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50

    绝对不是装的。”

    “或许在害怕什么,他怕的东西,也许便是致使他如此的原因。”

    “怕什么?”兆佥仔细想想,还真从未问过。看来真的得多关注兆籽了,一直不关心他。

    “兆大师,你在干嘛?”靖扬穿着睡衣从楼下走上来,道:“爷爷奶奶在按摩呢,你要下去按一下吗?免费的足疗师上门。”

    “谁?”江泯好奇,谁那么白痴。

    “就是我大伯啊!他年轻的时候执勤学了一套按摩,现在在效劳爷爷、奶奶们,你要去给按一下吗?江叔。”

    “那敢情好啊。”江泯赶忙冲下楼,便见老太太、老大爷二人正享受地泡脚。

    “此等好事怎可以无我?”江泯兴高采烈地往一旁一坐,卫炀便勤快地上手了。

    二人乐于其中,各有所乐之点。小孩的啼哭声传来,不久便见卫媛抱着小儿子出来。

    “你们还真有活力,我都快累死了,他还在此时给哭了起来。”无奈地与小儿子同躺于沙发上。

    “能让我抱一下吗?”兆佥快跑上前,美滋滋地直盯着小孩儿。

    “孩子闹着你也不嫌麻烦,来,抱过吗?”卫媛总算松了口气。

    “我没抱过,但别的小孩我有抱过。”兆佥接过小孩,心里甜得跟蜜似地。

    “我认识你们几个同行的,也有几个跟你一样长发呢。说来你也姓佥,我那曾经的妹夫算同家,你是哪里人?”黄素亭端着炖品放在桌上,和蔼地看着兆佥。

    “我住在A市附近。”兆佥不大敢对视母亲,只得将目光一直盯于小孩身上。

    “跟我一个地方的,我怎么没见靖扬去找你?靖扬知道了应该会拉人来家里玩,从小那好客样,还好家里败得起。”赵晴晴乐呵道。

    “不在同一个区,我离你们家有些远。”兆佥老实回答。

    “怎么卫芾带小哥你来我们家拜年了?”卫炀扬声问着,手里的动作也不停下。

    “说是给这房子看看,开开光,讨个吉利。”想套我话吗?没门,只可惜我也不是你儿子谁人。

    “那好啊。”夏候晨起身,擦干脚端过炖汤,道:“哪天有空也去我那老房子看看,上次那女大师也看过一回,不过是几个月前了,你能来看一下吗?”

    “老房子?我那房子好着呢。不如,明天去看吧?离这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卫子叔同样期待着。

    “行,只要信得过我。”好久没有看看了。

    “郁夫怎么没下楼?不是还没睡吗?”赵晴晴朝楼上看去。

    “回来了?”江泯问着。

    “晚上的飞机,才刚到,说上楼洗个澡这还没下来。”赵晴晴正打算上楼叫着人下来,喧子便拉着人下来了。

    “你怎么起来了?”卫媛见喧子下来,眼都快曝出来了。

    “舅舅他去我房里拿东西。”白了一眼朱且,小丫头朝着炖汤奔去。

    “大晚上不睡觉又跑下来吃东西,你长大了有你悔的一天。”卫媛都为喧子那身段痛心了。

    ~ ~ ~

    次日一早,兆佥便随着卫老夫妇前往老别墅而去了。

    卫芾醒来之时人已不在,以为自个回去了,也不过问什么。

    “这年一过,又要回A市工作了?”黄素亭与卫芾并坐吃着早餐。

    “明天再回吧。妈,郁夫昨晚回来了?”

    “来了,不过大早上跟着人家走了,这臭小子一回来也不安定一些。”

    “可能真赶上什么事吧。”卫芾本想为朱且说一次情的,结果他们是去玩去了。

    “哪呢,是跟着爷爷、奶奶走了。”

    “去爷爷、奶奶家了?怎么不叫我去?好多年没去过了。妈,下午一起去吗?”

    “不了,我经常去,你要去等会赶快去,不然晚了下雪不好走。”

    “好。”想着黄素亭待朱且与以前一般,也不好再提什么,但是说卫郁夫还活着,对谁也都无利吧。

    “昨天那位大师挺年轻的吧?他们家祖辈都是干那行的。”卫芾这时便提起了兆佥。

    “头发真长,比我的还长。”黄素亭想起兆佥,笑了起来。“怎么跟个姑娘似地,也不好说人家。这皮相真俊呐,爷爷还以为你带女朋友回来了,吓了一跳。”

    “哪能……”怎么可能带女的。

    卫芾用完早餐,起身匆匆而去。

    “好好开车。”看着卫芾那匆匆而去的背景,又继续吃早餐。

    ***

    A市,XX医院。

    “如果要恢复是不可能的,而且他在日常生活中如无大碍,是可以不用治疗的,以他目前的智力情况来看,除了与年龄跟不上外,思维能力只是较不灵光;学习能力可能因为自身问题,比如小孩子学东西烦了,所以自然而然自动放弃了。”精神科大夫如是解释着。

    任良延带着兆籽出了医院,坐于路边的公共椅子上,深思着也纳闷不已。

    “好好的人为什么不长大点?连个手机都不会你是有多懒?”本来任良延来医院之前的心情满是担忧的,现在是恨铁不成钢,不,是好好的钢竟变成了铁了!

    “那玩意,我们家又不玩,赶快回去吧。”兆籽知道任良延不高兴,但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不会说话,只得装无知地求幸免一难。

    “你要知道我很担心你的知道吗?所以,好好听话!”任良延无力,只好看开了。

    既然都已如此,便好好地过接下来的日子吧,反正都已经这么多年过来了。只是,一想到多年之后,只有兆籽一个人,也放不下心那颗心。

    “从今天起,你好好学习一些东西,别以为你会做饭便死不了,离了你哥,看谁帮得了你!别以后跟街上那些流浪汉一样!”

    “我哥才不会离开我。”人家兆籽压根就不怕。

    “行了,回去。”起身不回头看兆籽跟没跟上来,顾自回深山小区去了。

    ***

    妖家。

    兆佥大晚上背着行李终于回家了,还带了一些礼品。知道妖妈还会记着那几百块,便第一个送上礼。谁知妖妈把自个从厨房内推出去,只好去边上坐着等晚饭。

    “妖,你要工作吗?”巧于小妖正坐在旁边玩手机。

    “过两天便开始上班了。你不去找份工作?”

    “不了,我要再玩几些日。你还好吗?”虽这几日不在小妖身边,但心还是想着的。

    “什么话?我可是妖呢,有什么好不好的。”小妖一脸不在意的表情。

    “他无找你联系?”

    “他没有我电话啊。”

    “那咱别跟人类搭上了。我爷呢?”兆佥寻着兆海却不见其身影。

    “又照镜子呢,最近老臭美了,把狗狗们的毛又全给剪了。不就妒忌比他多几根毛吗!”没好气地瞄了一眼兆海的房门,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