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51

    摸了一把柴犬们。

    “其实那樊瀚清人挺好的对吧?听卫芾说是他以前当兵时认识的,他们本来是陌生人,最后成了朋友,还肯告诉他的取向与你的存在。知道吗?他们还去山上找过你。”

    “他的为人我当然知道,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别给我妈听着了,赶紧去洗澡。”小妖避开话题,妖妈便端着菜出来了。

    “我去看看爷爷。”兆佥往兆海房内走去,果不其然便见兆海正在照镜子。看着兆海那光秃秃的头,一下子惊着了。虽一直知道兆海在脱发,但没想到这么严重,初二的时候见着他的头发还是许多的,现在是真光头了。

    “爷爷……你这头发都没了也不去看看有没有事?”抢过兆海的镜子,满是担忧。

    “我算过了,只是不告诉你,怕你那抑郁症又严重。”兆海刚叹完气,便指向了兆佥,愁着眉抱怨:“你说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兆籽都那样,你都不好好吃药,以后有什么事,谁照顾他?对得起我那死去的妹妹,你那老姑奶奶吗?”

    “我都好了吃什么药!你这怎么回事?真去看医生了?”兆佥想着这家里头经济条件比以前好得多了,兆海也不可能为了钱而不治病吧?

    “好多年前看过了,能活到现在也是意料之外。我一直担心你们还有我那生死不明的儿子们,这头发就掉得老快。”

    兆佥看着兆海愁眉苦脸的模样,这才意识到,爷爷,老了。

    一直都骗人家说你是我爸,占着你那不用染又黑而茂密的头发所以都没给人发现,而在生死离别面前,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所以,我不会让你遗憾而终的!

    “真有事你不能说吗?兆公……”

    “臭小子,你真有本事自个算算!”这臭小子怎么一直说不通!“我说了,你便好好照顾兆籽啊!看开点,这天下谁能躲过这一劫?这妖们怪们不也有老的时候?”

    “我去找大伯回来,还有我爸。”兆佥眼睛一下子红了。

    “我替你们算过了,兆籽与你的命也大致如此,我也算放得下心了。”兆海把帽子戴上,看着兆佥也是万般不舍。

    “大过年的,大伯一定回来了。”

    “这个老小子走了这么多年,是发达还是破败也不知回来,还找他做甚?”提着那多年不见的大儿子虽心有鄙夷但毕竟也多年不见。他过得如何谁都不知,如今这身子,怕也是见不到了。

    “他当年恐怕是被传销的抓走了,然后逃了出来出国去了;你爸也不知接了什么工作,这么一去也不知回来。我这里有封信,是你爸写的。兆籽当年失踪回来后带来的。我本一辈子不想涉足,只因此事凶多吉少。”兆海心事重重,但时日不长,不想死了全都还未解决那该死的案子。

    “爷爷,其实我爸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当年为此而伤心许久,如今,在兆海面前,不想让他担心自己,所以隐忍了内心波动的情绪。

    “是吗……”兆海也算淡定,只是有些遗憾地轻叹着。“你爸看来是把最后的希望托于我们这了,却一直未给他个结果,害他等了这么多年。”

    ~ ~ ~

    当所有人看不到兆佥的身影已有数日之后,妖家使用了各种途径也是找不到人,这才报警寻人。

    这头也是忙不开兆海老爷子的葬礼。而且兆籽犯了病,整个人处失魂状态于角落旁看着兆海的遗像,泪流满面。

    “这兆佥不会是又被警察抓了吧?”妖妈神情哀愁,擦试着泪水。

    “听说廉宏找到人帮忙了。兆佥的去向也查到了,只是现在明确的位置在哪儿还在找。”任良延这几日看着兆籽的模样觉着有事发生了,这才过来帮忙。

    “说是有同事帮忙,门路儿大。”妖爸同样不为好过。“这出了事,小的又精神状态不怎么好,怎么就给跑了?”

    第1章 第 29 章

    警局外。

    小妖坐在门口低着头,想着兆佥突然消失,一定有着他的目的,可是以他们祖孙二人的感情,为何兆海过世会抛下不管而走了?……

    “廉宏,先回家吧。这边有人担着,别太累着自己。”樊瀚清扶起小妖,一同上了车。

    “你真能找着?我都寻不到他的方向了。”小妖生怕兆佥出事,泪水盈眶。

    “在H市被传销的抓了,只是找不到明确的地方,不过不多时日会解救出来的。”

    “他个傻子怎么被抓了?”小妖哭笑不得,但也还是落下了泪水。

    这几些日,兆佥失踪不与何人交待一声,搞得人作息不安,为之犯愁。

    “那个女的一直在他身边现在也都找不着。”柴骊摇同时也不在,小妖听到了人在何处的消息,也不敢大意放心。

    “他会没事的,你也别想太多了,而且这么大个人了,不可能想不开吧?”

    “就是怕他想不开,他抑郁症这么多年了,而且还不按时吃药。我真怕他出事。”

    ~ ~ ~

    此时的兆佥正窝于角落边上睡觉,身边的一行人也同样睡于地中。大冬天的,无暖气也无被子,几个人依靠在一起。

    等了那么多日,终于打听到了大伯的消息,只是,这么一入也就出不去了。柴骊摇又与自个失散,只能等待时机,寻一张纸叠个纸鹤求救。

    “爷爷……”大伯还没回来呢……你怎么就走了?

    “想你家人了?”旁边的一个小伙子轻声问着兆佥。

    “我爷爷他刚过世。”

    “你怎么知道的?”小伙子一听来了兴致。

    “你要想发财必须出去。”

    “真的?”小伙子想着能发财了这下更是来神了,赶忙凑近兆佥。

    “不信你给我寻一张纸来,你便能出去了。”

    “一张纸能干嘛?再说,他们能给吗?”小伙子瞄了一眼关闭的铁门与旁人。“你真能弄我们出去的话,怎么连张纸都没有?”

    “我有的话我还在……”兆佥突然想到什么,轻撞了一下墙。

    因为心绪不怎么好的缘故,兆佥把自个深藏于用来抓鬼的几张给记得一干二净了,因为小伙子的质疑这才想起来。

    赶忙从口袋内取出一张符,趁着旁人不注意,叫那小伙子挡了一下,咬破手指写了几个血字。纹符叠成了一只纸鹤往地上一放,轻拍了一下纸鹤便飞了起来,就像有了生命一般,扇动着翅膀往窗口的缝儿一溜烟地飞出来,快速消失了。

    小伙子见此立马睁大了双眼,高呼大神。旁人见了只觉着是俩神经病。

    二人等待着未来的变化,静候着下一秒的改变。

    ~ ~ ~

    夜晚时,当地警局值班的警察见外头飞来一只纸鹤。正邪门着上前一探这才看清纸鹤的用纸是张黄纸符。

    “谁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