明知跟其人终不得善终,但还是愿意跟了他而去。

    夫人嫁于地主家十年来,因心结一直未生儿生女。地主也无怨无求。

    果然好景不长久。

    民国文化的背景下,地主所在的小镇本一直都非常安和,可在民乱之时,此处却遭殃了。

    地主的所有家产被收了,全权充公。本以为逃往乡下能得以与夫人安稳过完一生便罢。谁知,夫人因家世是道术之家,被一些破解迷信的人们抓了,差点游街的夫人在被抓的过程中,跳江自尽了。地主受了刺激,含冤而死。

    将近百年之后,终于见到了现世的妻子,那人便是姜玥。一直苦守于姜玥身旁的地主,从此不离不弃。

    【完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