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53

    心翼翼地走入内。“初次见面那时多有得罪。”

    “小叔……你找我做什么?”兆佥起身靠近卫芾。

    “呵……因为你刚说要去找那桂宇不是吗?我朋友被他一伙人所杀害,我不能亲自动手,所以,我们可以合作。”妖叔与上次所见倒有变化,毕竟上次是带有杀意的。

    “当日受人愚弄,实在抱歉。”妖叔真诚地道着歉。

    卫芾听樊瀚清念叨过他的小男友廉宏,所以面对妖叔还是比较淡定的。

    “兆佥需要休息,可以与我单独谈谈吗?”卫芾见着兆佥说那么多话,想着他应该不怎么舒服。

    妖叔倒是无所谓。

    兆佥也确实有些累了,一个月的失神状态,现在一下子想那么多事与说那么多话,消耗的体力自是比这一个月来要大的多了。

    经过一个时辰的谈论,合议达成妖叔便找哥去了。

    卫芾回房看着熟睡中的兆佥,松了一口气,轻笑:“不久了,兆佥。不是我们不要你,你不是郁夫,你是兆佥!”

    如果当初多注重一点,现如今便能更早的发现你了。

    第1章 第 30 章

    某事务处大楼内。

    一群人坐于办公室内,多为中、老年人,年轻人为少数。卫芾与任良延于其中。

    “前几日有人报案,说XX区一带有人死了,但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人报案是几天前的事,说是看到有人在面前被杀的。但等我们到现场的时候,那尸首是有,可时间不对,那死者的死亡时候,已有多年了。”一中年男子说着。“我们到了现场把尸首移于了R市,发现那位死者,竟是我们的……挚友!”

    “今日招集同事们在此,是为了解救那些正被困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同胞们。这么多年,一直被那桂姓男子所蒙蔽!他,不可被原谅!我们必须收集他曾经犯罪的证据。”另一老年男子气势汹涌,洪亮着嗓子扬声道。

    座下的卫芾也算放下心,只等着一个好的时机交出芯片。

    “你知道吗?那报警的人是谁?”任良延问着卫芾。

    “我以为你要告诉我。”卫芾轻声回应。

    “呵……”任良延得意地笑着,道:“是兆籽。他怕,所以一直不说出来便难受着,这一难受就那么多年,连当初刚见我时都假装不认识。”

    “那敢情好,说了之后怎么样了?”

    “他哥回来了便什么都又当无发生了。他一直以为兆佥不知他爸已经死了。不过兆籽他现在已经很好了。俩个可怜人……”

    “晚些时候我带他去确实一下,他可以看到那些东西。若无假,他一定会看出来那是何人。”

    “小心些。”二人结束了谈话,听着会议后各自而去。

    ~~~

    下午,天又下起了小雨。

    兆佥从小区出门去买东西便遇见了朱且。身为健身教练的朱且,一身发达且不浮夸的肌肉就算穿着棉袄也掩盖不住那身段。因为兆佥此时见着了那短袄下的腹肌。

    “这样下去不会拉肚子吗?”兆佥轻声昵喃,感觉有些好笑。

    “看什么?那么喜欢看肌肉我给你练着去,让你看个够。”卫芾开着车子正挡于前,朱且见着便也走来了。

    “谁要看你的肌肉!这么个样有啥好看的,别以为在部队待过两年就了不起啊?你干嘛又来了?”兆佥没好气的说着。

    “带你去一个地方,上车吧。”卫芾不再是玩笑,轻缓下气道着。

    “卫芾大哥,你带朋友去玩?”朱且见着熟人便打起了招呼。

    “朱且?你怎么在这里?”卫芾好奇地反问。

    “我买东西,不认识路便跑到这来了,正巧看到你的车在这儿,方便带我回家吗?”

    “你新男友?”兆佥轻声问着。趴于车窗边儿上看着朱且。

    虽明知故问,但还是挺看好这人,笑脸嘻嘻,又不让人反感,反而让人感到舒适。

    “你好,我叫朱且。听靖扬提过你,兆大师。”

    “靖扬真会给我做宣传。难怪最近几年接的单多了,不过,我已经不接单了,我要改行找份工作了。”

    “为何?听靖扬说你算东西很准啊!”朱且之前被靖扬洗脑,现也觉得放弃太可惜了。

    “那只是本行应有的,何况,我一个人忙不来了。索性全放弃吧。”那总是失灵的东西,连我都怕半路又掉链子。没了我兆公,我在这行,也只是能画个符保保平安罢了。

    “都上车吧。朱且,晚上去小婶家吃饭,你要回M市明早再让靖扬送你,他比较闲。”

    “好,那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朱且上了车,兆佥随后。

    不久仨人到达了XX法院的附属医院内。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兆佥随着卫芾入了医院,朱且也一起跟着入内。

    “你有工作怎么还带我们来?”朱且以为卫芾是来工作的,兆佥听此也误以为了。

    “凭你感觉,就无有什么奇怪的吗?平时应该就能感觉得到。”卫芾不想直接开口,虽无见过那位过世已久的兆倚波,但他是兆佥的父亲,他刚爷爷没了不久,怕开口又伤了他。但若再不带来,安不了他的心怕他会乱来。

    “这里有尸体……”朱且不小心看到了人体器官标本,吓得把眼睛盯向一旁。

    “你那大块头都是白长的吧?那么胆小。”卫芾鄙视了朱且一记。

    “我也很少见死人,我们当然会害怕啊。”兆佥有些紧张起来。不敢放松直憋着气,大气都不敢喘。

    “再走一会,在里头,不过不让进。”卫芾还是希望兆佥认不出来的,不然又会如何真的不敢想象。

    朱且从远远处便看到那室内置放着一尊灰土白骨躺于架上,便停在门口不敢往前一步了。

    人距那尊尸骨将近十米远处,便隔着玻璃隔离外人入内。

    兆佥越走近便发觉不对劲的地方了,微皱起眉。

    “等了这么多年,终是把你给盼来了。还记得我吗?”兆倚波微笑着,浮于半空与兆佥保持着距离。

    “他们把我困起来了,好在兆籽懂事。”

    兆佥不敢说话,心里无比难受,拉着卫芾深埋于他的怀内,失态的痛哭而起。

    卫芾沉默着不说话,轻抚着兆佥以示安慰。

    这是最后一次让你伤心了。兆佥,我会好好保护你,不再让你消失的。郁夫可以不在,但不能再没有你了。

    朱且看在眼里很是郁闷。

    胆儿怎么比我还小?

    ~ ~ ~

    任良延府上。

    兆籽正坐在地中抱着枕头打旽。任良延一副看你倒不倒的模样正等待着兆籽倒下。

    兆籽正做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