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根神棍

分卷阅读1

    书名:半根神棍

    作者:琊嬷

    晋江2015-11-08完结

    文案

    一个半吊阴阳师与自个的养母继子,法医的故事。与支线一只在现代的影响下与普通人类一同过上了正常的日子,该读书读书,该工作工作的小妖,与自个曾经的恋人后来的上司的一断小虐情。同时有几对小夫夫~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兆佥,卫芾,廉宏,樊瀚清,兆籽,任良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降世代表着离别

    【楔子】

    某医院内,一场突如其来的喧哗声,打破了早晨该有的安静。

    医院内住院的病人们听此动静吓得人心惶惶,随后护士们前来安慰,妥善处理。

    “怎么回事?”医院的住院医生路过不解地问着护士们。

    “是三楼传来的,有警察来了。”护士故作镇定地看着大门外的警车。

    医生皱起了眉,望了一眼警车,俯于护士身旁悄声问道:“方才那喧哗声中,是不是有枪声?”

    护士有些慌了,紧张道:“院长昨天吩咐过了,不难说。”

    “昨天?……枪声不是刚才不久前才传出的吗?”盯着面色有些苍白护士,冷冷地问着。

    “院长说有非法份子,警察会处理的。”

    “江医生,江泯医生,有伤患快紧急救治。”不远处的护士叫唤着。

    “来了”江泯快步跟上了护士。

    “是从院外带来的?”

    “不是,是那位警官,伤势又严重了。”

    (医疗室内)

    “卫炀,你这又怎么了?不是快好了吗?”江泯刚走入医疗室内,便看到了头破血流,手绑着绷带的卫炀警官。

    “你先别管那么多,那群家伙也不知是从哪知道的消息,肯定有人告诉他我在这的,你赶紧给我包扎好,我得立马出院看着柴骊摇还有媛媛。”年轻的卫炀警官大力地喘着气,有些担忧与气愤。

    “应该有人会在家里守着的,骊摇快要生了,你这样回去是要吓她吗?还是转院吧,我觉得这里不安全,院长好像知道什么。”

    “你马上带媛媛去我爸妈那里。”

    “好,你安份一点立马转院去吧。”到底又是什么案子。

    江泯轻叹着气,摇了摇头。

    卫炀知道江泯又在多想了,便道:“你也别担心了,实在不行,我把案子交给上面。”

    “到底是什么案子?”江泯有些好奇。

    “一年前一组分尸案,柴骊摇在尸块里找到了一块芯片,他们应该是要那块芯片。”

    “什么?”江泯气愤不已,有些崩溃。“所以他们以为在你们那儿?那芯片里有什么?”

    “我了不知道,被柴骊摇藏起来了。”

    “还是尽快转交给上头比较好,他们今日闯到医院来,或许只是一个开始。院长也许也在帮着他们。”

    “我回头一定看紧这医院的院长。”说话间,一位护士急匆匆地赶来。

    “卫炀警官,不好了,柴女士今早难产,大出血死了,您的家人叫您赶回去。”

    “什么 怎么会?……”卫炀难以置信。“小孩怎么样了?”

    “生了个男孩,被夏候女士抱走了。”

    ﹋﹋﹋﹋

    数日之后。

    葬礼上,夏候太太抱着孙儿与孙女站于不远处。卫先生与亲家人谈着话。

    “江泯,你说这事是否蹊跷?”

    “家里的护士怎么变成了医院里的护士……”

    “是他们,一定是那群人!”卫炀握紧双着拳,心中怀恨。

    【正文】

    十五年后。

    某乡的火车站。

    “兆公,那我带郁夫走了。”年轻的妇人扬声道别。

    十岁的小郁夫看着渐行渐远的爷爷,落下了泪水。跟着那个与父亲离异多年的妈妈到他的新家。

    因为爸爸数月前失踪了,所以已又嫁人的妈妈带着自己到继父家中。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初到继父家中时,被眼前的大房子惊呆了,因为与自个的乡下小院简直是天壤之别。

    “妈,我爸去哪儿了?”郁夫还是想着父亲,泪眼婆娑地抬头看着母亲。

    “这以后便是你的家了,以后跟妈还有新爸爸生活,知道吗?你爸他去旅游了,继父会帮忙找的,因为他是警察,所以不要哭了,你是男孩子,知道吗?这个家也有男孩子,他可是不会哭的。”

    “男孩子……”终于不用一个人了,兆籽不在了。“警察叔叔会找回爸爸的?”

    “一定会的,所以别哭啊!”安慰了一小会,又道:“这里你可以找哥哥玩,但不可以打扰姐姐,因为姐姐要考大学了。”

    “大学……,我才小学。”

    “呵……,走吧”应该没事吧……

    牵着郁夫的手,一同踏入大门。

    “这是小郁夫吗?来,叔叔抱一个。”方入门,迎面而来的应该是新爸爸,那位警察叔叔。

    “郁夫他怕生,还是再过些日吧。”母亲黄素亭有些担心孩子的情绪又再失控。

    果然,小郁夫见些,躲在了母亲身后。

    “哈……长得真漂亮。”卫炀大笑道。

    “呃……”明明我是男孩子。郁夫深感不解。

    眼神不经意瞄到大宅内,一个同龄的男孩子与一位大哥哥正在玩耍,而不远处一位大姐姐则扒在桌上貌似在睡觉。

    “郁夫是要立马办入学手续,还是玩到下学期再就读?”

    “还是先到新学校适应吧,这学期听靖扬说再半学期才放的暑假,所以可以再读。”

    “那与靖扬一起好不好?”卫炀蹲下身,笑脸问着郁夫。“郁夫在学校也有个伴。”

    “呃……”又是不语。你怎么可以叫我的小名来着?难道警察可以叫?

    “郁夫,叫……叔叔吧。”考虑到儿子的心智与情绪,不强求叫爸爸。

    “大叔,明天找到我爸爸可以回爷爷家了对吗?我家很小可是人多。”爷爷他会很孤单,难过的……

    卫炀沉下了脸。

    或许,应该让他好好在乡下生活的,可是天不随人愿,总不能让一个孩子与一群老爷子们呆在一起。

    “郁夫只要听话,在这读书,你爸便会回来的。先把行李放回房间吧。走吧,郁夫,带你去看你的房间。”

    郁夫还是避开了卫炀的热情。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下午时,客厅内。

    “郁夫他睡了?”卫炀问着黄素亭。

    “嗯,吃了点东西便睡下了,等要吃晚饭再叫醒他。”黄素亭坐于沙发上,轻抚着额头。

    “累了?”

    “还可以”坐直身子,轻叹。

    “郁夫,他很不愿意与我接触呢。”

    “呵……他啊,以前就是个混小子,没几岁便跑  -