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48

    你说廉宏当初是女的该有多好,我们家都盛丁。”

    “廉宏是大姐您的儿子?”江泯问着妖妈。

    “是啊,不过虽是男儿身,但是,是条女子命,命不好。”妖妈摇头轻试鼻尖。

    “人家小妖不是好好的吗?命怎么不好了?我看他面相可以啊。”兆海质疑了。当初明明看得很准的,怎么就变命不好了?

    兆佥的手机突然响了,又得起身出去外头接电话。轻柔着腰身,坏笑地调戏起小妖。

    “怎么那么快回去了?欢快不?哎呦你可别虐我,我受不了。”

    “我和他说实话了。”电话里头的小妖久久才开口说话,心如死灰般,毫无生气的声音传入兆佥耳中。

    “我嘴贱!怎么回事?他来找你了?不是……不是他对不住你吗?你怎么搞得跟对不住他一样?”

    “他为了骗他妈,生了个儿子,因为找到了我,然后离了婚。他前妻也曾经帮忙找过我的。虽不计前嫌,但我们始终不可能在一起。”

    早上刚入温泉馆不久的妖家,一伙人分散后,小妖遇到了樊瀚清,一通告白之后被感动得心绪有些难受与激动,但一想到,他为了自己也可以做那么多事,再是感动也不能欺瞒人家,否则未来的危机更大。

    小妖被压于地中,泪水止不住的流。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你接受不了我的。”小妖艰难地开口说着,痛苦地等待着解放,就好像是在打赌般,这场赌局过后,不是风雨便是晴天,但小妖心里清楚,不会有晴天的,如果自己是人类同样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无论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我都不会介意的。”当时的樊瀚清以为小妖所说的不能接受是经历过什么,但永远意想不到,那所谓的接受不了,是指科学永远也无法表达的那种的接受。

    “我……不是人类……”小妖狠下心直视着樊瀚清,决意告知真相。

    “你在开什么玩笑?”樊瀚清哭笑不得。

    “我是妖……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别再开玩笑了!廉宏。”樊瀚清紧张地抓着小妖双肩,与之对视。

    “我不想欺瞒你,这么多年了,你我也该一了白了,该还的也都清了,互不相欠。”小妖双目瞬间像上了一层水雾似地,起了一丝粉红,额头化出几枝枝桠状的东西。

    “你看着我此时的模样你也该相信了吧?我们一家在山上好几百年了,遇见你,或许真的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樊瀚清难以置信地冲出屋子,精神几近崩溃。

    “你永远都无法与我一起的吧?你真能接受我?……”廉宏苦笑着,心里难受地像整个人被抽干了骨髓,痛苦而无力挣扎。

    ~ ~ ~

    兆佥蹲下身子轻声道:“所以他知道你不是人类后便走了?万一吓得个神经受损怎么办?”

    “以后看着办吧,明年大不了找份新的工作。”

    “重新找?你在那干了那么多年就那么走了?违约金怎么办?为了他值得吗?是他怕你不是你怕他啊!”兆佥心里万分不舍那工作的奖金呐,每次廉宏有工资拿都少不了自个海吃一顿。

    “我知道,所以我才告诉他,我不想骗他。这么多年了,其实我一直盼着他来找我的,可是在大学毕业后我才知道,这是人类的世界,他一切都承受不了,我不想毁了他大好的前途。”这下好了,终于不用再躲避一切了。

    坦然面对,还有面对他。可是,他怕是不敢面对我了。

    “玩意儿,不理你。”兆佥揉着腰,翻了下白眼。

    “你也该找份正经的工作了。这事放在□□的时候,你可活不了。”

    “那便庆幸我生的不是□□那时候,不过好在我祖辈以前是被赶出了城镇逃到深山,不然也不会遇上你们家了。”幸灾乐祸地笑着,也放不下心。“小妖,你要坚强啊!当年他抛下你的时候,我不正好出事回来找你了吗?现在也一样,别躲。”

    “我找我妈了。如果瀚清他真的就此离开了,我也不怕,更能安心了。”小妖乐观地想着,如果真成了,那么以后当做俩人从未认识也好。

    “好吧,你别乱走啊。”兆佥满是不舍与担忧,但还是挂了电话。

    小妖拨通了妖妈的手机,这次是换妖妈从里头出来,兆佥入内。

    “你回家干嘛?好好的,也不吃一顿!”妖妈不舍那已付出的费用,正心痛着,小妖倒是找上门了。

    “妈,跟你谈个事。”小妖吸了吸鼻子。

    “说吧……”妖妈听着小妖说话的声音带有哭腔,心软了下来。

    “如果我与人类一起你同意吗?”

    “不是有过吗?废话……”提起过往,心酸之意而起,又道:“你跟人类一起,顶多也就看着人家老,以后你受得了吗?儿啊,妈不反对,但是岁月不饶人。人类老病时,而我们却还保持着此时的容貌,他就算不害怕,可你也会害怕吧?”

    此话说到心坎上。

    是啊,自己当然会害怕了,自己爱的人死了,自个还依旧如初,想想都害怕。

    “妈,如果那人依然是同一个人呢?”

    “你缺心眼啊?他都不要你了你还倒贴上了?”妖妈不想看儿子再那么傻下去了,虽然樊瀚清找过自己,但不能确定二人是否就是可以永远在一起。

    “不,他没……”挂了电话,窝于被窝中痛哭流涕。

    唉……再是乐观的心态,难免也会有多想的时候。

    “樊瀚清,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生而为妖,真是对不住了……”

    ***

    下午近五点时,卫芾已收拾了东西放于车上,准备打道回府,想起一事又重新入内,寻找目标。

    兆佥此时正趴于地铺上睡觉,房门被打开,睁眼瞄了来人,小小紧张了一下闭目装睡。

    “想跟我回家吗?”卫芾关上门轻声问着。

    兆佥不理睬,装无听见。

    “回来我再带你出来玩。妈包了很多饺子,回去看一下吧,我跟他们说你是大师给我们家看相就行,爷爷奶奶就好那一招。”

    兆佥听着有俩位老夫妻,顿时有些动摇。

    “好多年没见着他二人了吧?下个月靖扬结婚了,你去吧?”卫芾好声好气地劝说着。

    “不去!”终于肯回话了。

    “为什么?靖扬小时候待你不薄啊。”卫芾惊诧地看着兆佥。

    事到如今,兆佥也不再掩饰下去。

    “如果被认出来怎么办?”

    “不会!”卫芾坚定而认真地向兆佥保证。

    “那你怎么知道的?”兆佥还是很好奇,这么多年了,他是如何知的。唯一可能的便是有奸细,那人……不对,不能说是人,可想而知便是卫芾的亲娘,柴骊摇!

    “之前觉得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