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54

    梦,忽地想起一事,赶紧坐正身子,一脸办正事的模样看着任良延。

    “干嘛?”得逞不了的任良延一脸不爽地看着兆籽。

    “我从老家带出来的。”说完从口袋内掏出一封年代已久远的书信。

    “你这几天原来是跑回老家了!”任良延边说着边取过书信。“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害我以为你出事了。”

    “没事。”此话一出,任良延睁大眼看着兆籽,一副我儿已长大留不住的表情,顿时摇了摇头,不理睬兆籽。

    打开书信。良久,任良延郁闷地看着兆籽。

    “你这是要我自己去举报自己呢?你要知道,这事要是成功了,你我都逃不过。我爸可是在里头干过事的,你又被抓过。桂宇要是真被抓,我们可是在这儿待不住的,至少要去外头避到他们全部的部门全关了。要是他只是由此被抓而不是全部机构全权破败,我们可是一辈子都回不了家的。”

    “要逃出国?”兆籽单纯的以为那信交出去就没事了,想不到连家都会回不了了。

    “反正我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任良延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却万万没想到,兆籽取回了书信。

    “我拿给我哥,我和我哥一起出国。”兆籽竟是如此回答。

    “你当这是机票啊?玩意儿,拿来!我去找卫芾,看他有什么办法。反正你收拾好行李,这事一出,两三年内我们是回不来的。桂宇他的人至少现在有不少在涉黑的,我们逃出国,我妈家有人护着我们,比国内安全。而且那桂宇我爸也说了,他想洗白,但国外无势力,国内就只能干等着消失。”

    “我才不要跟你出国。”兆籽舍不得这儿与大家,任良延却会错了意。

    “好歹我也照顾了你那么久你这么对我?”任良延气得一把推倒兆籽,稍不用心,不慎用力过度兆籽直往后倒地,吓得任良延赶紧扶抱起兆籽直揉着后脑勺。

    “不痛、不痛……”任良延像对待小孩子般安抚着兆籽,又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干嘛不跟我去?你那么讨厌我?我可是对你不薄呐!”

    “你干嘛推我?”兆籽泪水都出来了,直揉着头。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是被你气的。”任良延有些紧张地说着。

    兆籽听着可委屈了,便直盯着任良延看。

    “对不起,我真不想的。”把头埋于兆籽项间,轻轻地吻了一下。

    “我没讨厌你,良延。”

    “那必须的,小时候我那么关照着你,你要不喜欢我,我就把你一个人送出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你们在干嘛呢?什么时候有一腿了?”小妖正站于大门后面,直盯着坐于地中紧紧相拥的二人。

    “我不是把门锁了吗?”任良延倒是不避违,可兆籽却是全然不知何意。

    “妖不是人可以进来的。”兆籽的头还是很痛,一直不停手地揉着。任良延见着伸手又帮着揉。

    “就算你不是人,也用不着用这招来我家吧?”

    “怕我看到你们办啥不好的?你连兆籽都敢招,小心我告诉他哥去。”小妖边说着边打开大门。

    樊瀚清从外走入,手里提着一些水果与蔬菜。

    “他哥管得着吗?兆籽答应不就得了。”任良延很是自然地说着,其实心里是十分在意兆籽怎么看待的。知道此事无何大碍,但期盼着兆籽的答案。

    “他懂什么,我问他去。”小妖可是了解兆籽。

    任良延抢先开口问着兆籽:“让我照顾你不好吗?看你哥累着。”

    “好啊,我不想我哥累着。”打开任良延停于头上的手,朝樊瀚清走去,拿走他手中的东西走向厨房。

    “我还没问呢,你有胆儿别加后面那句。”小妖哭笑不得。

    “别伤着他们的感情了,多么不易还这么说。”樊瀚清拉着小妖靠近自个,阻止再乱胡说。

    “让我得瑟一阵子不行吗?那么见不得别人好。给你们说件事,我有可能要出国了。”

    “好好的干嘛又回去?你妈那儿忙吗?”樊瀚清不解地问着。

    “国内要出事了,好好照顾兆籽。这几年内,我是回不来的。”任良延轻叹着气,也是无奈。“没办法,谁让兆籽全家最大呢。为了他不就几年见不上面而已嘛。”

    其实心里十分埋怨兆籽为何不与自个出国!

    兆籽虽以前被抓过记名于那部门内,但还真不至于逃出国。刚才那不过是玩笑,因为不舍兆籽才说的。一个人出国去本想再骗兆籽一起走,但他不愿意啊!人家有哥哥。

    ***

    XX医院董事处内。

    “这年头的小明星哪个不都去倒贴人了?呵……我这有几个,男的不好这口,您自个留着吧。”桂宇靠坐于办公椅上打着电话,正笑得春风得意间,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几乎差点魂飞魄散。

    “滴……”的一串响,另一头的固机电话响起,慢悠悠地挂了电话,这才接另一头的固机。

    “院长,大事不妙,老窝点被查了。”电话里头第一句话倒是报急,桂宇惊慌地手都抖了起来。

    “话好好说明白点,怎么回事?”

    “不知道,突然有人上门来查了,不少人呢。”

    “怎么样了?”桂宇急切地问着,祷求一线生机。

    “我们一伙人在那办事被抓了,不过还好查不到那机构处。”

    “那些货呢?”

    “正在搬运,人也被送山上去了。”

    “赶紧点!”那法医不是死了这么多年了吗?难道那东西落于他人手中了?不可能,如果真在外,不可能只查到老窝,那芯片可是全线的地址。

    ***

    卫芾诊所内。

    “动手吧……”此时的卫芾半裸着上身正坐于手术台上。

    “你以为我是医生啊?你找你一个同事或谁来吧,我怕出事。”兆佥不敢下手,毕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在背上,总不能随随便便往哪开吧。

    “他现在肯定在想着逃哪儿去,我爸可是在等着这一天,人都准备几十年了。”

    “可这不能开玩笑啊,急什么啊。叫江叔来吧,他应该……”

    “他在M市呢。”卫芾转过身,笑了起来。“兆佥,让哥抱一下。”

    “干嘛让你抱?”

    “你小时候可是喜欢我抱呢。”

    “哪有!我怎么不记得了。”

    “过来!赶紧让哥抱一个!”卫芾快速拉过兆佥,一下子抱住。“比以前大了不少,这头发怎么长那么长呢?你说,那芯片真还能用,我妈是不是九泉之下能安心地走了。”

    兆佥看向柴骊摇也是不舍。

    “你想看她一下吗?不过只能在梦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